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 神雕俠侶舊版

第一百零四章:跛腿奇人

糾錯建議

郵箱:

提交

正在拼命加載..

第一百零四章:跛腿奇人

楊過軒眉笑道:“故人久違,今日有幸邂逅,何以匆匆便去?”尹克西拱了拱手,陪笑道:“楊大俠別來無恙。”瀟湘子卻記著終南山上折臂之辱,這十余年來雖然功力大進,自知終非楊過敵手,當下不理楊過的問話,望也沒望他一眼,徑自走向樓梯。那黑臉人也是忽必烈帳下極有名的武士,一向自負,這次與尹瀟二人來到宜城打探消息,誰也沒放在眼里。他斜目向楊過微睨,大聲道:“瀟湘兄且請留步,既有惡客,阻了清興,待小弟趕走他便是。”說著伸出大手,便往楊過肩頭抓來,想要提起他一把摔入街心。

楊過見他手掌心紫氣隱隱,知道此人練的是毒砂掌中的一門,心念微動:“我何不借此三人,向黃老前輩探問南海神尼之事?”眼見他手掌將及自己肩頭,反手一搭,拍的一聲,清清脆脆打了他一個耳光。黃藥師暗吃一驚:“這一掌打得好快!”就只這么一掌,他已瞧出楊過自創武功,卓然而成大家。只聽得拍拍連響,瀟湘子左右雙頰又均中掌。楊過念著尹克西舉止有禮,卻饒過了他。

黃藥師笑道:“楊老弟,你新創這路掌法,高明得緊,老夫意欲一睹全豹,以飽眼福。”楊過道:“正要向前輩請教。”當下身形晃動將那路“黯然銷魂掌法”施展開來,但見他長袖飄動,手掌飛揚,忽而一招“拖泥帶水”,忽而一招“神不守舍”,將瀟湘子、尹克西、和那黑臉人一起裹在掌風之中。那三人猶如身陷洪濤巨浪中,跌跌撞撞,隨著楊過的掌風轉動,別說掙扎,竟連站定腳步也是不能,到了全然身不由主的境地。黃藥師舉杯干酒,嘆道:“古人以漢書下酒,老夫今日以小兄弟的掌法下酒,豪興勝概,遠追古人矣。”

楊過叫道:“老前輩指點一招。”手掌一擺,掌力將瀟湘子向黃藥師身前送來。黃藥師不敢怠慢,左掌推出,將瀟湘子送了回去,只見那黑臉大漢跟著又沖近身來,于是舉杯飲了一口,回掌將他推出。楊過凝神瞧他掌法,雖然功力深厚,卻也并非出奇的神妙,心想:“我若非出全力以赴,引不出他學自南海神尼的掌法。”當下氣聚丹田催動掌力,將瀟湘子尹克西黑臉漢三人越來越快的推向黃藥師身前。黃藥師回了數掌,只覺得那三人沖過來的勢頭似潮水一般,一個浪頭方過,第二個更高的浪頭又撲了過來,心想:“這少年的掌力一掌強似一掌,確是武林中的奇才!”

便在此時,那黑臉人忽凌空飛起,腳前頭后,雙腳向黃藥師面門踹到。黃藥師斜掌卸力,右手不自禁的微微一晃,酒杯中一滴酒潑了出來,跟著尹克西和瀟湘子雙雙凌空,一正一斜的撞到,黃藥師叫道:“好!”放下酒杯,右手還了一掌。兩人相隔數丈,你一掌來,我一掌去,那三人竟變成了皮球玩物,給兩人的掌力帶動,在空中來往飛躍。那“黯然銷魂掌”使到一半,黃藥師的“落英掌法”已相形見絀,他眼見尹克西如箭般沖到,自忖掌力不足以與之相抗,伸指一彈,嗤的一聲輕響,一股細細的勁力激射出去,登時將楊過拍出的掌力化解了。他連彈三下,但聽得撲通、撲通、撲通三響,瀟湘子等三人一齊摔在樓板之上,暈了過去。這“彈指神通”的奇功,竟與楊過的“黯然銷魂掌”斗了個旗鼓相當,誰也沒能嬴誰。

兩人哈哈一笑,重行歸座,斟酒再飲。黃藥師道:“老弟這路掌法,以力道的雄勁而論,當世唯小婿郭靖的降龍十八掌,可以比擬,老夫的落英掌,輸卻一籌了。”楊過連連遜謝,問道:“聞道老前輩曾蒙南海神尼指點,學得一路掌法,不知能賜晚輩一開眼界否?”

