小說 神雕俠侶舊版

第一百零七章:襄陽鏖兵

糾錯建議

郵箱:

提交

正在拼命加載..

第一百零七章:襄陽鏖兵

金輪法王帶著郭襄躍出數丈,突然間心念一轉,毒計陡生,眼見那根長索牢牢的系在兩棵大樹之上,心想只須弄斷了這根繩索,周伯通、一燈、黃藥師、黃蓉等人勢必喪命深谷,于是縱身過去,抓住長索,便要運力扯斷。郭襄大驚,一記肘槌,在他脅下“淵液穴”上一撞。也是法王過于托大,對郭襄絲毫沒加提防,對這一記肘槌正好中了穴道,只感半身酸麻,剎時之間渾身無力。郭襄用力一扭,掙脫了他的手腕,雙掌搭在他的背心,說道:“推你下去,摔死你這惡和尚。”法王大驚,暗運內力沖穴,口中卻故意哈哈大笑,說道:“憑你這點微末功夫,也推得我動?”

郭襄卻不知時機稍縱即逝,此刻法王穴道未解,只須用力一推,他便摔下谷去,又或快速出手,連點他身上十七八處穴道,他也無論如何來不及推經轉脈、易宮換穴。她但見先前點他膻中和玉枕兩處要穴。反而是助他解開了穴道,只道再點也是無用,當下縱身躍開,奔到崖邊,說道:“我不如跟媽媽死在一起!”便要往深谷中跳去。

法王大驚,吸一口真氣,沖破了郭襄所點的“淵液穴”不及扯斷長索,和身向郭襄撲去。郭襄發足便奔,在山石和大樹間縱來縱去。若在平陽之地,法王只須兩個起落,早便追上了她,但這斷腸崖前到處都是古木怪石,郭襄東一鉆、西一躲,越逃越遠,法王跟她捉迷藏般兜圈子,追了大半天,方始使一招“雁落平沙”,從空中飛撲而下,抓住了她的手臂。郭襄跟他亂兜亂鉆,本已漸漸覺得好玩,突然給他抓住,才想起情勢不妙,張口大呼:“媽!”只叫得一聲,法王立即伸手按住了她的小嘴。便在此時,遠遠傳來了陸無雙的說話之聲:“小郭襄那里去了?”

法王心下一凜,暗叫:“可惜,可惜,終于錯過了時機!”伸指點了郭襄的啞穴,拖了她發足疾奔。其實這當兒,時機尚未錯過,還只陸無雙一人上來,若是他奔將過去,盡來得及再弄斷長索,陸無雙一人又怎阻擋得住?只是他吃了周伯通、一燈、黃藥師等人的苦頭,成了驚弓之鳥,好容易逃得性命,忽然聽到人聲,只道黃藥師等已一齊回上,那里還敢再去生事?

黃蓉等在谷底細細查察,再也搜不到什么蹤跡,四周也無血漬,諒來楊過并未遇到不幸,眾人一商量,只得先行回上,再定行止。第一個緣繩而上的是陸無雙,其次是程英、瑛姑。待得黃蓉上來時,只聽得程英等三人正在高呼:“小郭襄,小郭襄,你在那里啊?”黃蓉見女兒和法王一齊失蹤,心中這一急真是非同小可,接著黃藥師、一燈、周伯通一一上來,七個人找遍了絕情谷,那里有兩人的蹤跡,找到谷口,只見地下插著一只郭襄的鞋子,程英道:“師姊,你休擔憂,定是那法王挾持襄兒一路南行。襄兒留下鞋子,好教咱們知道。這孩子的聰明機警,不下于她媽媽呢。”黃蓉再想起女兒先前的說話。那法王不過逼她拜師,要傳她衣砵,想來一時不致有何危難,于是憂心稍減。

