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 神雕俠侶舊版

第三九章:玉女素心

糾錯建議

郵箱:

提交

正在拼命加載..

第三九章:玉女素心

這兩劍雖均刺中金輪法王身上,但他閃避得宜,劍鋒從他兩脅掠過,劃破了他的衣服。看官,武學中原有金鐘罩、鐵布衫的橫練功夫,練成之后,普通刀劍是難以傷害。當年江南七怪在蒙古大漠夜斗銅尸鐵尸,就因陳玄風梅超風夫婦身有橫練功夫,以致張阿生慘遭斃命。但這功夫有無效用,也視對方武功深淺而定,若是敵人內力了得,別說使用刀劍,單是一指戳來,就能破得橫練,叫他非死即傷。金輪法王的武功內外俱臻上乘,平常武師自是傷他不得,但楊過與小龍女的內功造詣均非泛泛,若是中了二人劍招,卻也非同小可,因此雙劍穿衣,竟把他嚇了一身冷汗。金輪法王百忙中先行退避,只聽楊過叫道:“花前月下!”

一招自上而下搏擊,仿真冰輪橫空、清光倒瀉的光景,小龍女單劍顫動,如鮮花之放,招展風中,來回揮削,只晃得金輪法王眼花撩亂,不知她劍招將從何處攻來,只得躍后再避。楊過又叫道:“清飲小酌!”劍鋒一按,有如提壸斟酒,小龍女劍尖上翻,指向自己的櫻唇,宛似舉杯自飲一般。金輪法王見二人的劍招愈來愈怪,可是相互呼應配合,所有破綻全為旁邊一人補去,每一點破綻卻變成了厲害的殺著。他越斗心中越驚,暗想:“天下之大,果然能人輩出,似這等匪夷所思的劍法,我在西藏怎能夢想得到?唉!我井底之蛙,居然小覷了天下英雄了。”氣勢一餒,更呈敗象。

其實他自小生有異秉、得天獨厚,練成了一身驚天動地的內外功夫,中原英雄確是少有敵手。楊過與小龍女雖然機緣巧合,學到了許多上乘武功,但此時功力與他究竟相差太遠,偏生在無意中體會了林朝英那套劍法的精奧,突然使將出來,竟殺得他手足無措。

這一套劍法的每一招,都是男女同使,每一招均隱藏著一件韻事,或“琴瑟相和”、或“松下對奕”、或“掃雪烹茶”、“池邊調鶴”或,當真是說不盡的風流旖旎。林朝英情場失意,在古墓中郁郁而終。她文武全才,琴棋書畫,無所不能,到老來將畢生所學,盡數化在這套武功之中。她創制時其實也只是自舒懷抱,那知數十年中,竟有一對情侶以之克御強敵,卻也非她始料之所及了。

楊過與小龍女初使時尚未盡會劍法中的奧妙,越使越是感到得心應手。使這劍法的男女二人如果不是情侶,則有許多精妙之處實在難以體會得到,相互間心靈不能溝通,則聯劍之際是朋友則太過客氣,是尊長小輩則不免照拂仰賴。如屬夫妻同使,妙則妙矣,但其中脈脈含情,盈盈嬌羞、若即若離、患得患失種種心情,卻又差了一層。此時楊過與小龍女相互眷戀極深,然未結絲蘿,內心隱隱又感到前途困厄正多,當真是亦喜亦憂、亦苦亦甜,這一番心情,與林朝英創制這一套“玉女素心劍”時,漸漸的心息相通。

黃蓉在旁觀戰,只見小龍女暈生雙頰,靦腆羞澀,楊過時時偷眼相覷,心事重重,雖說是并戰強敵,卻竟流露出男歡女悅、情深愛切的模樣,不由得暗暗心驚,同時受了二人的感染,竟回想到與郭靖初戀時的情景。酒樓上一片殺伐聲中,竟然隱含著無數柔情蜜意。

楊過與小龍女越是心靈一致,金輪法王越是難以抵御,不由得暗暗懊悔適才將桌椅全部踏毀,否則有桌椅阻隔,敵人的攻勢不如此凌厲,眼見再打下去非送命不可,當下一步步退向樓梯,又是一級級的退了下去。楊過與小龍女居高臨下的逼攻,眼見就可將他逐走,黃蓉叫道:“除惡務盡,過兒,別放過了他。”