黃藥師奇道:“南海神尼?那是誰啊?我從沒聽見過此人的名頭。”楊過臉色大變,站起身來,顫聲道:“難道世上并無南海神尼其人?”黃藥師見他神色斗異,心中倒也一驚,沉吟道:“莫非是近年新出道的異人?老夫孤陋寡聞,末聞其名。”楊過呆立不動,一顆心欲從心腔中跳將出來,暗想:“郭伯母說得明明白白,說龍兒蒙南海神尼所救,原來盡是騙人的鬼話,原來都是騙我的,都是騙我的!”仰天“啊”的一聲長嘯,屋瓦震動,雙目中珠淚滾滾而下。黃藥師道:“老弟有何為難之事,不妨明示,說不定老夫可相助一臂之力。”楊過一揖倒地,哽咽道:“晚輩心亂如麻,言行無狀,須請恕罪。”長袖揚起,轉身下樓,但聽得喀喇喀喇數響,樓梯踏級盡數給他踹壞。黃藥師茫然不解,自言自語道:“南海神尼,南海神尼?那是何人?”

楊過放開腳步狂奔,數日間不食不睡,只是如一股疾風般卷掠而過。他自忖唯有疲累如死,才不致念及小龍女的種種,到底日后是否再能和她相見,此時實是連想也不敢一想。不一日已到了大江之濱,楊過心力交瘁,再也難以支持,眼見一帆駛近岸旁,當下蹤身躍上,摸出一錠銀兩擲給舟子,也不問那船駛向何處,在艙中倒頭便睡。

大江東去,濁浪滔滔,楊過所乘那船沿江而下,每到一處商市,必停泊數日,上貨卸貨,原來那是長江中上落貿遷的的一艘貨船。楊過心中空蕩蕩地,反正是到處漫游,也不怕那船在途中多所耽擱,在舟中只是白日醉酒,月夜長嘯,書空咄咄,不知時日之過。舟子和客商貪他多給銀兩,只道是個落拓江湖的狂人,卻也不去理會。

這一日舟抵江陰,船中一個客商和楊過作別,說要往嘉興、臨安買絲。楊過聽到“嘉興”兩字,猛地一驚:“我父當年在嘉興王鐵槍廟中慘被黃蓉害死,不知父墳卻在何處?

我不好好安葬亡父尸骨,是為不孝。”言念及此,當即舍舟上陸,南赴嘉興,此時方當降冬,江南雖不如北方苦寒,卻是遍地風雪,楊過身披蓑衣,悄然往嘉興而來。

到得城中,已近黃昏,他找一家酒樓用了酒飯,問明王鐵槍廟的路徑,冒著漫天大雪,覓路而行。到得鐵槍廟時,已是二更時分,大雪未停,星月無光。他雙眼黑夜亦能視物,只見這鐵槍廟年久失修,已破敗不堪,山門腐杇,輕輕一推,竟爾倒在一邊。楊過走進廟去。只見到處都是蛛網灰塵,并無人居。楊過悄立殿上,想象三十年之前,父親在此殿上遭人毒手,以致自己終身未能得見父親一面,如此命乖,世所罕有,眼見神像斑爛毀破,半邊斜倒,當真是滿目凄涼,傷心人臨傷心地,愈增苦悲。

他在廟中前前后后瞧了一遍,心想父親逝世已三十余年,自不致再留下甚么遺跡,于是走到廟后,只見兩株大樹之下,雙墳并立,墳前各立一碑,蓋滿了白雪。楊過大袖一揮,一股疾風飛出,碑上白雪四散濺開,只見左邊的墳碑上書:“楊門烈女穆氏之墓”。楊過心下嘀咕:“這楊門烈女穆氏,卻又是誰?”再看右邊那墓碑時,不由得怒火攻心,難以抑制,原來那墓碑上一行大字寫道:“不肖弟子楊康之墓”,旁邊另一行小字寫道:“不才業師丘處機書碑”。

楊過大怒,心想:“丘處機這老道忒也無情,我父既已謝世,又何必立碑以彰其過?

