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 神雕俠侶舊版

第三六章:玉蜂神針

糾錯建議

郵箱:

提交

正在拼命加載..

第三六章:玉蜂神針

霍都眼見不敵,心頭煩躁,暗思若是今日竟折在這小子手中,聲名掃地,還說甚么王霸大業?只見楊過一劍斜指,劍尖分花,竟是高刺三處,若是縱躍閃避,登時落了下風,當下也顧不得他出言譏刺,張開折扇,擋了他這三刺,口中一聲呼喝,又用“狂風迅雷功”反擊。他右扇在袖,鼓起一陣疾風,袖中隱藏鐵掌,口里大聲呼喝,一個武林高手與一個少年過招,竟然不得不用出看家本領,全力施為,即令得勝,臉上也無光采。但此時他只求不敗,那里還顧得這許多?大聲叫嚷,一招狠似一招。楊過劍走輕靈,招斷意連,綿綿不絕,當真是瀟酒流落,翰逸神飛,大有晉人烏衣子弟,裙屐風流之態。這套美女劍法本以風姿佳妙取勝,襯著霍都吆喝酣斗,更加顯得怹雍容徘徊,閑雅都麗。楊過雖然一身破衣,但一使這路劍法,人人眼前一亮,但覺他清華絕俗,活脫是個翩翩公子。

那知楊過一求姿式端麗,劍上的威力卻不易發揮。霍都豁出了性命不要,愈斗愈狠,楊過漸感吃力。郭靖、黃蓉武功高強,已知他要落敗,都是眉頭漸漸皺攏,只見霍都扇底與袖間的風勁越鼓越勁,不由得暗呼:“不好!”忽見楊過鐵劍一揚,叫道:“小心!我要放暗器了!”霍都曾用扇中毒釘傷了朱子柳,聽他如此說,以為他的鐵劍就如自己折扇一般,也是藏有暗器,自己既以此手段行險取勝,自是難怪對方邯鄲學步,見楊過鐵劍一指,急忙向左躍開。那知楊過左手劍訣一刺,引著鐵劍攻了過來,那里有什么暗器?

霍都知道上當,罵了聲:“小畜生!”楊過道:“小畜生罵誰?”霍都不再回答,催緊疾風。楊過左手一揚,叫道:“暗器來了!”霍都忙向右避,楊過一劍正好從右邊疾刺而至,急忙縮身擺腰,劍鋒從右肋旁掠過,相距不過寸許,這一劍甚為兇險,一刺不中,群雄都叫:“可惜!”蒙古眾武士卻都暗呼:“慚愧!”

霍都雖然死里逃生,也嚇得背生冷汗,但見楊過左手又是一揚,笑道:“暗器!”竟然不去理他,自行揮掌迎擊,果然對方又是行詐。楊過一劍刺空,縱前撲出,左手第三次揚起,笑道:“暗器!”霍都罵道:“小……”第二個字尚未出口,眼前銀光閃動,這一下相距既近,又是在他數次行詐之后毫沒防備,急忙涌身躍起,只覺腿上微微刺痛,已被幾枝甚么細小的暗器射中。

這一下中計,與他行奸傷了朱子柳的情勢極為相似,但他想暗器細微,雖中亦無大礙,盛怒之下,扇戳掌劈,要將楊過立斃于掌下。楊過知道已經得手,那里還和他力拼,只是舞劍守住門戶,笑哈哈的道:“你一身武功,卻喪生在荊紫關前,可惜啊可惜!”霍都正要揮掌,突覺腿上一下麻癢,似被一只大蛟叮了一口,他一提氣忍住,要待發招,麻癢處更加厲害了。他心里一驚:“不好,小畜生暗器有毒。”念頭上只轉得一轉,腿上癢得再也無法忍耐,也顧不得大敵當前,拋下扇子,伸手就去搔癢,只這么一搔,竟連心中也都癢了,口中啊啊大叫,在廳上滾來滾去。須知古墓派玉蜂神針之毒,天下罕見罕聞。中了一枚已自難當,何況連中數枚?