黃蓉瞧得出楊過與小龍女所以勝得金輪法王,全憑了一套奇妙的劍法,說來倒有八分僥幸,若是今日放過了他,此人武學高深,回去窮思精研,想出了破解這套劍法的解數,那可留下大患,日后再要除他,卻是千難萬難,因此盼望二人今日乘機除去。

楊過答應一聲,猛下殺手,“小園藝菊”、“剪燭夜話”、“茜窗聯句”、“竹簾臨池”,一招招的使將出來,金輪法王幾乎連招架都有不及,別說還手。楊過本擬遵照黃蓉囑咐,乘機殺他,那知林朝英當年創制這“玉女素心劍法”之時,心中充滿柔情,劍招雖然厲害,卻無一招是致敵死命的絕招。要知她創此劍法,本為自娛抒懷,實無傷人斃敵之意,因之楊龍二人雖然逼得金輪法王手忙腳亂,狼狽萬狀,若要取他性命,卻亦不易。

黃蓉在旁看得心中焦急。金輪法王不明劍法的來歷,只道厲害殺著尚未使出,只要二人一用上,那真是老命休矣,危急中計上心來,足下用勁,每在樓梯上退一級,便將一級樓梯踏斷。他一個魁梧的身體攔在梯心,楊龍二人無法搶前,待得三級樓梯一斷,長劍已自遞不到他身前。金輪法王將輪子一舉,說道:“今日見識中原武功,佩服得緊,你這套劍法叫做什么名堂?”楊過笑道:“中原武功,以打狗棒法與劍驢劍術為先,這一套劍法,就是刺驢劍術了。”金輪法王一怔,道:“刺驢劍術?”楊過笑道:“是啊,刺禿驢的劍術。”金輪法王才知道他是繞彎兒相罵,心中大怒,喝道:“無禮小兒,終須叫你知道法王的手段。”鐵輪嗆啷啷一揮,大踏步而去。也是楊過生來口舌輕薄,今日勝得金輪法王,既然不能殺他,就須以禮相待,他卻說了幾句俏皮話兒,使法王一生記恨,日后惹出不少禍事來。

但見他身形飄飄,去得好快,晃了幾晃,已在墻角邊隱沒。楊過料知難以追上,轉過身來,卻見達爾巴扶著霍都王子,臉色慘白,站在當地,說道:“大師兄,你殺我不殺?”楊過為人有些兒尖酸刻薄,性子卻不殘忍,見二人神情可憐,向黃蓉道:“郭伯母,放他們走了,好不好?”黃蓉點了點頭。楊過見霍都神情萎頓,憔悴不堪,從懷里摸出一小瓶玉蜂蜜來,指指霍都,做過服藥姿勢,交給達爾巴。達爾巴大喜,與霍都嘰哩咕嚕說了一陣,霍都取出一包藥粉,交給楊過,說道:“那位用筆的前輩,中了我毒釘,這是解藥。”

達爾巴向楊過行了一禮,伸左臂抱起霍都。他神力驚人,抱著一個人宛如無物,輕飄飄躍下樓梯,與眾蒙古武士一齊去了。楊過將解藥交于黃蓉,躬身施禮,說道:“郭伯母,小侄就此別過,伯母和郭伯伯多所保重。”他是個至性之人,想到這番別后再不相見,心中甚是難過。黃蓉道:“你到那里去?”楊過道:“我和姑姑歸隱僻境,不再與人相見,免得累了郭伯伯的聲名。”黃蓉心中一動:“他今日舍命救了我和芙兒,眼見他陷迷沉倫,大違倫常,我豈可不相救于他?”于是說道:“那也不忙在這一刻,今兒大伙兒累了,咱們找個客店,休息一宵,明日分手動身不遲。”楊過見她情意盈盈,不便違拗,也就答應了。

黃蓉取出銀兩,賠了酒樓的破損,到鎮上借客店安息。當晚用過晚膳,黃蓉差郭芙去和武氏兄弟說話,卻將小龍女叫進房來,說道:“妹子,我有一件物事送給你。”小龍女道:“你給我什么?”黃蓉將她拉到身前,取出梳子輕輕給她梳頭,只見她烏絲垂肩,輕軟光潤,極是可愛。