哼,肖你這等牛鼻子老道有何好處?我不到全真教去,大殺一場,此恨難消。”手掌揚起,便要往墓碑拍落。

手掌正要擊向墓碑,忽聽得西北方雪地,傳來一陣快速的腳步聲,這聲音好生奇怪,似乎是幾個武林好手,卻又似是兩頭野獸,著地時左重右輕,大異尋常。楊過好奇心起,耳聽得這聲音是奔向王鐵槍廟而來,于是回進正殿,隱身在圮倒的神像之后,要瞧瞧來的究竟是甚么怪物。

片刻之間,腳步聲走到廟前,停著不動,似乎怕廟中有敵人隱伏,過了一會,這才進來。楊過探頭一瞧,險些兒啞然失笑。原來進廟的共有四人,這四人左腿均已跛折,各人撐了一根拐杖,右肩上各有一條鐵鏈,互相鎖在一起,因此行走時四條拐杖齊落,跟著便是四條右腿同時邁步。只見當先一人頭皮油光晶亮,左腿斷了半截,竟是殘廢中加了殘廢。第二人額頭生著三個大廇,第三人短小精悍,第四人是個高大的和尚。楊過暗暗稱奇:

“這四個人是甚么路數,何以如此相依為命,永不分離。”只聽得當的一聲輕響,為首的光頭取出火折晃晃,找了半截殘燭點著了。楊過看得分明,見除了第一人外,其余三人都是只有眼眶而無眼珠,這才恍然:“原來那三人須仗這光頭引路而行的。”

那光頭老者舉起臘燭,在鐵槍廟前前后后巡視搜查,四個人便如一串大蟹,一個跟一個,相距不逾三尺。楊過身形微晃,早已藏好,別說這四人行動不便,又只一人能夠見物,縱然四人個個耳目靈便、手足輕捷,也搜不出他藏在神像之后。四人搜巡回到正殿,光頭老者道:“柯老頭沒泄露咱們的行蹤,他若是邀了幫手,定是先行埋伏在此。”第三人道:“不錯,他答應決不吐露半句,這種人以俠士自負,那‘信義’兩字,是瞧得很重的。”

四個人并肩坐地。生廇子的第二人道:“沙大哥,你說這柯老頭真的會來么?”第一人道:“那就難說得很,按理是不會來的,誰能有這么傻,眼巴巴的自走來送死?”第三人道:“可是這柯老頭乃江南七怪之首,當年他們和十惡不赦的丘老道打賭,萬里迢迢的趕到蒙古去教郭靖武藝,這件事江湖傳聞,都說江南七怪千金一諾,言出必踐,咱們也是瞧在這件事份上,那才放他。”

在神像后聽得清楚,心想:“他們在此等候柯老公么?”只聽第二人道:“我說他一定不來,彭大哥,要不要跟你打一個賭,瞧瞧是誰……”一句話還沒說完,只聽得東邊雪地中又傳來一陣腳步聲,也是一輕一重,有人以拐杖撐地而來,但只單身一人。楊過幼時在桃花島上與柯鎮惡相處甚久,一聽便知是他到了。那瘦小的第三人哈哈一笑道:“侯老弟,柯老頭來啦,還打不打賭呢?”第二人喃喃的道:“賊廝鳥,果真不怕死,這般邪門。”

但聽得錚錚錚幾聲響,鐵杖擊地,飛天蝙蝠柯鎮惡走進殿來,昂然而立,道:“柯鎮惡守約而來,這是桃花島上的九花玉露丸,一共十二粒,每人各服三粒。”手一揚,一個小小磁瓶向為首的光頭老子擲了過去。那老者喜道:“多謝!”伸手接了。柯鎮惡道:“老夫的私事已辦,特來領死。”但見他白須飄飄,仰頭站在殿中,自有一股凜然之感。

生廇子的第二人道:“沙大哥,他既取來了九花玉露丸,治得好咱們身上的內傷隱痛,這老兒跟咱們又沒什么深仇大怨,就饒了他吧。”第三人冷笑道:“嘿,侯老弟,常言道養虎貽患,你這婦人之仁,只怕要叫咱們四人,死無葬身之地。他此刻雖未泄露,誰保得定他日后始終守口如瓶?”突然提聲喝道:“一齊動手!”四個人應聲躍起來,分站四方,正好將柯鎮惡圍在垓心。

