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 神雕俠侶舊版

第六一章:大俠之女

糾錯建議

郵箱:

提交

正在拼命加載..

第六一章:大俠之女

楊過的輕功雖然稍勝法王一籌,但究竟背下負了一人,若是在平原曠野之中追奔,早已給法王趕上,虧得他專揀曲折的里巷東躲西藏,法王始終拿他不住。四人兜了幾個圈子,瀟湘子、尼摩星與朱子柳也已到來。法王向尼摩星道:“尼摩兄,你守在這巷口,我進去趕那兔崽子出來。”尼摩星怪眼一翻,道:“我干么要聽你號令?”法王心想這天竺矮子不可理喻,一躍上了墻頭,放眼一望,只見楊過負了郭靖,縮在墻角邊喘氣。他心下大喜,悄悄從墻頭上掩近,正要躍下擒拿,楊過突然大叫一聲起,鉆進了煙霧之中,登時失了他的影蹤。

法王縱火本是要逼郭靖逃出,這時到處是煙焰,反而不易找尋郭靖,正自放眼四顧,忽聽達爾巴大叫:“在這里啦!”法王尋聲跟去,只見達爾巴黃金杵,被楊過一柄長劍逼得手忙腳亂。法王兩個起伏,先截住了楊過的退路,那知楊過向前一沖,騰的一腳,將達爾巴踢了一個斛斗。便在此時,法王銀輪已然擲出。

這一輪勢去如風,楊過不及閃避,波的一聲,正中郭靖肩頭,在他背上深深劃了一道口子。法王大喜,叫一聲:“著!”那知楊過絲毫不理郭靖死活,仍是放步急奔。

他沖出巷頭,只聽一個陰森森的聲音說道:“小人,降了吧!”正是瀟湘子手執桿棒,攔住了出口。此時前無退路,后有追兵,抬頭一望,墻頭上黑漆一團,卻是尼摩星站著。楊過縱身一躍,跳上墻頭,尼摩星怪蛇當頭擊下,要逼他回入巷中。楊過心想此時拖延已久,郭靖與黃蓉定已脫險,反手掀起背上那個小將,往尼摩星手中一送,道:“郭靖給你!”

尼摩星驚喜交集,反道楊過反反復覆,突又倒戈投降,卻將一件大功勞送到自己手中,當即伸手抱住。楊過飛起一腳,正中他臀部,將他踢下墻頭。尼摩星全不理會,大叫:

“我捉到了郭靖,我捉到了郭靖!”瀟湘子和達爾巴焉肯讓他獨占功勞,上前來爭奪,三人各自拉住了那小將的手足,用力一扯,那三人全是力大異常,只這么一扯,將小將拉成了三截。他頭上戴的帽子落下,三人看清楚原來不是郭靖,均是呆在當地,半晌做聲不得。

法王見郭靖撇下郭靖逃走,早知其中必有蹺蹊,見三人突然呆住,“哼”了一聲,罵道:“呆鳥!”徑自提氣又去追趕楊過,心想今日便拿不到郭靖,只要擒住楊過,也不枉了來襄陽一遭。

但此時楊過已逃得不知去向,卻又往何處尋他?法王微一沉吟,已自想到:“楊過這兔崽子背了一個假郭靖,費這么大的力氣奔逃,自是要引得我瞎追一場。如此說來,郭靖必在我先前縱火之處附近。他既使奸計,我也便將計就計,引他過來。”當下他不理會楊過到了何處,徑往火頭最盛處奔去。

其實楊過此時倒掛在一家人家的屋檐之下,察看敵人的動靜,只見法王奔躍迅速,又回向郭靖藏身之處。他料不定郭靖是否已然逃遠,心中掛慮,于是悄悄跟在后面。

只見法王奔到那大屋附近,突然向下躍落,叫道:“好郭靖,原來你在此處,快跟老和尚走吧!”楊過大驚,正要跟著躍下,只聽得叮叮當當,卻是兵刃相交之聲,又聽法王大喝:“郭大俠,快快投降吧!”跟著金鐵撞擊之聲,連續不絕。楊過眼珠子一滾,暗笑:“臭賊禿,險險上了你的當。只可笑你弄巧成拙,假裝什么兵器撞擊。郭伯伯傷成這個樣子,那里還能用兵刃跟你過招?又怎能如此叮叮當當的打個不休?你想騙我出來,我偏偏躲在這兒瞧你搗鬼。”

忽聽法王大聲叫道:“楊過,這次你總死了吧!”楊過一驚:“什么這次我死了?”