黃蓉將小龍女的柔絲細心卷起,從自己頭上取下一枚束發金環,說道:“妹妹,我給你這個戴。”那金環打造得極是精巧,通體是一枝玫瑰花枝,花枝回繞,相連處鑄成一朵含苞未放的蓓蕾。她父親黃藥師在桃花島上搜羅天下奇珍異寶,她偏偏揀了這枚金環,其匠藝之巧,可以想見。小龍女一生不戴首飾,束發之具就只一枚荊釵而已,見黃蓉相贈這金環,心中并不喜歡,隨口謝了。黃蓉給她戴在頭上,一面跟她閑談。

說了一陣子話,只覺她天真無邪,世事一竅不通,側過頭來看她,但見她容色嬌美,清麗絕俗,若非與楊過有師徒之份,兩人確是一對璧人,于是問道:“妹子,你心中很喜歡過兒,是不是?”小龍女盈盈一笑,答道:“是啊,你們為什么不許他跟我好?”黃蓉一怔,想起自己年幼之時,父親不肯許配于郭靖,又記起江南七怪罵自己為“小妖女”,經過重重波折,才得與郭靖結成鴛侶,眼前楊過與小龍女真心相愛,何以自己卻來出力阻擋?但他二人師徒名分既定,若有男女之私,太乖倫常,有何臉面以對天下英雄?當下嘆了一口氣道:“妹子,世上有很多事是你所不懂的。若是你與過兒結成夫妻,別人要一輩子瞧你不起。”小龍女微笑道:“別人瞧我不起,那打什么緊?”

黃蓉又是一怔,覺得她這句話與自己父親倒大是氣味相投,當真有我行我素、蔑視群賢之慨。她點了點頭,心想古墓派傳人代代都是女中豪杰,原不能拘以世俗之見,但想起丈夫對楊過愛護之深,關顧之切,不論他是否會做自己女婿,總盼他品德完美,于是說道:“過兒呢?別人也要一輩子瞧他不起。”小龍女道:“他和一輩子住在古墓中,快快活活,理會旁人干么?”黃蓉呆了一呆,道:“你們一輩子住在古墓中,永遠不出來了?”

小龍女很是開心,站起來在室中走來走去,道:“是啊,出來干么?外邊的人都壞得很。”黃蓉道:“過兒從小往外邊東飄西蕩,一生關在一個墳墓之中,難道不氣悶么?”小龍女笑道:“有我陪著他,怎么會氣悶?”

黃蓉嘆了一口氣道:“初時兩三年,自是不會氣悶。但多過得幾年,他就會想到外邊的花花世界,他若是不能出來,那就會煩惱了。”小龍女本來極是開心,聽了這幾句話,一顆心登時沉了下來,道:“我問過兒去,我不跟你說了。”說著走出房去。黃蓉見她美麗的臉龐上突然掠過一層陰影,對適才的說話倒是頗為后悔,但轉念一想,自己見得事多,自不同兩個少年男女的一廂情愿,這一番忠言逆耳,卻是含著一番苦心,心想:“不知過兒說些什么?”于是悄悄走到楊過窗下,想聽聽二人對答之言。

只聽小龍女道:“過兒,你這輩子跟我在一起,會煩惱么?會生厭么?”楊過說道:

“姑姑,你又問我干么?你知道我只有喜歡不盡。咱們兩個一直到老了、頭發也白了、牙齒落了,也仍是喜喜歡歡廝守不離。”這幾句話說得情辭真摯,十分懇切,小龍女聽著,心中感動,不由得癡了,過了半響,才道:“是啊,我也是這樣。”她取出一根繩子,橫掛在室中,說道:“睡吧!”楊過道:“郭伯母說,今晚你與她母女倆睡在一間房,我與武氏兄弟倆睡一間房。”小龍女道:“不,為什么要那兩個男人來陪你?我要和你睡在一起。”說著舉手一揮,將油燈滅了。

黃蓉在窗外聽了她這番言語,心中大駭:“原來她師徒倆果然已做了勾且之事,那老道趙志敬的話并非虛假,這便如何是好?”