一行人取道南下,沿途打聽法王和郭襄的蹤跡。行不數日,道路紛紛傳言,說道:“蒙古南北兩路大軍夾攻襄陽,已然合圍,在城下與宋軍開仗數次,互有勝敗,襄陽情勢已十分緊急。”黃蓉吃了一驚,說道:“韃子猛攻襄陽,咱們須得急速趕去,襄兒的安危,只好暫且不去理會了。”眾人齊聲稱是。黃藥師、一燈、周伯通等輩,本來都是超然物外,不理世事的高士,但襄陽的存亡關系大宋江山,或漢或虜,在此一戰,卻不由得他們袖手不顧。

黃藥師、一燈、黃蓉等一行人放開腳步,于路絕不耽擱,不一日已抵襄陽城郊,遠遠望去,但見旌旗招展,劍戟如林,號角聲此起彼落,鐵蹄聲奔馳來去,蒙古大軍竟已將襄陽城圍得鐵桶相似。眾人雖是久歷風波,但見了這等聲勢,卻也不禁駭然。黃蓉說道:“敵軍勢大,咱們雖有武功,卻也逼不近城去,只有挨到傍晚,再設法進城。”

當下七個人躲在樹林之中,除了周伯通嘻笑自若之外,人人均有憂色,待到二更時分,黃蓉當先領路,闖入敵營。這七個人輕功雖高,但蒙古軍營重重疊疊,闖過一座又是一座,只闖到一半,終于給巡查的小校發覺,軍中擊鼓鳴鑼,立時有三個百夫隊圍了上來,其余的軍營中卻是寂無聲息,毫不驚擾。黃蓉甚是心驚:“韃子大是勁敵,治軍如此嚴整,這一次欲解城圍,實是大大不易呢。”

周伯通奪了兩支長矛,當先開路,黃藥師和一燈各持一盾,倒退反走,抵擋追兵,四個女子居中,向前急闖。好在身在蒙古營中,敵兵生怕傷了自己人馬,不敢放箭,少了一種最厲害的兵器,若是在空曠之地,萬箭齊發,周伯通、黃藥師等便有三頭六臂,又怎能抵擋得了?

七個人邊戰邊進,敵人卻愈聚愈多,數十枝長矛圍著七人攢刺。周伯通、黃藥師等掌風到處,敵兵矛斷戟折、死傷枕籍,但蒙古兵軍令如山,竟是無人敢退一步。周伯通笑道:“黃老邪,咱們三條老命,瞧來今日要斷送在這里了,只是你怎生想個法兒,把這四個小娃兒救了出去。”瑛姑“呸”了一聲道:“說話不三不四,我老太婆也算是小娃兒么?

要死便死在一起,咱們只救這三個如花如玉的小娃兒便了。”黃蓉暗暗心驚,心想:“老頑童素來天不怕地不怕,從不說半句泄氣之言,今日陷入重圍,卻忽然想到要斷送老命,看來情形真是有點不妙!”但四下里敵兵蜂聚蟻集,除了舍命苦戰,一時也想不出別樣計較。

再沖了數重軍營,黃蓉瞥見左首立著兩座黑色的大營,她曾隨成吉思汗西征,知道這種營帳是積貯輜重糧食之處,心念一動,猛地里竄了出去,從敵兵手中搶過一個火把,直奔輜重營。蒙古兵發喊趕來,但黃蓉搶得迅捷,頭一低,已鉆入營中,高舉火把,見物便燒。頃刻之間,在兩座輜重營中連點了七八個火頭,這才沖出,重和周伯通等會合。

那輜重營中堆的不少是易燃之物,火頭一起,立時辟辟拍拍的燒將起來。周伯通瞧得有趣,拋下長矛,搶了兩根火把,到處便去放火,他更在無意中燒到一座馬廄登時戰馬奔騰,喧嘩嘶鳴,這么一來,大營中終于亂了。

郭靖在襄陽城中,聽得北門外敵軍擾擾,奔上城頭一看,只見幾個火頭,從蒙古營中沖天而起,知道有人在敵軍營中搗亂,急忙點起二千人馬,命武敦儒、武修文兄弟殺出城去接應。

二武沖出里許,只見黃藥師扶著陸無雙、一燈扶著周伯通,七個人騎了五匹馬,急沖而至。二武卻不上前廝殺,領著人馬布開陣勢,射住陣腳,阻住追來的敵軍,這才下令后隊變前隊,掩護著黃蓉等人,緩緩退入城中。