為首那光頭老者沙聲道:“柯老頭,三十余年之前咱們同在此處見到楊康慘死,想不到今日你也走上他這條路子,這才真是報應不爽。”柯鎮惡鐵杖在地下一登,怒道:“那楊康認敗作父,賣國求榮,乃是卑鄙無恥的小人。我柯鎮惡堂堂男兒,無愧大地,你如何拿這種奸賊來和我飛天蝙蝠相比?”等三個矮子哼的一聲,罵道:“死到臨頭,還允英雄好漢?”其余三人同時各出一掌,往他頂門擊落,柯鎮惡自知非這四人敵手,持杖挺立,更不招架。

只聽得呼的一聲疾風過去,跟著砰的一響,泥塵飛揚,那四人都覺著掌之處情形不對,似乎并非擊在血肉之軀身上,那光頭老者早已瞧得明白,但見四人所圍的圈子之中,柯鎮惡已然不知去向,他原先站立之處,竟爾換上了廟中那個鐵槍王彥章的神像。四人的四掌都擊中了神像的腦袋,一個姥姥大的首級登時變成泥粉木屑。這四人中三個是盲人,雙目不能見物,那還罷了,但那光頭老者卻是目光十分銳利,只眼前一花,柯鎮惡竟已變了神像,不由得又驚又怒,四人一齊回過頭來。

只見一個三十來歲的獨臂男子滿臉怒容,抓住柯鎮惡的后頸,將他高高的舉在半空,喝道:“你憑什么辱罵我先父?”柯鎮惡冷然道:“閣下是誰?”楊過道:“我乃楊康之子,楊過便是。你在桃花島上待我不錯,卻何以在背后胡言毀謗我過世的先人?”柯鎮惡冷冷的道:“古往今來人物,有流芳百世,也有遺臭萬年,善惡全憑人為,豈能塞得了世人悠悠之口?”楊過見他絲毫不屈,更加憤怒,提起他身子,重重往地一擲,喝道:“你說我父如何卑鄙無恥了!”

那光頭老者見楊過如此神威,在一瞬之間提人換神,自己竟爾不覺,諒來非他對手,輕輕一扯連著其余三人的鐵鏈,悄步往廟外走去。楊過身形不晃,已攔在門口,喝道:“今日不說個明白,誰都不能活著離去。”四個人齊聲大喝,各出一掌,合力向前推出。楊過喝道:“來得好!”左手也是一掌推出。四人的手掌尚未與他手掌相交,一股強勁無倫的掌風橫壓而至。四個人立足不定,向后便倒,喀喇喇一聲響,都壓在神像之上,將神像撞得碎成了十多塊。這四人中第二人武功最弱,偏是他的腦門剛好撞正神像的胸口,當即暈了過去。

楊過道:“你四人是誰?何以這般奇形怪狀的連在一起?又何以與柯鎮惡在此相約會面?”那光頭老者給楊過這一掌推得胸口塞悶,五臟六腑似乎盡皆倒轉,盤膝坐著運了幾口氣,這才說出一番話來。

原來這光頭老者乃是沙通天,第二人生廇子的是他師弟三頭蛟侯通海,第三個短小精悍之人是千手人屠彭連虎,最后一個高大和尚是大手印靈智上人。三十余年之前,老頑童周伯通將這四人拿住,交給丘處機、王處一等看守,監禁在終南山重陽宮中,要他們改過自新,這才釋放。四個人惡性難除,千方百計的設法脫逃,但每次均給追了回來。第三次脫逃之時,彭連虎侯通海露智上人三個各自殺了幾名看守的全真弟子。全真教的道人為懲過惡,打折了他們一腿,又傷了他們眼睛,只有沙通天未傷人命,雙目得以保全。到得十六年前蒙古武士火焚重陽宮,沙通天等終于在混亂中逃了出來。除沙通天外,其余三人均是瞎子,非依沙通天指路不可,彭連虎等生怕他一人棄眾獨行,是以堅不肯除去全真道人縛在他們肩頭的鐵鏈,四個人連成一串,便是為此。