那玉蜂針極為細小,楊過發射時廳上群雄倒一大半沒有瞧見,突然見霍都倒地而滾,還不知楊過是使了甚么功夫。那藏僧達爾巴大踏步走出,抱起師弟交在師父手中,轉身向楊過道:“小孩子,我來和你比武!”金剛杵橫掃,疾向楊過腰間打去。

這一杵揮將過來,帶著一道金光。那黃金杵極為沉重,他隨便一出手就起金光,其膂力之強,手法之快,也就可想而知了。楊過雙腳不動,腰身向后縮了尺許,那金剛杵恰好在他腰前掠過,那知達爾巴不等金杵的勢頭用足,手腕用勁,金杵的橫揮之勢斗然間變為直挺,竟向楊過腰間直送過去。這一下變招人人出乎意料外,楊過也是一驚,忙將鐵劍在金杵上一壓,身子借力飛了起來。

達爾巴金杵一擊,不等他落地,加緊追擊,楊過鐵劍又是在金杵上一按,二度上躍,達爾巴大喝一聲:“往那里逃?”金杵跟著過來。楊過身在半空,不便轉折,眼見情勢極為危急,當下行險僥幸,突然伸手抓住了杵頭,一劍直削下去。如果他力氣和對手相差無幾,達爾巴非撤手放杵不可。只是達爾巴本力強他數倍,用力一奪,急向后退。楊過放開杵頭,輕輕巧巧的落下地來。他接連三招被逼在半空,性命真是在呼吸之間,這時敵人的兵刃雖然沒有奪到,但危局已然解除,旁觀眾人一齊舒了口氣。

達爾巴見他輕功高強,變招靈活,說道:“小孩子的功夫很不錯,是誰教你的啊?”

他說的藏語,楊過自然一字不懂,他以為這和尚是在罵自己,于是依著他的口音,也是嘰哩咕嚕的說了幾句。他天性聰明,這幾個字發音既準,次序又是絲毫沒有顛倒,在達爾巴聽來,正是問他:“小孩子的功夫很不錯,是誰教你的啊?”于是答道:“我的師父是金輪法王。我又不是孩子,你該叫我大和尚。”楊過半點不肯吃虧,心想:“不管你如何惡毒的罵我,我只要全盤奉還,那口頭上就不會輸了。你用番話罵我豬狗畜生,我照式照樣也罵你豬狗畜生。”是以用心聽他說話,等他一說完,依樣葫蘆的用藏語說道:“我的師父是金輪法王。我又不是小孩子,你該叫我大和尚。”

達爾巴大奇,側過頭左看右瞧,心想你明明是小孩子,怎么會是大和尚?你師父怎么又會是金輪法王?于是又道:“我是法王的首代弟子,你是第幾代的?”楊過也說:“我是法王的首代弟子,你是第幾代的?”西藏喇嘛教中尚來有轉世輪回之說,其時達賴與班禪的轉世尚未起始,但人死之后投胎復生、不昧性靈的說法,卻是喇嘛教中人人信奉的。

恰好金輪法王少年時收過一個弟子,這弟子不到二十歲就死了,達爾巴和都霍都均未見過,只知道有這么一會事。此時達爾巴聽了這番言語,以為楊過真是大師兄轉世,又想他如不是神童帶藝投胎,一個少年怎能有如此武功?再說他是中原少年,藏語又怎能說得這般純熟?當下側面向他凝視片刻,越看越像,突然拋下金剛杵,向楊過低頭膜拜。

這一來楊過固然大奇,心想這和尚竟然罵不過我,向我低頭服輸,而旁觀眾人,尤其詫異之極,妙在大家不懂藏語,不知楊過跟他嘰哩咕嚕,咭嘻喀喀的對答半天,竟說了什么一番話將他折服。這中間金輪法王卻明原委,心知達爾巴為人魯直,上了楊過的當,于是大聲說道:“達爾巴,他不是你大師兄轉世,快起來跟他比武。”達爾巴一驚躍起,說:“師父,我看他一定是師兄,否則小小年紀,怎么會有這般身手?”金輪法王道:“你大師兄的武功比你強得多,這孩子卻不及你。”達爾巴只是搖頭不信。金輪法王知道徒弟性子最直,一時也說不清楚,于是說道:“你若不信,和他比試一下就知道了。”