隨即會意:“他引不出我,便想引郭伯伯沖出來救我。”只聽法王哈哈笑道:“楊過啊楊過,你今日將小命送在我手里,也算是活該。”他一言方畢,突然白影一晃,一個少女從煙霧中竄了出來,向法王叫喊之處撲了下去。楊過叫道:“姑姑!我在這兒!”但法王已揮動輪子將小龍女截住。原來他大叫楊過遭逢危難,小龍女聽到后情切關心,沖出來動手。

楊過挺著長劍,上前夾攻,兩人相對一笑登時使出“玉女素心劍法”,將法王裹在劍光之中,法王暗暗叫苦:“這番惹禍上身,卻教他二人雙劍合璧。”四下里熱氣逼人,火柱煙梁,紛紛跌落。法王大奮神威,雙輪一舉,擋開兩人雙劍,急往西北角上退卻。楊過叫道:“今日不容他再逃,務須誅了這個禍根。”長劍顫動,身隨劍起,刺向法王后心。

法王自上次在“玉女素心劍法”下失手之,潛心思索,鉆研出來一套破解這劍法的武功,只是想到那玉女素心劍奧妙無方,兩人心靈合一,便似與一個四腿四臂的武學高手相斗一般,是否能破,殊無把握,此時形勢危急,顧不得自己這套“五輪大轉”尚有許多漏洞,迫著一試,于是探手懷中,嗆啷啷一陣響亮,空中飛起三只輪子,他手中卻仍是各握一輪。這金銀鐵銅錫五輪輕重不同,大小有異,他隨接隨擲,輪子出來時忽正忽歪,楊過與小龍女登感眼花繚亂。楊過長劍向左遞出兩劍,身子往右一靠,小龍女立時會意,手中淑女劍向右連刺,腳步順勢移動,往楊過身側靠近。兩人見敵招太怪,不敢即攻,要先守緊門戶,瞧清楚敵人招術的路子,再謀反擊。

法王五輪運轉如飛,但見兩人劍氣縱橫,結成一道光網,五輪合起來的威力雖強,卻攻不進劍光之中,心中暗嘆:“瞧來我這五輪齊施,還是奈何不了他的雙劍合璧。”正自氣餒,小龍女懷中突然“哇哇”兩聲,發出嬰兒的啼哭。

這一來不但法王大吃一驚,連楊過也是詫異無比,三人一呆之下,手下招數均自緩了。小龍女左手在懷中輕拍,說道:“小寶寶莫哭,你瞧我打退老和尚。”那知這嬰兒越哭越是厲害。楊過低聲道:“郭伯母的?”小龍女點點頭,向法王刺了一劍。法王橫金輪擋住,他沒聽清楚楊過的問話,一時猜不透小龍女懷抱一個嬰兒作甚,但想她身上多了累贅,劍法威力大減,自己大可不必如此懼怕,當下催動金輪,猛向小龍女攻擊,楊過連搶數劍,將他的攻勢接了過來,一面側頭問道:“郭伯伯,伯母兩人都好么?”小龍女道:“黃幫主扶郭大俠從火窟中逃走……”當的一響,她架開法王左手輪子,又道:“當時情勢危急,大梁快摔下來啦,我在床上搶了這女孩兒……”楊過向法王右腿橫削一劍,解開了他推向小龍女的一輪,說道:“是女孩兒?”他想郭靖已生了一個女兒,這次必生男孩,那知又是一個女兒,頗有點出乎意料之外。小龍女點頭道:“是女孩兒,你快接去……”

說著左手伸到懷中,想把嬰孩抱出來交給楊過。

但這嬰孩大聲哭叫,法王攻勢越來越猛,三個輪子在頭頂呼呼轉動,一有空隙,立即下擊,手中的左右雙輪更是招數極其凌厲。楊過竭盡全力,也只勉強擋住,那里還能緩手去接嬰兒?小龍女卻連聲叫道:“你快抱了孩兒,騎那汗血寶馬到……”當當兩響,法王的輪子攻得二人連逢兇險,小龍女一句話再也說不下去。這時他二人心中所想各自不同,玉女素心劍法的威力竟然施展不出。