郭靖站在城頭相候,見岳父、愛妻和一燈大師、周伯通等到了,心中大喜,忙開城相迎,只見陸無雙腰間中槍,周伯通背上中了三箭,須眉頭發,被火燒得干干凈凈,兩人受傷甚是不輕。程英、黃蓉、瑛姑也均受箭傷,只是所傷不在要害。一燈和黃藥師均是深通醫道,看了兩人的傷勢后,都是愁眉不展,半晌說不出話來。

周伯通笑道:“段皇爺、黃老邪,你們兩個老兒不用發愁,老頑童心血來潮,自己知道決計死不了。你們多化點兒精神,好好醫治陸無只小娃兒是正經。”他一直和黃藥師嬉皮笑臉,對一燈卻甚是敬重,不但敬重,簡直很有點害怕,一燈雖然出家已久,他卻仍是稱之為“段皇爺”,黃藥師和一燈見他強忍痛楚,言笑自若,稍覺放心。但陸無雙卻昏迷不醒,程英守在她的床邊,暗暗垂淚。

第二日天甫黎明,便聽得城外鼓角響亮,蒙古軍大舉來攻。襄陽城安撫使呂文煥督率兵馬,守御四門,郭靖與黃蓉登城一望,只見蒙古兵漫山遍野,不見盡頭。蒙古大軍曾數次圍攻襄陽,但軍容之盛,兵力之強,都不及此次這般厲害。幸好郭靖久在蒙古軍中,熟知蒙古兵攻城的諸般方略,早已有備,不論敵軍如何用弓箭、用火器、用疊石、用云梯攻城,守城的宋兵居高臨下,一一破解。直鏖戰到日落西山,蒙古軍已損折了二千余人馬,但兀自前仆后繼,奮勇搶攻。

襄陽城中除了精兵數萬,尚有數十萬百姓,人人知道此城一破,無人得以幸存,因此丁壯之夫固然奮起執戈守城,便是婦孺老弱,也是擔土遞石,共抗強敵。一時城內城外,但聽得殺聲震動天地,半空中羽箭來去,有如飛蝗。

郭靖手執長劍,在城頭督師。黃蓉站在他的身旁,眼見半邊天布滿了紅霞,景色瑰麗無倫,城下敵軍飛騎奔馳,猙獰的面目隱隱可見,再看郭靖時,見他挺立城頭,英風颯颯,心中不由得充滿了說不出的愛慕眷戀之意。他夫妻相愛,久而彌篤,今日強敵壓境,是否能再度將之擊退,誰都不敢想象。黃蓉心想:“我和靖哥哥做了三十年夫妻,大半生的心血,都化在這襄陽城上。咱倆共抗強敵,便是兩人一齊血濺城頭,這一生也真是不枉了。”一瞥眼,見郭靖右鬢上又多了幾莖白發,不禁微生憐惜之心:“敵兵猛攻一次,靖哥哥便多了幾根白發。”

忽聽得城下蒙古兵齊呼“萬歲,萬歲,萬萬歲!”呼聲自遠而近,如潮水般涌近,到后來十余萬人齊聲高呼,那聲音真如天崩地裂一般。但見一根九旄纛,高高舉起,鐵騎擁衛下青傘黃蓋,一彪人馬鏘鏘馳近,正是皇帝蒙哥親自上前督戰。蒙古官兵見皇帝親至,士氣大振,只見紅旗招動,城下隊伍一分,兩個萬人隊沖上來急攻北門。這是皇帝的扈駕親兵,最是精銳之師,又是迄今未曾出動過的生力軍,人人要在皇帝跟前建立功動勛,云梯一豎,便如螞蟻般爬向城頭。