達爾巴對師父的話向來敬若神明,他既說楊過不是大師兄轉世,那就多半不是大師兄了。但他小小年紀,竟有這樣神奇的武功,卻又難以不信,還是依師兄之言,與他比武一場,試一試他的真功夫,瞧是誰勝誰敗,那就立判真偽了。于是舉手向楊過道:“好,我就跟你比試一下武功,是真是假,就憑勝敗而定。”

楊過見他站起身來,咕嚕咕嚕的說了幾句話,神情甚客氣,以為他是說幾句禮貌言語,于是一音不變的照說一遍,達爾巴聽來,正是:“好,我就跟你比試一下武功,是真是假,就憑勝敗而定。”于是道:“請你手下留情。”楊過也道:“請你手下留情。”

郭芙見二人用藏語說個不休,走到黃蓉身邊道:“媽,他們說些什么?”黃蓉早已聽出楊過郭靖只是依樣葫蘆,少年人鬧著玩兒,但達爾巴何以竟會對他膜拜,卻也參詳不透,聽得女兒相詢,只是“嗯”了一聲道:“楊家哥哥和他說笑呢。”一言未畢,達爾巴突然一杵向楊過打了過去,他以為事先說得清清楚楚,對方自有防備,楊過卻見他神態恭謹,萬不料他會突然出手,這一枚險險著了,急忙向后一躍避開。

他急退急趨,隨即縱上連刺三劍,達爾巴心中存了怯意,生怕楊過追隨師父日久,武學上有驚人造詣,以金剛杵緊守住門戶,不敢絲毫怠忽,數招一過,楊過已瞧出他只守不攻,雖然不明他的用意,卻樂得大展攻勢,當下飄忽來去、東刺西擊,這一路玉女劍法更見使得英風凜然,顧盼生姿。

堪堪拆了百余招,金輪法王瞧得大不耐煩,喝道:“達爾巴,趕快反擊,他不是你大師兄!”達爾巴的武功其實是在楊過之上,只是心中一怕,功夫去了五成,楊過卻全力發揮出來。一個愈是打得得心應手,一個愈是畏縮退讓。金輪法王大怒,厲聲說道:“立時反攻!”這一句話聲音奇猛,震得各人耳鼓嗡嗡作響。達爾巴那敢違抗師命,一挺金剛杵,狂打急攻。

他這一番猛擊,果然將楊過逼得不住閃避,招數中的破綻也漸漸露了出來。達爾巴見他劍招稍疏,一杵倒甩上去,楊過縮手不及,劍杵相交。本來比武之際,雙方兵刃碰撞乃是常事,但金剛杵太過沉重,楊過的鐵劍始終翻騰飛舞,不敢和他相碰,此時給他一撞,但覺一股大力激蕩,震得虎口劇痛,拍的一聲,鐵劍斷為兩截,達爾巴叫道:“我勝啦!”垂杵退開。

楊過也用藏語叫道:“我勝啦!”半截鐵劍向他迎面擲去。達爾巴一怔:“怎么他勝啦?難道他是一招誘著?”只見楊過空手猱身而上,不敢怠慢,急舞杵護身。楊過在古墓中隨小龍女學練掌法,最后練到雙掌擋得九九八十一只麻雀飛翔,不使一只雀兒漏出掌去。這路掌法乃是林朝英獨得之秘,招數掌形從未下過終南山一步,此時使將出來,果然綿密無比,雖是空手,威力卻比手中有劍時反為更強。達爾巴金剛杵使得呼呼風響,楊過卻以極高的輕身功夫,在杵隙中進退來去,雖然危機時時間不容變,那金杵卻始終傷不到他半點,他反而抓打撕劈,擒拿勾擊,在小擒拿手中夾以“擋雀綿掌”,一味搶攻。

又斗一陣,達爾巴神力愈增,楊過卻也是越奔越是輕捷,當年他在古墓寒玉床上數年苦練,那好處在此時才全部顯現出來。小龍女坐在柱旁地下,臉露微笑,閑閑的瞧著兩人相斗,眼見楊過久戰不下,從懷中掏出一雙白色的輕軟手套,叫道:“過兒,接住了!”