楊過心想只有自己接過嬰兒,小龍女才不致分神失手,于是慢慢靠向她的身旁。小龍女也正要將嬰兒交給楊過,二人心意合一,霎時間劍上鋒芒一長,法王被迫得退開兩步。

小龍女左手將嬰兒送了過來,楊過正要伸手去抱,倏地黑影閃動,一個鐵輪向嬰兒身上急砸而至。小龍女怕嬰兒受傷,左手一松,手掌翻起,往鐵輪上抓去。那鐵輪來勢威猛,輪子邊緣又鋒利逾于刀刃,旁人那敢去碰?但小龍女手上帶著金絲手套,即令是寶刀寶劍,也敢空手抓住一折而斷,她手掌剛與鐵輪相接,順勢向外一推,再以斜勁消去了那輪子的急轉,向上微微一托,一手抓了下來,這正是四兩撥千斤的巧妙運用。

就在此時,楊過已將嬰兒抱過,見小龍女抓住鐵輪,叫了聲:“好!”法王這輪子若是向小龍女直砸,她原是抓之不住,只因準頭向著嬰兒,她才側擊得手,那也是因法王的“五輪大轉”之中尚有漏洞之故。小龍女一拿到輪子,甚是高興,但臉上仍是冷冰冰的不動聲色,她童心未脫,驀地里學著法王的招式,舉起鐵輪往敵人砸了過去,想來一個以其人之道,還治其人之身。

法王又驚又愧,五輪既失其一,這“五輪大轉”登時破了。他索性收回兩輪,手中只剩金銀二輪,橫砍直擊,威力愈盛。楊過左手抱了孩子,道:“咱們先殺了這賊禿,其余的慢慢再說。”小龍女道:“好!”揮鐵輪擋在胸口,與楊過雙劍齊攻。

她手中多了一件厲害兵器,又少了嬰兒的拖累,本該身手更為敏捷,豈知數招之下,與楊過的劍法格格不入,竟爾難以合璧。她越打越驚,不知何以如此。原來那“玉女素心劍法”所以具有極強威力,全因使劍者的二人兩情歡悅,心中全無渣滓,此時雙劍之中多了一個鐵輪,就如一對情侶之間插進了一個第三者,橫生波折,如何再能意念相通。如何能化你心為我心。

兩人一時之間均未悟到此節,又斗數合,竟比兩人各自為戰尚要多了一番窒滯。小龍女大急,道:“今日斗他不過了,你快抱嬰兒到絕情谷……”楊過心念一動,已明白了她的用意,此時若騎汗血寶馬出城,七日之內尚能趕到絕情谷,他雖不能攜去郭靖、黃蓉的首級?但帶了二人的女兒。郭靖夫妻痛失愛女,自會找上絕情谷來,裘千尺自可再設法報仇不遲。當此情境,她不能不將半枚丹藥給楊過服下,只要身上劇毒一解,那時可再奮力救此幼女出險。

這個緩兵之計,料想裘千尺不得不予接受,當日后郭靖夫婦來到絕情谷索還女兒,裘千尺四肢已廢,為欲復仇,非得楊過之助不可,然則世間僅存的半枚絕情丹,自然只好給楊過服下了。若在兩日之前,楊過對此舉自是毫不遲疑,但他此時對郭靖的丹心為國,心中欽佩已極,實不愿為了自己之故,而使他女兒遭遇兇險,這時奪他幼女送往絕情谷,無論如何是乘人之危,非大丈夫所當好,因此下下微一沉吟,說道:“姑姑,這事不成!”

小龍女急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她只說了兩個“你”字,嗤的一響,左肩衣服已被法王的金輪劃破。楊過道:“如此作為,我怎對得起郭伯伯?有何面目使這手中之劍呢?”