她想兩個少年男女同床而睡,自己不便在外偷看偷聽,正待要走,突見室內白光一閉,一個人凌空橫臥,晃了幾晃,隨即不動了。黃蓉大奇,借著窗外月光細看時,原來小龍女睡在一根繩上。楊過卻睡在炕上,二人雖然同室,卻是相守以禮。黃蓉悄立庭中,只覺這二人大異常人,是是非非,實在難說。正待回房安寢,忽聽腳步聲響,郭芙與武氏兄弟從外邊回來。黃蓉道:“敦兒修文,你哥兒倆另外去要一間房,不同楊家哥哥一房睡吧。”武氏兄弟答應了,郭芙卻問:“媽,為什么?”

黃蓉道:“不關你事。”武修文笑道:“我卻知道為什么。他二人師不師、徒不徒,狗男女作一房睡。”黃蓉板臉斥道:“修兒,你不干不凈的說什么?”武敦儒道:“師娘你也忒好,這種人理會他干么?我是決不和他說話的。”郭芙道:“今兒他二人救了咱們,那可是一件大恩。”武修文道:“哼,我倒寧可教金輪法王殺了,好過受這種畜生的恩惠。”黃蓉怫然不悅,道:“別多說了,快去睡吧。”

這一番話楊過與小龍女均聽得明白。楊過自幼與武氏兄弟不和,當下一笑而已,并不在意。小龍女卻在心中細細琢磨:“干么過兒和我好,他就成了畜生、狗男女?”思來想去難以明白,半夜里叫醒楊過,問道:“過兒,有一件事你須得真心答我。你和我住在古墓之中,多過得幾年,可會想到外邊的花花世界?”楊過一怔,半晌不答。小龍女又問:

“你若是不能出來,可會煩惱?你雖愛我之心始終不變,在古墓中時日一久了,可會氣悶?”這幾句話楊過均覺好生難答,此刻想來,得與小龍女終身廝守,當真是快活勝過神仙,但在冷冰冰黑沉沉的古墓中住了十年二十年縱然仍不厭倦,住到三十年呢?四十年呢?

順口說一句決不氣悶,原自容易,但他對小龍女一片至誠,并無半點虛假,沉吟片刻,道:“姑姑,若是咱們氣悶了,厭煩了,那便一同出來便是。”

小龍女“嗯”了一聲,不再言語,心想:“郭夫人的話倒并非騙我。將來他氣悶了要出墓來,人人都瞧他不起,那他做人有何樂趣?他和我好,不知何以旁人要輕賤于他,想來我是個不祥之人了。我喜歡他愛他,要了我的性命也行。但這樣反而害得他不快活,那他還是不娶我的好。那日晚上在終南山巔,他不肯答應娶我,想必為此了。”只聽得楊過鼻息調勻,睡得正酣,于是輕輕躍下地來,走到坑邊,細細瞧著他俊美的臉龐,中心栗六,不禁掉下淚來。

次晨楊過醒轉,只覺肩頭濕了一片,心中好生奇怪,見小龍女不在室中,坐起身來,卻見桌面上用金針刻著細細的八個字道:“善自珍重,勿以為念。”楊過大吃一驚,一時呆在當地,不知所措,但見桌面上淚痕瑩瑩,兀自未干,自己肩頭所濕的一片,也是她淚水所沾了,想來她刻這八字之時,真是柔腸百轉,實難以自己。

他神智昏亂,恍若焦雷轟頂,突然間推窗而出,大叫:“姑姑,姑姑。”店小二來侍候,楊過問他那白衣女客何時動身,向何方而去,店小二瞠目不知所對。楊過心知此刻時機稍縱即逝,若是今日尋她不著,只怕日后難有相會之時,奔到馬廄中牽出那匹瘦馬,一躍而上。郭芙從房中出來,叫道:“楊家哥哥,你到那里去?”楊過聽而不聞,縱馬向北急馳,瞬息之刻,已奔出了數十里地。

他一路上大叫“姑姑,姑姑!”卻那里有小龍女的人影?又奔一陣,只見金輪法王一行人騎在馬上,奔馳向西,見他孤身一騎,均感詫愕。金輪法王提韁催馬,向他奔來。

楊過身上連長劍也沒一柄,斗逢大敵,自是十分危險,但他關懷小龍女的下落,此時心中所思念的,只是小龍女到了何處,自身安危全未想及,一見金輪法王拍馬過來,反而勒轉馬頭,迎了上去,問道:“你見到我師傅么?”金輪法王見他并不逃走,已自奇怪,聽了他問這句話,更是一愕。隨口答道:“沒見啊,她沒跟你在一起么?”