右手一揚,將手套擲了過去。

小龍女這雙手套是用極細極韌的白金絲織成,雖然柔薄,卻是任何寶刀利刃都傷它不得。郝大通一見手套揚在半中,臉上微微變色,須知當年重陽宮中交手,小龍女曾戴了這手套而震斷郝大通的長劍,竟逼得他險險自殺,因之他一見手套,不由得觸動心境。楊過左手一探,接住了手套,退后一步,迅速戴上,腰肢一擺,使出古墓派武功中最奇妙最花巧的“美女拳法”來。這套拳法每一招都是仿真一位古代美人的行動,若由男人使動,原是不甚雅觀,但楊過研習時姿勢已加修改,雖然招名如舊,飛掌踢腿之際,已變得婀娜靦腆而為飄逸瀟酒。這么一來,旁觀群雄更加摸不著頭腦,但見他忽而狂奔急走,忽而端莊凝立,神態瞬息百變。

要知女人的姿態心神,本來變化既多且速,而有名的女人顰笑之際,愁喜之分,更是難測。楊過一招“紅玉擊鼓”,雙臂交互而擊,達爾巴舉杵擋架,楊過變為“紅拂夜奔”

,出其不意叩關直入。達爾巴橫杵而擋,楊過突使“綠珠墮樓”,撲地攻敵人下盤。達爾巴吃了一驚,心想:“此人的招法怎地如此變幻難測?”一躍而起,閃開他左掌的劈削。

楊過雙掌連拍數招,接著連綿不斷的向敵人拍去,原來這是“文姬歸漢”共有胡笳十八拍。

他每一招均有來歷,但達爾巴是個藏僧,那里懂得這些中原典故?被他忽高忽低,或東或西的攻了個手忙腳亂。楊過手上戴了金絲手套,一有機會就搶上奪他金杵,逼得他吼叫連連,大是狼狽。群雄一齊大喜,齊聲鳴采助威。

金輪法王眼見徒兒武功明明高于這少年,只是存了怯意,處處被對方搶攻,于是處處落于下風,當下厲聲說道:“用無上大力杵法!”達爾巴應道:“是!”雙手握住杵柄,揮舞起來。他單手舞杵,已是神力驚人,此時雙手一齊用力,連腰力也同時使上,那呼呼風聲更加響了一倍。這“無上大力杵法”招數甚是簡單,只是橫揮八招,直擊八招,一共二八一十六招,但一十六招反復使用,橫揮直擊,只逼得楊過遠遠避開,別說正面交鋒,連那杵風也是不敢碰上。

點蒼漁隱折斷鐵槳之后,一直甚不服氣,此時見到這“無上大力杵法”如此威猛,心想自己槳法之中,實無這般至剛至硬的招數,倒也不由得心中暗服。再斗一陣,廳上的紅燭倒有七八枝被杵風帶滅,楊過只仗著輕功東西縱躍,一味閃避,但求不給金杵擊中帶著,那里尚能還手?中原英雄一齊鴉雀無聲,蒙古武士們卻暴雷價叫起好來。

楊過見這套“美女拳法”難以取勝,而敵人迫得極緊,一路退縮,竟讓到了廳角之中,要待變招,卻半點騰不出手腳。這路“無上大力杵法”本來帶著三分癲狂,達爾巴使發了性,早忘了眼前之人或是大師轉世,見他縮在廳角內三面受迫,大喝一聲“你死了!”

一杵橫揮,只聽得轟隆一聲猛響,煙霧彌漫,石土紛飛,那大廳墻壁已被他打破了一個大孔。楊過在危急中從他頭頂一躍而過,雖在百忙之中,仍舊不忘了用藏語回敬一句:“你死了!”

他這一躍卻是“九陰真經”中的武功,他自在古墓石室的頂上見到王重陽所遺的刻字之后,閑下來曾加修練,只是無人指點,不知練得對是不對,此時初臨大敵,那敢使用?