楊過當年在重陽宮學藝,一來為時甚暫,二來不得師父和師兄弟的歡心,從未被允可走近監禁四人之處,因此絲毫不知這些人的事跡,更不識得四人面目。

沙通天等人逃出重陽宮后,知道全真教的根本之地雖然被毀,但在江湖上仍是勢力十分龐大,自己四人個個身有殘疾,決計無法與抗,于是潛下江南,在荒僻的鄉村之中隱居。這一日四人在門外曬太陽,忽見柯鎮惡從村外小路經過。沙通天生怕他是為己而來,當即攔路截住。柯鎮惡的武功遠不及四人,一動手就被制住,詢問之下,才知他另有要事。

四人雖與他并無重大仇怨,但一來邪正異道,二來又恐他泄漏了自己行蹤,便要將他打死。

柯鎮惡當時言道,他務須赴湖州府菱湖鎮一行,事畢之后,自當回來領死,四人若能容他多活數日,他愿在菱湖鎮取得桃花島的癢傷至寶九花玉露丸為酬。四人傷腿之后,每逢陰雨,便自酸痛難熬,聽柯鎮惡說能贈以靈藥,于是要他發下重誓,決不吐露四人的行藏,亦不相邀幫手前來助拳,這才約定日子,在嘉興王鐵槍廟中重會。

沙通天敘畢往事,說道:“楊公子,令尊在日,咱們都是他府中上客。直至他老人家逝世,咱們絲毫沒對不起他之處,望你念在昔日之情,放咱們去吧。”數十年之前,沙通天、彭連虎諸人都是江湖上響當當的腳色,縱然刀劍加頸,斧鋮臨身,亦決不肯絲毫示弱,但自被長期幽禁、斷腿傷目之后,心靈氣沮,豪氣盡消,竟向楊過哀哀求告起來。

楊過哼了一聲,并不理會,向柯鎮惡道:“你到菱湖鎮去,可是去見程英、陸無雙姊妹么?卻是為了何事?”柯鎮惡仰天長笑,說道:“事到如今,我飛天蝙蝠早沒把自己這條老命放在心上,便是在年青力壯之時,柯鎮惡幾時又畏懼于人了?你武功再高也只能嚇得倒貪生怕死之輩,難道江南七怪是受人逼供的么?”楊過見他正氣凜然,不自禁的暗暗起敬,道:“柯老公公,是我楊過的不是,只因你言語中毀及先父,這才得罪。柯老公公名揚四海,楊過自幼欽服,從來不敢無禮。”柯鎮惡道:“這才像句話。我瞧你人品不錯,又在襄陽立下大功,才當你是一號人物。倘若與你父親一般,便是跟我多說一句話,也算是污辱了我。”

楊過胸間怒氣又增,大聲道:“我爹爹到底做錯了何事,你且說個明白。”要知楊過所交游的人中,知悉他父親楊康往事的,原亦不少,只是誰都不愿直言其短,觸犯于他,便逢楊過問起,也只揀些不相干的事說說。柯鎮惡自來嫉惡如仇,生性梗直異常,那理會楊過是否見怪,當下原原本本,將楊康和郭靖的事跡從頭至尾說了一遍,又說到楊康和歐陽鋒如何害死江南七怪中的五怪,如何在這鐵槍廟中掌擊黃蓉,終于自取其死,最后道:

“當晚經過,這幾位都是親眼目睹。沙通天彭連虎,你兩位且說說,柯老頭可是有一句虛言?”

他最后這句話聲說得甚響,驚起了高塔上數十只烏鴉,盤旋空際,呀呀而鳴。沙通天嘆道:“那一年晚上,也是有這許多烏鴉……我手上給楊公子抓了一把,若不是彭兄弟見機得快,將我這手斬去,那能活到今日?”

楊過抱頭坐地,悲憤難言,想不到自己生身之父,竟是如此奸惡,自己名氣再響,也難洗生父之羞。神殿上六人均自不作一聲,唯聽得高塔上烏鴉鳴聲不絕。

過了良久,柯鎮惡道:“楊公子,你在襄陽立此大功,你父親便有千般不是,也都掩蓋了。他在九泉之下,自也歡喜你能為父補過,我曾聽我二弟朱聰言道,夏禹是大圣人,可是夏禹的父親是個惡人。”

楊過凝思自識得郭靖夫婦以來種種情事,暗想黃蓉所以對自己始終提防顧忌,過去許多誤會別扭,皆是由斯種因,若無父親,已身自何而來?但自己無數煩惱,也實由父親而起,不禁深深嘆了一口長氣,問柯鎮惡道:“柯老公公,程陸兩位可都安好么?”