這二人都是絕頂的聰明,適才一問一答均出意外,頃刻之間,心中都已想到楊過一人落單,就非法王的敵手。二人眼光一對,胸中已自了然,楊過雙腿一夾金輪法王已伸手來抓,但那瘦馬神駿非凡,猶似疾風般一掠而過,法王催馬急趕,他早已遠在里許之外,萬難追上。法王心念動處,勒馬不追,尋思:“他師徒分散,我更有何懼?那黃幫主若是尚未遠去,嘿嘿……”當即率領徒眾,向來路馳回。

楊過一陣狂奔,數十里內訪不到小龍女的半點蹤跡,但覺得胸間熱血上涌,昏昏沉沉,竟險些暈倒在馬背之上,心里十分悲苦:“姑姑何以又舍我而去?我那里有得罪她啦?

她離去之時流了不少眼淚,那自非惱我。”忽然想起:“啊,是了,定是我說在古墓之中日久會厭,她只道我不愿與她長相廝守。”想到此處,眼前登見光明:“她回到古墓去啦,我跟去陪著她便是。”

適才縱馬疾馳,不辨東西南北,當下認明方向,北歸終南。一路上越想越覺所料不錯,倒將傷懷懸想之情去了九分,在馬背上唱起歌來。

過午后在路邊一家小店中打尖,吃完面條,出來之時忽忽未攜銀兩,覷那店主人不防,一躍上馬,急奔而逃,只聽那店主人遠遠在后叫罵,那里奈何得了他?楊過暗自好笑,行到申牌時分,只見前面黑壓壓一片大樹林,林中隱隱傳出呼叱喝罵、兵刃撞擊之聲。楊過心中微驚,側耳一聽,卻是金輪法王與郭芙的聲音。

他心知不妙,躍下馬背,把韁繩在轡頭上一擱,隱身樹后,以“踏步無聲”的輕身功夫,尋聲過去探察,走了數十丈,只見樹林深處黃蓉母女,武氏兄弟四人,正在亂石堆中與金輪法王一行人拒敵。但見武氏兄弟臉上衣上都是血漬,黃蓉頭發散亂,神情甚是狼狽,看來若非金輪法王存心要活口,只怕四人都已斃于他鐵輪之下。他瞧了幾眼,心想:“姑姑不在此間,我若上去相助,徒然送了性命。這便如何是好?”待要尋思一條妙計,忽見金輪法王一輪砸去,黃蓉無力硬架,突然在一堆亂石之后一縮。金輪法王在亂石外轉來轉去,竟然攻不到她的身前。楊過大奇,再看郭芙和武氏兄弟諸人,也是倚賴亂石閃避,危急中只要在石后一躲,達爾巴諸人就須遠兜圈子,方能追及,那時郭芙等已喘息余裕,又可從容對付了。楊過愈看愈是詫異,心想林中這幾堆平平無奇的亂石,臨戰時居然有此妙用,實是不可思議,因此上黃蓉等雖危實安,只是無法走出亂石陣逃生而已。

金輪法王久敢不下,雖然打傷了武氏兄弟,但傷非救命,己方倒有一名蒙古武士被郭芙一劍刺死,心知黃蓉所堆的這許多亂石大有古怪,須得推究出其中奧妙,方能將其擒獲。他自負才智過人,心想這幾人已是甕中之鱉,諒他們逃不脫自己掌握,待想通了亂陣的布局,大踏步闖進陣去,手到擒來,方顯本事。于是左手一揮,約退諸人,自己也退開丈余,望著亂石陣暗自凝思。大凡行兵布陣,脫不了太極兩儀之化,五行八卦之變,金輪法王精通奇門妙術,心想這亂石陣雖怪,總也依著五行生克的道理而布。

那知他怔怔的看了半天,剛似瞧出了一點端倪,略加深究,卻又全盤不對,左翼對了,右翼生變,想通了陣法的前鋒,其后尾卻又難以索解,不禁呆在當地,驚佩無已,須知金輪法王文武全才,實是當今出類拔萃的人物,眼前既遇難題,務要憑一已之才智破解,方遂心愿。