竟不料在危急中自然而然的使用出來,救了一命。

眾人只道達爾巴這一招定要得手,郭靖不待他這杵揮足,已自搶出要襲他后心,猛見眼見紅袍一晃,金輪法王一掌擊來。郭靖一驚,但他來勢奇速,急使一招“見龍在田”擋開,兩人均是并世武中最杰出的人材,雙掌相交,竟沒半點聲息,但各人身子均晃了兩晃,郭靖退后三步,金輪法王卻隱站原地不動。原來他本力遠較郭靖為大,功力也深,只是掌法武技,卻有不及,郭靖退后卸去敵人的猛力,以免受傷,金輪法王極為好勝,強接了這一招,忍著胸口隱隱作痛,竟然凝立。單以此招而論,郭靖是輸了,但接戰下去,勝負之數尚未可知。二人見楊過化解了此招,均感詫異,一個喜慰,一個惋惜,各自退回。

連郭靖與金輪法王這等高手,也道楊過定要遇險,以致一個出手相救,一個出手阻截,那知楊過竟有奇招,在貼身而過的空隙之中,逃了出來。達爾巴一擊不中,更不回身,金杵向后猛揮,楊過見他招數來得快極,自然而然的掠地竄出。這一招猶似魚兒游水一般,離地尺許,平平掠過,剛好在金杵之下數寸,那又是“九陰真經”中的武功。

黃蓉瞧得大奇,道:“靖哥哥,怎么過兒也會九陰真經?你教他的么?”她只道郭靖顧念故人之情,在送他上終南山的途中將真經授了于他。郭靖道:“沒有啊,若是傳他,我怎會瞞你?”黃蓉“嗯”了一聲,她素知丈夫忠實,對旁人尚且說一是一,對自己更無虛言。但見楊過騰挪閃避,每遇危急,總是靠那真經的功夫護身。但他顯然并未練通,不會以真經武功反擊取勝,雖然保了性命,這一場比武看來終歸要輸了。黃蓉暗暗嘆息:“過兒真是奇才,他若跟我一年半載,將打狗棒法和真經上的功夫學得全了,這藏僧那里還是對手?”正自煩惱,眼光一轉,忽見丐幫叛徒彭長老穿著蒙古裝束,混在蒙古武士群中,滿臉喜色。她靈機一動,叫道:“過兒,移魂大法,移魂大法!”原來九陰真經中有一項功夫叫做“移魂大法”系以精神之力克敵制勝,其原理與今日之催眠術相似,掌年洞庭湖君山丐幫大會,黃蓉曾以此法克制彭長老的“懾心術”,因此上一見到他,斗然間想起。

楊過記起“移魂大法”的練法,但他不信單用心力凝望,即能克敵制勝,是以從未練過,他素服黃蓉之能,心想:“郭伯母既出此言,必有緣故,反正今日已然輸定,我就試他一試。”于是拳腳上繼續竄避招架,心中卻是摒慮絕思、寧神歸一,依著經中所載止觀法門,由“制心止”而至“體真止”,綿綿密密,竟無半點雜念。這時他全憑本性招架,聽聲閃躍、遇風趨避,眼光呆呆的定著敵人。

拆了數招,達爾巴察覺他舉動有異,向他望了一眼,同時金杵猛擊過去。楊過用一招美女拳法中的“蠻腰纖纖”,胸肢一擺避開,他既運“移魂大法”,心體為一,拳腳使的是什么,臉上就有什么神態表情。達爾巴見他臉上忽然現出一股書卷之氣,那里知他是在模仿唐代詩人白樂天之妾小蠻的舞姿,不禁一呆,金杵當頭直擊。楊過將頭一偏避過,五根手指張開,伸手在自己頭發上一梳,手指跟著抓了出去,臉上卻是微微一笑,卻是一招“麗華梳裝”。那張麗華是李后主的寵姬,發長十尺,其光可鑒,李后主為她廢棄政事而亡國,甚媚可知。楊過這么一笑,達爾巴已受感染,跟著也是一笑。只是楊過眉清目秀,添上笑容,更增其美,那達爾巴顴骨高著聳,面頰深陷,跟著楊過作態一笑,旁觀眾人無不毛骨悚然。