說著將君子劍一舉。他心意忽變,小龍女原不知情,她全心全意只求解救楊過身上之毒,聽他說既要對得起殺父之仇人,又要做一個有德君子,不禁錯愕異常。他二人所思既左,手上劍法更是難于相互呼應。法王乘勢一步踏上,手臂微曲,一記肘錘擊在楊過左肩。

法王的一拳一腳,力道何等強勁,楊過只覺半身一麻,抱著的嬰兒脫手落下。這時他三人正在屋頂上惡斗,這嬰兒一離楊過懷抱,徑往地下摔落。楊過與小龍女齊聲驚叫,想要躍落相救,這時那里還來得及?法王聽了二人斷斷續續的對答,已知這嬰兒是郭靖黃蓉之女,心想會不著郭靖,抱了他的女兒為質,再逼他降服,豈不是奇功一件?眼見情勢危急,右手一揮,金輪飛出,剛好托在這嬰兒的襁褓之下。

那金輪離地五尺,平平飛去,把嬰兒穩穩的托在輪上。三人箭離弦,一齊從屋頂縱落,要去搶那輪子。楊過站得最近,輕功又好,眼見那輪子越飛越低,不久便要落地,當即右足在地下一點,一個打滾,要想墊身在金輪之下,連輪和人一并抱住,使那嬰兒不受半點損傷,突見金輪斗地往上一抬,一只手臂從旁伸了過來,抓著金輪,連著嬰兒抱了過去,隨即轉身便奔。

楊過翻身站起,法王與小龍女已搶到他的身邊。小龍女叫道:“是我師姊。”楊過見那人身披淡黃道袍,右手執著拂塵,正是李莫愁的背影,想起此人生性乖張,出手毒辣無比,這幼女落在她的手中,那里還會有什么好下場?當下提氣疾追。

小龍女大叫:“師姊,師姊,這嬰兒大有干連,你抱去作甚?”李莫愁并不回頭,遙遙答道:“我古墓派代代都是處女,你卻連孩子也生下了,好不識羞!”小龍女道:“不是我的孩兒啊。你快還我。”她連叫數聲,中氣一松,登時落后十余丈,她深吸一口氣,正要快步趕去,突然身旁一個人影搶出,叫道:“龍姑娘,別來無恙!”小龍女眼睛向他瞧也不瞧,身形一側,便想搶過他的身旁,那人伸出手中折扇,往他肩井穴上輕輕點去,笑道:“豈難道艷如桃李,竟須冷若冰霜?”小龍女道:“別纏我!”還劍一擋,仍是沒瞧他一眼。那人伸扇點向她的右臂,笑道:“美人一顧之恩,小王竟也沒福消受么?”

這時李莫愁、法王楊過三人奔跑已遠,小龍女眼見追趕不上,回眼一看,那手持折扇糾纏不清之人正是霍都王子。小龍女心中向來并無喜怒,除了對楊過一人情深愛切之外,于其余一切世事均昃無動于中,見霍都嬉皮笑臉的說話,她既不著惱,亦不厭惡,只是淡淡的道:“我有要事在身,你沒瞧見么?”霍都見她神色和易,并不發怒,心中大喜,說道:“自別尊范,思念良深,小王有一言相告,不知能借一步說話否?”

小龍女關懷著楊過與那嬰兒,鼻中哼了一聲不再理睬,身形一側,往他身旁掠過。霍都初次往終南山求親,沒見小龍女之面即被玉蜂趕走,那也只是所謀不就,臉上無光而已,心中還不怎樣,后來在英雄宴上親睹小龍女玉貌,想不到世間竟有如斯麗,不由得魂牽夢縈,日思夜想起來。此時好容易得與她單獨相對,怎肯任她走開,不一吐心中情愫?見她又要跑開,還道她是少女嬌羞靦腆,張開雙臂,在她面前一攔,笑說道:“當日小王親率群豪,拜門求親,這番癡心,竟不值姑娘一顧么?”

小龍女見他糾纏不清,秀眉微蹙,刷的便是一劍。這一劍向左刺出,倏地轉右,只見劍光一閃,霍都右肩早著,血透錦袍。他忍痛還了一招,說道:“怎地你心腸如此剛硬?”小龍女道:“我心腸幼便硬,你不知道么?”圈轉劍尖,又是往他腰間一劍刺到。

霍都見她劍招雖然狠辣,但臉上神色卻極平和,還道她是故意試一試自己是否真心相愛,索性垂下折扇,不再還招,但身手還是擋在她面前。小龍女跟著又是一劍,霍都都將胸口往前一挺,心想:“你必不殺我。”小龍女見他反而挺胸,微微一怔,不知他搗什鬼,劍尖稍偏,波的一下,又已刺中了他的肩頭。這一劍刺得甚深,霍都只感劇痛透骨,心中卻是大喜:“她果然是試我來著,沒刺我胸口。”小龍女身子一側移步換形,已搶在他的背后,怕他又跟上來糾纏不清,反手一劍倒刺,腳步卻絲毫不停。