柯鎮惡道:“她們聽說你火燒南陽糧草,盡殲蒙古軍先鋒,喜歡得了不得,細細問你的詳情,又問起小龍女的消息,她兩姊妹都是十分掛懷。”楊過幽幽的道:“這兩位義妹,我也有十六年沒見了。”他突然轉過身來,向沙通天喝道:“柯老公公答應把性命交給你們,他老人家向來言出必踐,從不失信于人,現下你們快動手,待你們殺了他,我再殺你們這四個狗才,給他老人家報仇。”沙通天和彭連虎等面面相覷,呆了半晌,沙通天道:“楊大俠,咱們無知,冒犯了柯老俠的虎威,望你兩位大人不記小人之過。”楊過道:

“那你們記好,這是你們自己不守信約,不肯要柯老公公的性命。”沙通天道:“是,是。柯老俠大信大義,咱們向來是十分欽佩的。”楊過道:“那快快給我走吧。下次休要再撞在我手里。”沙通天等四人猶如遇了大赦,一齊躬身行禮,退出廟去。

楊過如此救柯鎮惡性命,卻又十分顧全他的面子,柯鎮惡自是感激。兩人踢開殿上泥塊,坐下地來。柯鎮惡道:“我到菱湖鎮去,那是為了郭二姑娘。”楊過微微一驚,道:

“這小姑娘怎么了?”柯鎮惡道:“郭靖那兩個寶貝女兒,各有各的淘氣,真是叫人頭痛難當。也不知道為了什么,郭襄這小娃兒忽然不聲不響的離了襄陽,不知去向,可教她父母好生著急,連派了兩批人尋訪出去,都是音訊全無。我老瞎子在襄陽反正也出不了力,于是也出來找她。東西北三方都有人去了,我只熟悉江南風土人情,便到江南來。”

楊過道:“可得到甚么訊息么?”柯鎮惡道:“日前我在臨安郊外,偷聽到兩個蒙古使臣的說話,說道襄陽郭大俠的小女兒已被擒到蒙古軍中……”楊過叫道:“啊喲!不知此事是真是假?”柯鎮惡道:“蒙古兩路大軍南北夾攻襄陽,朝廷的當國大臣還在妄想議和。這兩個蒙古使臣是欺騙我大宋君臣來的,官階可是不小,他二人肆無忌憚的用蒙古話議論,偏生我柯老蝙蝠曾在蒙古十多年,聽了個明明白白。”楊過驚道:“如此說來,這事確非虛假了?”柯鎮惡道:“是啊!我一怒之下,每個蒙古使臣送了枚毒蒺藜,隨即要趕回襄陽報信,豈知遇上了這四個惡鬼截道。我想老頭兒不論那一日歸天都不打緊,郭二姑娘的訊息卻不能不報,這才求他們寬限數天,就近到菱湖鎮去說給程英、陸無雙兩位姑娘知道。程陸兩位得訊后當即北上,老頭兒則依約前來送死。想不到柯老兒守了信約,四個惡鬼卻言而無信,事到臨頭居然不敢下手,哈哈,哈哈!”

楊過沉吟半晌,道:“柯老公公可曾聽那兩個蒙古使臣說起,郭二姑娘如何被擒?可有性命之險?”柯鎮惡道:“這個我可不知了。”楊過道:“此事急如星火,晚輩這便趕去,盡力相救,柯老公公緩緩而來吧。”柯鎮惡自在襄陽見他干下這等大事,甚服其能,說:“有你趕去下手,我可放心了,老杇在襄陽靜候好音。”楊過道:“柯老公公,晚輩拜托你一件事,請你替先父立過一塊墓碑,碑上便書:‘先父楊府君康之墓,不肖子楊過謹立’。“柯鎮惡一怔,隨即會意,說道:“不錯,不錯!你原是不肖令尊,你之不肖,遠勝于旁人之肖了。老柯定尚尊辦。”楊過下拜叩謝,掉首北行。

楊過回到嘉興府,買了兩匹好馬,徑投南陽而來,一路上不住換馬,絲毫不敢耽擱,不一日已近蒙古軍營。原來蒙古皇帝南征襄陽,在新野、鄧州兩處莫名其妙的吃了個大敗仗,一時不明宋軍虛實,是以大軍在南陽以北安寨立營,按兵不動,雙方未曾開仗。但見旌旗招展,刀槍耀日,縱目望去,一座營帳接著一座,不見盡頭。