楊過見他呆住,一指戳出,卻是一招“萍姬針神”。達爾巴側身閃開,臉上跟著他做個細心縫衣的模樣。黃蓉見楊過領會她的意思,居然能以“移魂大法”制住敵人,心中大為喜慰,低聲對郭靖道:“過兒遭際非凡,當年你與他這般年紀之時,尚無如此功夫。”

郭靖喜動顏色,點了點頭。

要知“移魂大法”純系精神之力的感應,若是對方心神凝定,此法往往無效,若他內力更高,則反激過來,施術者反受其制。兩人比武,如施術者武功強于對方,則常規武功已能獲勝,實無施用此法必要;倘若功力不及,卻又不敢貿然使用,達爾巴被楊過說了一通藏語,心中將信將疑,以為他是大師轉世,只因存了一層怯意,是以感應極快,楊過一舉成功。

但見楊過將美女拳法施展出來,或步步生蓮,或依依如柳,達爾巴依樣模仿,只將眾人看得又是驚駭,又是好笑。郭芙忍耐不住,早已笑得打跌,向母親道:“媽,楊家哥哥這套功夫真妙,你怎么不教我?”黃蓉道:“你若會了移魂大法,定然鬧得天翻地覆,最后自受其害為止。”拉著她手,鄭重說道:“你別以為好玩,楊家哥哥正與他性命相搏,這可比動刀動劍更是危險呢!”郭芙伸了伸舌頭,凝神望著楊過,心里總覺得好玩,見楊過笑達爾巴也笑,楊過怒達爾巴也怒,于是也跟著學樣。那知這“移魂大法”厲害之極,她只學得兩下,心頭迷迷糊糊,一步步地走向廳心。

黃蓉見女兒如此,大吃一驚,急忙一把拉住。郭芙心神已全受楊過控制,用力一甩,想把母親甩脫。幸好黃蓉武既高,又知此事兇險,片刻遲挨不得,反手一拿,扣住她的手腕,硬生生拋了回來,將她臉兒轉過,使她瞧不到楊過。郭芙掙扎了幾下,被母親拿住脈門,動彈不得,腦中一昏,終于伏在母親懷里睡著了。

此時達爾巴已全被楊過制住,見他使招“西子捧心”,登時跟著來一下“東施效顰”

。楊過見時機已至,突使一招“曹令割鼻”,使掌在自己鼻子上拍的一掌,左掌擊過,右掌又擊,連綿不斷。原來古時曹文叔之妻名令,夫死后自割其鼻,以示不嫁。楊過自擊之時使力極輕,達爾巴那里知道,雙掌拼命向自己臉上打去。他神力驚人,每一掌打出都打著百余斤的勁力,打到十余掌,終于支持不住,自己將自己打得昏暈倒地。群雄齊聲歡呼,說道:“咱們勝了第二場!”“武林盟主該歸咱們!”“蒙古人快快請出吧,別來中國現世啦!”兩名蒙古武士在紛亂中搶出,將達爾巴抬了回去。

金輪法王見兩個徒弟都輸在這少年手里,而且并非武功上落敗,輸得不明不白,心中大是惱怒,但臉上不動聲色,坐在椅上喝道:“少年,你的師父是誰?”他武功絕倫,博學多才,居然會說漢語,楊過右手向小龍女一伸,笑道:“我師父就是這一位,你快來拜見武林盟主吧!”

金輪法王見小龍女嫵媚嬌怯,似比楊過年紀更小,絕不信是他師父,心想:“中原漢人詭計多端,可不能騙得了我?”霍地站起,當啷啷一聲急響,從懷中取出一個金輪。這金輪乃黃金鑄成,中間藏著九個小球,隨手一抖,發出驚心動魄的響聲。他指著小龍女道:“哼,你是天下武林盟主,只要你接得住我這金輪的十招,我就認你是武林盟主。”楊過笑道:“我已勝了兩場,三賽兩勝,你方言明在先,這時又胡賴些什么?”金輪法王低沉著嗓子道:“我是試試她功夫,瞧她當得起呢還是當不起。”

小龍女天真爛漫,不知金輪法王武功自成一家,確已練到了驚駭世俗的地步,她也不知“武林盟主”是什么東西,更沒想到自己要當還是不當,聽他說要試自己功夫,瞧瞧是否接得住他的金輪十招,當即站起身來,說道:“那我就試試。”