霍都聽這一劍倒刺風聲凌厲,似非相試模樣,忙使個鐵板橋避開,待得站直身子,卻見她已走得遠了,再也追趕不上。

小龍女雖然劍刺霍都,一顆心卻全放在楊過身上,對適才過招動手,宛似流水行云,毫沒在心頭留下痕跡,眼見李莫愁等三人是向北而去,當下也向北疾奔。這時城中兵馬來去。到處是呼號喝令之聲,或督率救火,或搜捕奸細,小龍女一概不聞不見,堪堪奔到城頭,只見魯有腳領著一批丐幫的幫眾,正在北門巡視,以防敵人乘著城中火起,前來攻城。他一見小龍女,忙問:“龍姑娘,黃幫主與郭大俠安好吧?”小龍女不答他的問話,反問道:“可見到楊公子和金輪法王?還有一個抱著孩子的女人沒有?”魯有腳向城外一指,道:“三人都縱下城頭去了。”小龍女一呆,心想城墻如是之高,武功再強,跳下去也得折手斷腳,怎能三人都跳下了?正待詢問,一瞥眼見一名丐幫弟子拉著郭靖那匹汗血寶馬,正在刷毛,心中一凜:“過兒便算奪得嬰兒,若無這匹寶馬,怎能及時趕到絕情谷去?”一個箭步上前,拉住馬韁,轉頭向魯有腳道:“我有要事急需此馬出城一用。”

魯有腳心中只記掛著黃蓉與郭靖二人,又問:“黃幫主與郭大俠可安好么?”小龍女翻身上馬,道:“他二人安好。黃幫主剛生的嬰兒卻給那女人搶了去,我非去奪回不可。”魯有腳一驚,忙喝令開城,那城門只開數尺,吊橋尚未放落,小龍女已縱馬出城。這汗血寶馬神駿非凡,后腿一撐,已如騰云駕霧般躍過了護城河,城頭眾兵將見了,齊聲喝采。

小龍女向城墻腳下一望,只見兩個軍士血肉模糊的死在城邊,另有一匹戰馬也已摔成弓一團肉塊,此外并無異狀,心中奇怪,不知楊過和李莫愁等如何躍下城頭,但想他三人既然無恙,只有急速追上楊過,助他一臂之力,才能奪回嬰兒,救他性命。然而放眼遠望,但見蒼蒼翠山,莽莽平野,怎知這三人到了何處,她愁急無計,拍著寶馬的頭頸道:“馬兒啊馬兒,我是去救你幼主,快快帶我去吧!”那寶馬也不知是否真懂她的言語,昂頭長嘶,放開四蹄,潑刺刺往東北方奔去。

原來楊過與法王追趕李莫愁,一直追到了城頭,心想城墻極高,她已無退路,必可就此截住。那知李莫愁心狠手辣,一到城頭,順手抓過一名軍士,往城下擲去,跟著向下跳落。待那軍士與地面將觸未觸之際,她左足在軍士背上一點,已將下落的急勢消去,身子向前一縱,輕飄飄的著地,竟連懷中的嬰兒亦未震動,那軍士卻已頸折骨斷,哼都沒哼一聲,已然斃命。法王暗罵:“好厲害的女人!”依樣葫蘆,也擲了一名軍士下城,跟著躍落。楊過除了幼時失手傷斃一名丐幫弟子外,從未殺過一人,要以害了旁人性命來作自己墊腳石,實在有所不忍,眼見時機緊迫,心念一動,一掌將一匹戰馬推出城頭,待那戰馬落地,他雙足在馬背上一點,跟在法王之后追去。

楊過先一日在蒙古軍營中一場大戰,被金輪法王的輪子割傷兩處,雖無大礙,但流血甚多,身子疲軟,這日又苦戰多時,實已支撐不住,然想到郭靖的幼女不論落在李莫愁或法王手中,都是兇多吉少,雖覺心跳越來越是厲害,還是仗劍急追。這三人本來腳程均快,但李莫愁手中多了一嬰兒,法王身受劍傷,時時擔心創口毒發,不敢發力,因此每人奔跑都已不及往時的迅捷。奔出十余里外,襄陽城廓早已遠遠拋在背后,但三人仍是各各相距數十丈,法王固然追不上李莫愁,楊過也追不上法王。