楊過等到晚間,闖入大營查探,但見四下里刁斗森嚴,號令整肅,果然是非同小可,御營周圍,更是密密層層的布滿了長矛大戟,防守得鐵桶相似。楊過雖具一身武功,但知大營中勇士無數,自來好漢敵不過人多,倒也不敢稍露形跡。踏訪了大半夜,只查得東大營一處。次日再查南大營。后日查探西大營,一連四晚,將東南西北四座大營盡數踏遍了,竟沒聽到關及郭襄的絲毫消息。楊過在遍營中擒到一名參謀,逼問之下,那參謀據實而言,說道從沒聽到擒獲襄陽郭大俠之女這回事。

楊過放心不下,查了數日,這才確知郭襄不在蒙古軍中,心想:“瞧來郭伯伯已將她救了回去,又或許那兩個使臣誤聽人言,傳聞不實。”眼見春暖花開,小龍女十六年之約將屆,于是縱騎向北,往絕情谷而去。

那日郭襄見金輪法王猛下毒手,打死了長須鬼和大頭鬼二人,心中傷痛,自知難脫他的魔掌,昂首說道:“你快打死我啊,還等甚么?”金輪法王笑道:“要打死你還不容易?今天殺了兩個人,已經夠了,過幾天揀個好日子,再拿你開刀,快乖乖跟我走吧。”郭襄心想這時與他相抗,徒然自取其辱,且跟他去,俟機再謀脫身之計,于是翻身上馬,緩緩而行。

法王心中大樂,暗想:“皇上與皇帝千方百計要取郭靖性命,始終未能如愿,今日擒獲了他的愛女,以此挾制,不怕他不俯首聽命。比之一劍將他刺死,猶勝一籌,便算郭靖當真倔強不服,咱們在城下慢慢折磨這個姑娘,教他心痛如割,神不守舍,那時大軍一鼓攻城,焉能不勝?”

行到天色晚了,胡亂在道旁找一家人家歇宿。屋中住戶早已逃光,空空蕩蕩,唯余四壁。法王取出干糧,分些與郭襄吃了,命郭襄在廂房安睡,自己盤膝坐在堂上用功。

郭襄翻來覆去,那里能睡得著?挨到半夜,悄悄到堂前一望,只見法王靠在墻壁上,鼻息沉酣,已然睡去。郭襄大喜,輕輕越窗而出,將包袱布撕成四塊,縛在馬腳之上,然后牽了馬韁,放輕腳步,一步步走去,直到離屋約摸半里,回頭不見法王追來,這才上馬疾馳。她想法王醒來發覺自己逃走,料定必回襄陽,自會向南追去,我偏朝西北方奔跑,他輕功再好,也追不上我。她一口氣馳了一個多時辰,坐騎腳力不濟,這才按轡緩行,一路上時時回頭而望,始終不見法王追到,到天色大明時,算來已馳出六七十里,心中大為寬慰。

這時她走的是一條山邊小徑,漸漸上嶺,越走越高,轉過一個山坳,忽聽得前面鼻息如雷,一個人橫臥在路中打鼾。郭襄一看,這一驚險些兒從馬背摔將下來,原來路中心臥著那人光頭黃袍,正是金輪法王,也不知他如何竟搶在前面,郭襄勒轉馬頭,疾下山坡,回首一望,見法王兀自高臥,并不起身追趕。這一次她不再循路而行,向著東南方落荒而逃,奔了一頓飯時分,只見前面大樹上一人雙足鉤住樹干,倒吊著身子,向她嘻嘻而笑,卻不是法王是誰?郭襄不驚反怒,喝道:“你要攔阻,便即攔阻,如何這般戲耍姑娘?”

縱馬向前急沖,奔到近處,刷的一鞭向他臉上擊下。

(第二十六集完)

目錄 閱讀設置 瀏覽模式: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1
闲来广东麻将安卓 新疆11选5历史遗漏 幸运农场 幸运三 河北快3开奖结果查询河北 10分11选5开奖 深圳理财平台 欧冠德甲球队 大众麻将下载官方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股票2吧 永利棋牌真人 好运快3计划和值单双 天津时时彩组选走势图 上海麻将怎么玩 10元刮刮乐中奖率 山东11选5任选5技巧 米管家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