金輪法王道:“你若是接不住我十招,那便怎樣?”小龍女道:“接不住就接不住,又怎樣了?”她自小練成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性兒,對一切全是淡淡的漠不關心,此時雖對楊過愛念已深,但對別事仍然無動于中。中原群雄與蒙古武士均不知道這是她的本性,見她行若無事,全不把金輪法王瞧在眼內,還道她確是武功深不可測。更有人見楊過用“移魂大法”打敗達爾巴,還道她會使妖法,是個妖女,一時紛紛議論起來。

金輪法王卻也真怕她行使妖法,當下口中喃喃念咒,嘰嘰咕咕,咭哩咯嚕,念的是密宗的“降妖伏魔咒”。楊過在旁邊聽得明白,只道這大和尚又用藏語罵他師父,用心硬記,一個字一個字全記得清清楚楚。金輪法王念完咒語,金輪一擺,當啷啷一陣響亮。喝道:“少年退開,我要動手了。”這兩句話說的卻是漢語。

楊過道:“慢來,慢來。”依著字音,一字一字的念了起來,恰好達爾巴此時悠悠醒轉,見師父手持金輪,正要與人動手,卻聽楊過口誦密宗真言“降魔伏妖咒”,此是本門密法,決計不傳外人,楊過若不是大師兄轉世,怎能知道此咒?情急之下,一躍而出,跪在師父面前叫道:“師父,他真是大師兄轉世,你收留他吧!”金輪法王怒道:“胡說,你上當了還不知道。”達爾巴道:“是的啊,這件事千真萬確,決不能錯。”法王見他糾纏不清,一把抓住他的背心,往廳里擲去。達爾巴一個一百多斤重的身軀,被他一抓一擲,輕飄飄的恍似無物。

眾人適才見他力斗點蒼漁隱與楊過,神力驚人,但法王這么一擲,功夫顯然又強他十倍,眼見小龍女這般嬌滴滴的模樣,別說接他十招,就是給他用力吹一口氣,只怕也吹倒了,不禁都為她擔憂。

蒙古武士中有許多見過金輪法王顯示神功,當真是藝壓萬夫、力勝九牛。小龍女雖是敵人,但見她稚嫩美貌,側隱之心,心皆有之,想她縱有妖術,也必難敵法王玄功通神,不免暗暗盼他不要痛下辣手。

楊過念完咒語,低聲道:“姑姑,小心這個和尚。”金輪法王聽他念得一字不錯,心中佩服,贊道:“少年,虧得你了。”

楊過道:“和尚,虧得你了。”法王眼睛一瞪,道:“虧得我什么?”楊過道:“虧得你有膽子和我師父動手,她是菩薩轉世,有通天澈地之能、降龍伏虎之功,你還是小心為妙。”原來他極為狡猾,知道對方厲害,想說得他心中有了顧忌,出手不敢放盡,師父就易于抵擋。不料金輪法王是西藏百年難遇的英杰,文武全禾,那里會上他的當,叫道:

“第一招來了,你亮兵刃吧!”

楊過除下金絲手套,替師父戴上,垂手退開。小龍女從懷中摸出一條雪白的綢帶,迎風一抖,那綢帶末端系著一個金色圓球,圓球中空有物,綢帶抖動,圓球如鈴子響了起來。眾人見二人的兵刃都極怪異,心想今日真是大開眼界,一個的兵刃極長,一個卻是極短,一個極堅,一個卻極柔,偏巧二般兵器又都會叮當作響。

(第九冊完)

目錄 閱讀設置 瀏覽模式: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1
闲来广东麻将安卓 江西多乐彩11选五即时走势图 我爱南京麻将 四川快乐十二开奖结果手机版 河北排列五开奖号码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官网 北京pk开奖历史结果 真正的在家兼职 手机麻将怎么打才能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今天 分分11选五app 最新版 5分3D-官网 喜乐彩开奖号码 体育下载 白姐四肖必选一肖一码 安徽11选5前三最大遗漏 微乐家乡麻将舞弊器 汇融财通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