楊過見他皺起眉頭凝思,突然間眼光一亮,似乎明白了陣法的奧妙,只見他身形晃處,已然闖進陣中,抓住了郭芙的手臂,急退而出。這一下變生不測,黃蓉一齊大驚,登時手足無措,若是出陣來救,非遭他毒手不可。原來郭芙見敵人呆立不動,一時大意,竟不遵母親所示的方位站立,出了陣法的蔽障,金輪法王何等厲害,一見有隙可乘,立時出手擒獲,當下伸指點了她脅下穴道,放在地上。他故意不點她的啞穴,讓她哀聲求救,激動黃蓉母愛,誘她出陣。郭芙只感周身麻癢難當,偏生動彈不得,忍不住低聲呻吟。

黃蓉豈不知他的詭計,但母愛乃是天性,中心如沸,只是咬住嘴唇強忍。楊過在樹后瞧得明白,眼見她竹棒一擺,就要奔出亂石堆搶救愛女,猛地里一躍而出,抓住郭芙后心,撲到了亂石堆中。金輪法王飛出鐵輪,猛擊他的后心,楊過人在半空,實難以閃避,用力將郭芙朝黃蓉一推,同時一個“千斤墬”,身子直落,拍的一聲,結結實實的摔在亂石堆上,但聽嗆啷啷聲音響亮,那鐵輪自頭頂疾飛而過。黃蓉抱住愛女,悲喜交集,見楊過從亂石堆上翻身爬起,撞得目青鼻腫,忙伸竹棒,指引他進入石陣。金輪法王見一擊不中,又是楊過這小子作怪,心中不怒反喜,微微冷笑,說道:“好,你乖乖的自投羅網,卻省得日后找你了。”

楊過這一下舍命救人,實是激于義憤,但進了石陣之后,想起這一出手,瞧來自己性命也得饒上,此生再難見小龍女之面,不由得暗暗懊悔。黃蓉嘆了一口氣道:“過兒,你何必多此一舉?”楊過苦笑一下,道:“郭伯母,我傻里傻氣,心頭熱血一涌,那就管不住自己。”黃蓉道:“好孩子,你心腸好,跟你爹……”說了一半,突然住口。楊過顫聲道:“郭伯母,我爹爹是個壞人,是不是?”黃蓉垂頭道:“你要知道這個干么?”突然叫道:“小心,到這里來!”拉著他跨過兩堆亂石,避開了金輪法王一下偷襲。

⊙罟閱鍬沂亞扒昂蠛笸艘徽螅蒙宸檔潰骸腹福縋閼獍閭韃胖牽⑹澇儻薜詼雋恕!夠迫靨媾飪ǖ潰愿茨Γ⑿ψ派形椿卮穡講蹇詰潰骸改闃朗裁矗課衣杪璧謀臼露際峭夤痰摹M夤攀搶骱δ亍!寡罟諤一ǖ荷锨準埔┦Φ鬧種質衷螅皇塹筆蹦曖祝茨芰炻哉庵屑淶拿畬Γ絲嘆揭惶幔閫罰揮傻糜迫簧褳鏡潰骸訃甘鋇媚馨菁先思乙幻媯膊煌髁蘇庖簧!?

驀地里金輪法王闖過兩堆亂石,又攻了過來,楊過手中并無兵刃,忙拾起黃蓉拋在地下的竹棒,搶出去阻擋,呼呼兩棒,使的竟是打狗棒法。法王見他棒法精妙,凝神接戰,拆了數招,突然間兩人同時在亂石上一絆,均是險險傾跌。法王只怕中了暗算,一躍出陣。黃蓉接引楊過進來,指派武氏兄弟與女兒搬動石塊,變亂陣法,問楊過道:“你這打狗棒法到底是自何處學來?”楊過于是把華山巧遇洪七公、北丐西毒比武、傳授棒法等情一一說了,但他怕驚動黃蓉心神,洪七公逝世的經過卻隱瞞不言。黃蓉嘆道:“你遇合之奇,確是罕有。”忽地心念一動,道:“過兒,你很聰明,且想個法兒,脫卻今日之難。”