郭靖攘臂大呼,:“兄弟們,今日叫韃子皇帝,親眼瞧瞧大宋好男兒身手!”他這一聲呼喝中氣充沛,雖在吶喊喧嚷之中,仍是人人聽得清楚。城頭上宋兵戰了一日,已是疲累不堪,但聽郭靖這么一叫,登時精神一振,均想:“韃子欺侮得咱們久了,這時須教他知道厲害!”當下各人出力死戰。

但見蒙古兵的尸體在城下漸漸堆高,后續隊伍仍如怒濤狂涌,踐踏著尸體攻城。皇帝左右的傳令官騎著快馬奔馳來去,調兵向前。暮色蒼茫之中,城內城外點起了萬千火把,照耀如同白晝。安撫使呂文煥瞧著這等情勢,眼見守御不住,心中大怯,面如土色的奔到郭靖身前,叫道:“郭……郭大俠,守不住啦,咱……咱們出城南退吧!”郭靖厲聲道:

“安撫使何出此言?襄陽在,咱們人在,襄陽亡,咱們人亡!”黃蓉知道事急,呂文煥退兵之令只要一出口,軍心動搖,襄陽立破,提劍上前,喝道:“你只要再說一聲棄城退兵,我先在你身上刺三個透明窟窿!”

呂文煥左右的四名親兵上前攔阻,黃蓉橫腿一掃,四名親兵一齊摔跌開去。郭靖喝道:“大伙兒上城抗敵,再不死戰,還算是什么男兒漢?”眾親兵素來敬服郭靖,見他神威凜凜的這么一喝,齊聲稱是,各挺兵刃,奔到城墻邊殺敵。

猛聽得蒙古的傳令官大聲叫道:“眾官兵聽者:皇上有旨,那一個最先攻登城墻,便封他為襄陽城的城主。”蒙古兵大聲歡呼,軍中的梟將悍卒,個個不顧性命的撲將上來。

那傳令官手執紅旗,來回傳令。郭靖挽起鐵胎弓,搭上狼牙箭,颼的一箭,長箭沖煙穿塵,正將那傳令官當胸穿過,倒栽下馬來。蒙古官兵發一聲喝,士氣稍挫,再過不多時,又有一隊生力軍萬人隊開抵城下。

耶律齊手持長槍,奔到郭靖身前,說道:“岳父岳母,韃子猛攻不退,小婿開城出去沖殺一陣。”郭靖道:“好!你領三千人出城,可要小心了。”耶律齊翻身下城。不久戰鼓雷鳴,城門開處,耶律齊領了一千名丐幫弟子、三千名官兵,一律標槍盾牌,沖了出去。北門外蒙古兵攻城正急,突見宋軍殺出,翻身便走。耶律齊揮軍趕上,突然蒙古軍中三聲炮響,左右兩路兵馬包抄上來,將耶律齊所領的三千人圍在垓心。

那三千人有丐幫子弟作為骨干,個個武藝精熟,驍勇善斗,雖然被圍,卻是絲毫不懼。郭靖、黃蓉、呂文煥三人從城頭上望將下去,但見三千宋軍陣勢不亂,以一當十,高呼酣戰,黑暗中刀光映著火把,有如千萬條銀蛇閃動,真是好一場大戰!

蒙古兵勢眾,兩個萬人隊圍住了耶律齊的三千精兵,另一個萬人隊又架云梯攻城。郭靖見耶律齊一隊人攔在城外,蒙古援兵調遣不便,傳下令去,命武氏兄弟揮兵讓出缺口,任由蒙古兵爬上城來。二武應命,領軍退開,霎時之間,成百成千的蒙古兵爬上了城頭,呂文煥臉如土色,嚇得全身如篩糠般抖個不住,只叫:“郭大俠,這……這便……便如何是好?”郭靖不語,眼見蒙古兵已有五千余人爬上城頭,舉起黃旗一招,驀地里金鼓齊鳴,朱子柳與武三通各率一隊精兵,從埋伏處殺將出來,立時填住缺口,不令蒙古兵再行攻上。城頭的五千余敵軍陷入了包圍之中。