李莫愁奔跑一陣,回頭看了一看,但見法王與楊過二人陰魂不散,始終跟隨在后,眼見前面丘陵起伏,再行數里便入叢山,于是加快腳步,心想一入山谷之間,那便易于隱蔽脫身。她雖聽小龍女說這不是她的孩子,但見楊過舍命死追,料得這定是他與小龍女的孽種無疑,只要挾持了這個嬰兒,不怕她不拿師門秘傳的“玉女心經”前來掉換。

三人漸奔漸高,四下里樹木深密,山道崎嶇,法王心想再不截住,只怕被她藏入叢林幽峽之內,那就難以找尋。他從未與李莫愁動過手,但見她輕功了得,實是個勁敵,自己五個輪子已失其二,原不想飛輪出手,但見情勢越來越是不利,不能再行猶豫遷延,于是大聲喝道:“兀那婆娘,快放下孩兒,饒你一命,再不聽話,可莫怪大和尚無情了。”李莫愁格格一聲嬌笑,腳下反而更加快了。法王右臂一揮,呼呼風響,一只巨大的輪子卷成一道銀虹,向李莫愁身后襲到。

這枚輪子飛出,果然是勢道威猛之極。李莫愁聽得來勢如此凌厲,不敢置之不理,只得轉身揮動拂塵,待要往輪上拂去,只見那輪子轉得銀光刺眼,自己拂塵若是搭上,只怕當時便得斷折,于是斜身一躍,避開了輪子的正擊。法王搶上兩步,銅輪出手,這一次卻是先向外飛,再以收勢向里回箍。李莫愁仍是不敢硬接,倒退三步,纖腰一折,又以上乘輕功避了開去。但這樣一進一退,她與法王相距已不逾三丈,法王左手接過銀輪,右手錫輪已向她肩上直砸而下。

李莫愁拂塵斜揮,化作萬點金針,往法王眼中灑將下來。法王將錫輪往上一拋,擋開了她這一招,右手接住回飛而至的銅輪,雙手互交,銀銅兩輪一碰,當的一響,聲音驚心動魄,在山谷間震得回聲不絕,這時左手的銀輪已交在右手,右手的銅輪卻已交在左手,雙輪移位之際,同時齊施殺著。李莫愁斗逢大敵,精神為之一振,想不到這胖大和尚膂力固然沉厚,出招尤是迅捷,當下展開生平所學,在山坡間與他斗在一起。

兩人甫拆數招,楊過已然趕到,他站在圈外數丈之地旁觀二人激斗,一面調勻呼吸,想俟機搶奪嬰兒。只見二人越斗越快,三個輪子的飛舞之下,一柄拂塵上下翻騰。說到武功內力,法王均勝李莫愁一籌,何況她手中又抱著一個嬰兒,按理近百招之后,李莫愁已非敗不可。那知她初時護著嬰兒,生怕受法王利輪傷害,但每見輪子臨近嬰兒身子,他反而急速收招,微一沉吟,已然省悟:“這賊禿要搶孩子,自是不愿傷她性命。”她一生出手狠毒,自然不顧旁人死活,這時瞧破了法王的心思,當他疾施殺著、自己不易抵擋之時,便有意無意的舉嬰兒護住要害。

這樣一來,這嬰兒非但不是累贅,反而成為她手中一件極厲害的武器,只要舉起嬰兒一擋,任他多兇的絕招均須立時自行收回,再也施展不出威力。

法王接連攻了三輪,都被李莫愁以嬰兒擋開。楊過在一旁瞧得心中大急,萬一二人中有一個稍有失誤,只要手上勁力梢大了半分,這嬰兒生下還不到一天,如何不送了她的小命?正想設法上前爭奪,只見法王右手銀輪倏地自外向內回砸,左手銅輪跟著平推出去,這一來,雙環勢成環抱,將李莫愁圍在雙臂之間。李莫愁臉上微微一紅,啐了一口,暗罵賊禿這一招不合出家人的莊嚴身份,當下拂塵向后一揮,架開銀輪,左手卻舉嬰兒護在胸前。法王當雙手環抱之時,早已算就了后著,左手猛地一松,那銅輪向上斜飛,砸向她的面門。