楊過瞧了黃蓉的神情,知她已想到計策,當下故作不知,道:“若是你身子安健,和我雙戰法王,自能獲勝,又或能邀得我師父來,那也好了。”黃蓉道:“我身子一時之間怎能痊可?你姑姑也不知去向,我另有一個計較在此,卻須用到這幾堆亂石,這石陣是我爹爹所授,其中變幻百端,刻下所用的還不到二成。”楊過聽了,吃了一驚,想起黃藥師學究天人,大是贊嘆。黃蓉道:“我師父授你打狗棒法,僅是招式,而你在樹上聽到我說的,只是口訣大意。現下我將棒法中的精微變化,一齊傳你。”楊過大喜,但以退為進,說道:“這個只怕使不得,打狗棒法除了丐幫幫主,歷來不傳外人。”黃蓉白了他一眼,道:“在我面前,你又使什么狡獪?這棒法我師父傳了你三成,你自個兒偷聽了二成,今日我再傳你二成。余下三成,就得憑你一已才智去體會領悟,旁人可傳授不來。一來并非有人全套傳你,二來今日事急,只好從權。”

楊過跪倒在地,拜了幾拜,笑道:“郭伯母,我小時你答應傳我功夫,到今日,才真正是我的好伯母了。”黃蓉微微一笑道:“你心中一直記恨,是不是?”楊過笑道:“我那那敢?”于是黃蓉輕聲俏語,將棒法的奧妙之處,一一說給他知曉。

金輪法王在亂石外望見楊過向黃蓉磕頭,二人有說有笑,啷啷噥噥,不知搗什么鬼了,雖來有恃無恐,竟是全不將自己放在眼內。雖是心中有素,但他素來穩重,定要參透其中機關,再定對策,也幸好他緩下了攻勢,黃蓉與楊過不必應敵,不到半個時辰,已將竅要說完。

楊過的聰明悟性,勝過魯有腳百倍,真所謂聞一知十,舉一反三,兼之他對這套棒法早已化過敨多心血推詳,當時百思不得其解之處,今日黃蓉略加點撥,立行豁然貫通。金輪法王遙遙望見郭靖黃蓉臉色嚴正安詳,口唇微動,楊過卻是搔耳摸頭,喜不自勝,實不知二人葫蘆中賣什么藥,但此事于已不利,乃可斷定。

楊過聽完要訣,問了十余處艱深之點,黃蓉一一解說,說道:“行啦,你問得出這些疑難,足證你領悟已多,第二步咱們就要把法王誘進陣來擒獲。”楊過一驚,道:“將他擒住?”黃蓉道:“那又有何難?此刻你我聯手,智勝于彼,力亦過之。現下我要解說這亂石陣的奧妙,你一時定然難以領會,好在你記心甚好,只須將三十六種變化死記即可。”于是一種一種的說了下去青龍怎樣成為白虎,玄武又怎生化為朱雀。原來這亂石陣乃是從諸葛武候的八卦陣圖中變化出來,當年諸葛亮在江邊用石塊布成陣法,東吳大將陸遜入陣難以得脫,此刻黃蓉所布的就是師法諸葛武侯的遺意,只是事起倉卒,未及布全,大敵奄至,那陣法不過稍具規模而已。但縱然如此,也已嚇得金輪法王心神不定,眼睜睜望著面前五人,卻是不敢動手。

這三十六種陣圖變化,實是繁復奧妙,饒是楊過聰明過人,片刻間卻也記著不全。黃蓉反復說了兩遍,他記得明白的只二十余種。眼見天色將暮,金輪法王躍躍欲試。黃蓉道:“就只這二十幾變,已足困死他有余。我出去引他入陣,我變動陣法,將他困住。”楊過大嘉,說道:“郭伯母,他日我若再到桃花島上,你肯不肯將這般學問盡數教我?”黃蓉抿嘴一笑,涼風拂鬢,夕陽下風致嫣然,說道:“你若肯來,我如何不肯教?你舍命救過我和芙兒兩次,難道我還和從前一般待你么?”

楊過聽了,胸中暖烘烘的極是舒暢,此時黃蓉不論教他干什么,他當真是萬死無悔了,當下提起打狗棒,轉出石陣,叫道:“法王,你有膽子就跟我戰三百合!”

目錄 閱讀設置 瀏覽模式: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1
闲来广东麻将安卓 急速赛车彩票网站 湖北11选5软件安装 广西快三开奖记录 广西棋牌平台 江西十一选五遗漏 老奇人精选16码期期中 白城麻将手机版下载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网 广西11选五开奖号码 分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黑龙快乐10分选号万能3码 浙江体彩6十1什么时候开始 最好玩的棋牌类游戏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遵义捉鸡麻将 山东11选5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