這時城外宋軍被圍,城頭蒙古軍被圍,東西南三門仍是攻守戰打得十分慘烈,喊殺聲一陣響于一陣。蒙古皇帝立馬小丘之上,親自督戰,身旁的兩百多面大皮鼓打得咚咚之聲,震耳欲聾,什么說話的聲音都掩蔽了。但見千夫長,百夫長一個個或死或傷,血染鐵甲,從城頭抬了下來,皇帝蒙哥身經百戰,但見了這一番廝殺,也不由得暗暗心驚,心道:

“往常都說南蠻懦怯無用,其實絲毫不弱于我的蒙古精兵呢!”

其時夜已三更,皓月當空,明星閃爍,照臨下土,天上云淡風輕,一片平和,地面上卻是十余萬人在舍生忘死的血戰。

這一場大戰自清晨直殺到深夜,雙方死傷均極慘重,宋軍占了地利,蒙古軍卻仗著人多,又戰良久,忽聽得前軍齊聲吶喊,一隊宋軍直沖向小丘而來。皇帝的護駕親兵急急放箭,阻住宋軍。蒙哥居高臨下,放眼望下去,只見一位中年將軍手執雙矛,騎了一匹高頭大馬,在戰陣中左沖右突,威不可當,羽箭如雨點般向他射去,都被他用矛一一撥開。蒙哥手一揮,鼓聲已歇,回頭向左右問道:“此人如此勇猛,可知是誰么?”左首的一個白發將軍道:“啟稟陛下,這人便是郭靖,當年太祖封他金刀駙馬,遠征西域,立功不小。”蒙哥失聲道:“啊,原來是他,將軍神勇,名不虛傳!”

蒙哥左右統率親兵的將軍們聽見皇上夸獎敵人,當真是長他人志氣,滅自己威風,四名將軍心中不忿,齊聲呼喝,手挺兵刃沖了上去。郭靖見這四人身高馬大,兩個帶著白色萬夫長的頭飾,兩個帶著紅色千夫長的頭飾,喊聲如雷,縱馬奔近身來,當即拍馬迎上,長矛一起,拍的一聲,將一名千夫長手中的大刀桿子震斷,跟著一矛,透胸而入。兩名萬夫長雙槍齊至,壓住郭靖的矛頭,一名千夫長的蛇矛刺向郭靖小腹。四個人使的都是兵刃,急切間轉不過來,郭靖長矛撤手,身子右斜,避過那千夫長的一矛,跟著雙腕翻轉,抓住兩名萬夫長的鐵槍槍頭,大喝一聲,宛如半空中起個霹靂,振臂一奪。那兩名萬夫長雖是蒙古軍中有名的勇士,但怎禁得郭靖的神力?登時手臂酸麻,兩柄鐵槍脫手。郭靖不及倒轉槍頭,就勢一送,當當兩聲,兩柄鐵槍的槍桿撞在兩人胸口。那兩名萬夫長都披了護胸鐵甲,槍桿刺不入體,但給郭靖內力一震,立時倒撞下馬。

那千夫長甚是悍勇,雖見同伴三人喪命,仍是挺矛來刺。郭靖橫過左手鐵槍,格開他的蛇矛,右手鐵槍砰的一聲,重重擊在他的頭盔之上,只打得他腦蓋碎裂。眾親兵見郭靖在剎那之間,連斃四將,無不膽寒,雖在皇帝駕前,亦不敢再上前與之爭鋒,只是不住手的放箭。郭靖縱馬欲待搶上小丘,但數百枝長矛密密層層的排在皇帝身前,連搶數次,都是不能近身,突然間胯下坐騎一聲哀鳴,前腿軟倒,竟是胸口中了兩箭。眾蒙古親兵大聲歡呼,擁了上來。