這輪子和她相距不過尺許,忽地飛出,來勢又勁急異常,實是不易招架,總算李莫愁一生縱橫江湖,大小數百戰,臨敵的經歷實比法王豐富得多,危急中身子向后一仰,雙腳牢牢釘在地下,拂塵卻還攻敵肩。法王右肩一縮,那拂塵掠肩而過,仍有幾根塵絲拂中了肩頭,他左掌既空,順勢在李莫愁左臂上一斬。李莫愁手臂登時酸麻無力,低呼一聲:“啊喲!”縱身躍起,但覺手中已空,那嬰兒已被法王搶去。

法王正自大喜,突聽得身旁風聲呼的一響,楊過和身撲上,抱著嬰兒在地下一個打滾,長劍舞成一道光網,護住了嬰兒,跟著翻身站起,長劍一招“順水推舟”,阻住兩個敵人近身,原來他見嬰兒入了法王之手,心知只要時間稍遲,再要搶回那便千難萬難,乘著他抱持未穩之際,不顧性命的撲上,一擊成功。

嬰兒在三人手中轉過,只是一瞬之間的事,李莫愁喝采道:“過兒,這一手耍得可俊!”法王大怒,雙輪一擊,聲若龍吟,悠悠不絕,左手袍袖揮處,右手輪子已向楊過遞出。楊過長劍虛刺,轉身想逃,忽聽得身后風聲響動,卻是李莫愁揮拂塵擋住了去路,笑道:“過兒別走!且斗斗這大和尚再說。”眼見法王的銅輪已遞到身前不逾半尺,只得還劍招架。

二人連日鏖戰,對方功力招數,心中明明白白,一出手均是以快打快,但見二人身形晃動,三道白光上下飛舞,一瞬之間拆了二十余招。李莫愁瞧得暗暗驚異:“怎地相隔并無多日,這小子武功已練到了如此地步。別說我已非他敵手,即是師父當年,也未必勝得了他。”其實楊過的武功固然已非昔日可比,但一半也因他自知性命不久,為了報答郭靖養育之恩,決意死拼,遇到險招之時,常不自救,卻以險招還險招,逼得法王不好變招。

兩人武功雖然略有高下,但一個決死拼斗,一個心存顧忌,本來可以打個平手,然楊過不頊自己性命,卻須顧到嬰兒的安全,他不肯如李莫愁一般,以嬰兒掩蔽自己要害?他雖見法王與李莫愁相斗之時,招數避開嬰兒,但想到這是郭靖之女,實是半點不敢冒險大意,只因處處護著嬰兒,時間稍長,便被法王逼得險象環生。那法王甚是狡猾,見李莫悉不顧嬰兒,招數便盡力避開嬰兒身子,但見楊過唯恐傷害于她,兩個輪子便攻向嬰兒的多而攻向他本人的反少。如此一來,楊過更是手忙腳亂,抵擋不住。他大聲叫道:“李師伯,你快助我打退賊禿,別的慢慢再說不遲。”

法王向李莫愁望了一眼,見她身形婀娜,雖已過了中年,仍是風致嫣然,俏生生的站著,臉露微笑,竟是隔山觀虎斗,兩不相助的意思,心中大惑不解:“這女人原來是他師伯,何以卻又不出手相助?莫非她有何詭計?快些傷了這小子,搶過嬰兒。”當下手上力勁,逼得楊過全處在輪子的籠罩之下。

李莫愁知道法王不會傷嬰兒,不管楊過如何大叫求助,只是微笑不理,雙手負在背后,意態甚是閑適。

目錄 閱讀設置 瀏覽模式: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1
闲来广东麻将安卓 广西快乐双彩复式8复7 微乐家乡麻将下载安卓 辽宁快乐12任选走 群英会任二计划 新疆11选5开奖号码 双色球三角码及孤形码 宝博棋牌最新版下载 11选5前一单双技巧 体彩金7乐中奖查询 上海天天彩选4历史开奖 3d开奖结果预测 中原风采22选开奖今天 中长线股票推荐 哈灵浙江游戏一好朋友一起 北京28开奖官方 河北福利彩票排列五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