人叢中只見郭靖一躍而起,一槍刺死了一名十夫長,跳上了他的坐騎,槍挑掌劈,霎眼間又打死了十名名蒙古官兵。蒙哥見他橫沖直撞,當者披糜,在百萬軍中來回沖殺,蒙古官兵雖多,竟是奈何他不得,不由得皺起雙眉,傳令道:“是誰殺得郭靖,立賞黃金萬兩,官升三級!”重賞之下,眾官兵蜂涌上前。

郭靖見情勢危急,又沖不到皇帝跟前,于是揮槍打開身旁幾名敵兵,彎弓搭箭,疾向蒙哥射去。這一箭去勢好不勁急,猶如奔雷閃電,直撲蒙哥。護駕的親兵大驚,兩名百夫長閃身擋在皇帝面前,噗的一聲,長箭穿過第一名百夫長,但去勢未衰,又射入第二名百夫長前胸,將兩名釘成了一串,在蒙哥身前直立不倒。

蒙哥見了這等勢頭,不由得臉上變色,眾親兵擁衛皇帝,退下了小丘。便在此時,蒙古中軍發喊,一枝宋軍沖了過來,當先一人舞著兩柄鐵槳,狂砸猛打,卻是泗水漁隱,原來黃蓉見丈夫單騎陷陣,放心不下,命泗水漁隱領了二千人沖入接應。蒙古兵見皇帝退后,陣勢微見紛亂。

黃蓉在城頭看得明白,下令道:“大家發喊,說蒙古皇帝死了!”眾軍歡呼叫嚷:“蒙古皇帝死了,蒙古皇帝死了!”襄陽的守軍連年與蒙古兵相斗,聰明的都學說了幾句蒙古話,這時更有人用蒙古語叫了起來。蒙古官兵聽得喊聲,回頭一望,只見皇帝的大纛向后倒退,大纛附近紛紜擾嚷,混亂中那里能分真假,只道皇帝真的殞命,登時軍心大亂,士無斗志,紛紛后退。

黃蓉下令追殺,大開北門。三萬精兵沖了出來。耶律齊率領的三千人馬已損折了半數,余下的乘勢追敵。蒙古官兵久經戰陣。雖敗不潰,精兵殿后,緩緩向北退卻,宋兵倒也不能迫近。只是攻入襄陽的五千余名蒙古精銳之師,卻無一活命。

〈盟拿琶曬瘧司。焐訝淮竺鰨庖懷《裾劍闋愣妨聳鍪背劍囊襖锘粕辰朗交6锨拐鄹輟⑺纜砥破歟恢泵嘌郵嗬锫貳?

這一仗蒙古精兵損折了三萬余人,襄陽守軍,死傷一萬二三千人,自蒙古興兵南侵以來,以此仗最為慘烈。

蒙哥退軍四十里下寨,回想適才的惡戰,心中兀自怔忡不定。皇帝忽必烈快馬馳到御營,向皇上問安。蒙哥道:“兄弟,當年父王常贊郭靖英勇,今日親眼目睹,當真令人心折。”原來蒙古皇帝蒙哥和皇弟忽必烈,都是拖雷之子,昔時郭靖寄居蒙古,和拖雷義結蘭,兩情愛好,此日為了守土御敵,卻在疆場上白刃相見。忽必烈道:“陛下不須憂慮,小臣已有一計,定須教郭靖束手歸降,襄陽指日而破。”蒙哥大,忙問端的。忽必烈轉頭向侍衛道:“宣國師進帳。”

且說襄陽守軍雖然殺退了敵兵,但滿城中到處都聞哀聲,母哭其子,妻哭其夫。郭靖、黃蓉不及解休息,當下巡視四門,慰撫將士,再去看視周伯通和陸無雙的傷勢時,見兩人都已好轉,周伯通耐不住臥床休息,早已在庭園中滑來溜去。郭靖、黃蓉相視一笑,這才回府就寢。

次日清晨,郭靖正在安撫使府中與呂文煥商議軍情,忽有小校來報,說道探得蒙古軍一個萬人隊正向北門而來。呂文煥驚道:“怎……怎么剛剛去,又來了?”郭靖拍案而起,登城瞭望。只見敵兵的萬人隊在離城三里之地,列開陣勢,卻不進攻。過不多時,千余個工匠負石豎木,筑成了一個十余丈高的高臺。這時黃藥師、黃蓉、一燈大師、朱子柳等都已在城頭觀敵,見蒙古兵忽然如此之遠,均感不解。朱子柳道:“韃子建此高臺,若是為窺探城中軍情,不應距城如之遠,何況我軍只須射以火箭,立時焚毀,又有何用?”黃蓉皺眉沉思,一時也想不透敵軍的用意。高臺甫立,又見數百蒙古軍士率了騾馬,運來大批柴草,堆在臺周,卻似要將此臺焚毀一般。眾人更覺奇怪,朱子柳道:“難道敵軍攻城不下,于是筑壇祭天么?又或許是什么厭勝祈禳的妖法?”郭靖道:“我久在蒙古軍中,從未見他們做過這種怪事。”

說話之間,又望見千余名士兵舞動鐵鍬鐵鏟,在高臺四周挖了一條又深又闊的壕溝,挖出來的泥土便堆在壕溝以外,成為一堵土墻。黃藥師怒道:“襄陽城是三國時諸葛亮的故居,韃子無禮,在這位大賢門前玩弄玄虛,豈不是欺大宋無人么?”只聽得號角吹動,鼙鼓聲中,一個萬人隊開了上來,列在高臺左側,跟著又是一個萬人隊列在右側。陣勢布定。又有一個萬人隊布在臺前,連同先前的萬人隊,一共是四萬兵馬圍住了高臺。這個大陣綿延數里,盾牌手、斬馬手、強弩手、折沖手,一層一層,將那高臺圍得鐵桶相似。

猛聽得一陣號響,鼓聲止歇,數萬人鴉雀無聲,遠處兩騎馬馳到臺下。馬上乘客翻身下鞍,攜手上了高臺,只因隔得遠了,那兩人的面目瞧不清楚,依稀可見是一男一女。眾人正錯愕間,黃蓉突然驚呼一聲,往后便倒,竟是暈了過去。眾人急忙救醒,齊問:“怎么?什么事?”黃蓉臉色慘白,顫聲道:“那是襄兒,那是襄兒。”眾人吃了一驚,面面相覷。朱子柳道:“郭夫人,你瞧明白了么?”黃蓉道:“我雖瞧不清楚她面目,但依情理推斷,決計是她。韃子攻城不逞,竟然使出奸計,真是無恥卑劣已極。”黃藥師和朱子柳經她一說,登時省悟,滿臉憤激之色。郭靖卻兀自未解,問道:“襄兒怎地到了這高臺之上?韃子使出什么奸計?”黃蓉挺直身子,昂然道:“靖哥哥,襄兒不幸落入了韃子的手里,他們建此高臺,臺下堆了柴草,卻將襄兒置在臺上,那是要逼你投降,你若不降,他們便舉火焚臺,叫咱夫婦心痛斷腸,神智失常,不能再奮勇與韃子相抗。”

郭靖又驚又怒道:“襄兒怎地會落入韃子手里?”黃蓉道:“連日軍務緊急,我怕你分心,沒說此事。”于是將郭襄如何在絕情谷中被金輪法王擄去之事說了。郭靖一聽楊過在谷底失了蹤跡,連連追問端詳,關懷之情,見于顏色。武三通、朱子柳、泗水漁隱等心下均甚感佩:“郭大俠眼見親女身遭火焚之險,卻詳問楊過的安危,仁俠大義,固非常人所能及。”郭靖聽黃蓉說完,皺眉說道:“蓉兒,這可是你的不對了,過兒生死未明,你怎地便舍他而去?”郭靖一向敬重愛妻,從未在旁人之前對她有絲毫失禮,這兩句責備之言說得甚重,不由得黃蓉滿臉通紅。一燈道:“郭夫人深入寒潭,凍得死去活來,查明楊過確系不在谷底,又何況小姑娘落入奸人之手,是大伙兒一齊主張追趕的,須怪郭夫不得。”一燈既如此說,郭靖自不敢再說什么,只恨恨的道:“郭襄這小娃成日闖禍,倘若過兒有什么好歹,咱們心中何安?讓她給蒙古兵燒死了干凈。”

黃蓉一言不發,轉身下城,突然間城門開處,一騎向北沖出,馬背的乘者正是黃蓉。

眾人一見,無不大驚。郭靖、黃藥師、一燈、朱子柳等紛紛乘馬追出。一行人奔向高臺,在敵軍強弓射不到處勒馬站定,只見臺上站著兩人,一個披黃色僧袍,正是金輪法王,另一個妙齡少女被反手綁在一根木柱之上,卻不是郭襄是誰?郭靖雖然惱她常常惹事,但父女關心,如何不急,大聲叫道:“襄兒,你別慌,爹爹媽媽都來救你啦!”他內力充沛,這話聲清清楚楚的送到了高臺之上。郭襄被綁在柱上,早已給太陽曬得昏昏沉沉,聽得父親聲音,大叫:“爹爹,媽媽!”只是那高臺太高,她的叫聲卻傳不到父母耳中。

金輪法王哈哈大笑,朗聲說道:“郭大俠,你要我釋放令愛,半點不難,只瞧你有沒有膽量骨氣?”郭靖向來沉穩厚重,越處危境,越是凝定,聽法王這般說,竟不動怒,說道:“法王有何難題,便請示下。”法王道:“你若有做父母的慈愛之心,便上這高臺來束手受縛,一個換一個,我立時放了令愛。”他素知郭靖深明大義,決不肯為了一個女兒而斷送襄陽滿城百姓的性命,是以出言相激,盼他自逞剛勇,入了圈套。豈知郭靖不上他這個當,說道:“韃子若非懼我,何須跟我小女兒為難,韃子既然懼,郭靖有為之身,豈肯輕易就死?”

法王冷笑道:“人道郭大俠武功卓絕,驍勇無倫,卻原來是個貪生怕死之徒。”他這激將之計若是用在旁人身上,或能收效,但郭靖身系合城安危,只是淡淡一笑,并不理會。這幾句話卻惱了武三通和泗水漁隱,兩人一揮鐵槌,一舞雙槳,縱馬向前沖去。蒙古數千名射手挽弓搭箭,指住二人,只待他二人奔入射程之內,要射他一個刺猬相似。一燈大師見情勢不妙,飛身下馬,三個起伏,已攔在兩個徒兒的馬前,大袖一揚,阻住馬匹的去路,喝道:“回去!”武三通和泗水漁隱本是逞著一股血氣之勇,心中卻如何不知道這一去是有死無生,一見師父阻攔,于是勒馬而回。蒙古官兵見這高年和尚追及奔馬,禁不住暴雷也似的喝采。

法王說道:“郭大俠,令愛聰明伶俐,老衲本來很喜她,頗有意收之為徒,傳以衣缽。但圣上有旨,你若不歸降,便將她火焚高臺。別說你心痛愛女,老衲也覺可惜,還請三思。”郭靖“哼”了一聲,眼見四十名軍士手執火把站在臺下柴草堆旁,只待法王一聲令下,便即點火。四個萬人隊將這高臺守得如此嚴密,血肉之軀如何沖得過去,又何況即使沖近了,火發臺焚,又怎救得女兒下來?

目錄 閱讀設置 瀏覽模式: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1
闲来广东麻将安卓 黑龙江11选5真准网 下载琼崖海南麻将精英版 好运快三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现场 上海十一选五任二遗漏 广东好彩一最新开奖 福建31选7下期预测 20选5概率是多少 南京麻将必胜口诀 10分快3如何分析 云南11选5前3组选技巧 上证指数走势图东方财富网 航天发展股票行情 吉林吉祥棋牌官方版小鸡飞蛋 p3综合走势图 广西十一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