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 神雕俠侶舊版

第三五章:武林盟主

糾錯建議

郵箱:

提交

正在拼命加載..

第三五章:武林盟主

點蒼漁隱在湘西侍奉一燈大師隱居之時,日日以鐵槳劃舟,逆溯激流而上,因之雙臂練得肌肉墳起,膂力奇大。他是一燈的大弟子,在師門親炙最久,一燈大師見他生性純樸粗魯,向來極為喜愛,只是他天資不佳,內功沒有朱子柳一示三通,但外門硬功,卻是厲害之極。此時與藏僧達爾巴用外功硬拼,正是用其所長,但見他雙槳飛舞,直上直下的強攻。這兩柄槳一柄總是五十來斤重,他卻舉重若輕,與常人使用幾斤重的刀劍一般運用自如。

達爾巴自負膂力無雙,豈知在中原竟遇到這樣一位神力將軍,對方不但力大,招數更是精妙,當下使動金剛杵,杵對槳,槳對杵,兩人均是攻多守少。

當朱子柳與霍都比武之時,廳上觀戰的群雄均已避風散開,此刻三般重兵刃交相拼斗,別說兵風難擋,即是槳杵相撞時所發出的聲響,也是極難受。大多數人都是雙手掩耳而觀。燭光照耀下,黃金杵化成一道黃光,鑌鐵槳幻為兩條黑氣,交相纏繞,越斗越是激烈。

這場好斗,眾人實是生平未見。更兇險的情景固然并非沒有,但高手以內功比拼,內里雖然緊張異常,外表看來卻是甚為潚酒斯文。世上如點蒼漁隱這般神力之人已經極為罕有,要兩個膂力相若,武功相若之人碰在一起,舍生忘死的相斗,更是難遇難見了。

郭靖與黃蓉看得滿手是汗,郭靖道:“蓉兒,你瞧咱們能勝么?”黃蓉道:“現在還瞧不出來。”其實郭靖何嘗不知一時之間難分勝負,但盼妻子說一句“漁隱可勝”,心中就可大為安慰。

再拆數十招,兩人力氣絲毫不衰,反而精神愈長,點蒼漁隱一槳一槳打出,口中吆喝助威。達爾巴問道:“你說甚么?”他說的是藏語,漁隱那里懂得,也問:“你說甚么?”達爾巴也是不懂,兩人各自亂罵,只打得廳上桌椅大片橫飛,不論金杵或是鐵槳,只要帶上甚么東西,甚么東西立時遭殃。大家擔心他們一個不留神打中了柱子,那座大廳立時就會塌將下來。

金輪法王和霍都也是瞧得暗暗心驚,看來這樣惡斗下去,達爾巴縱然得勝,也必脫力重傷,但激戰方酣,怎能停止?

兩人跳蕩縱躍,大呼鏖戰,黃光黑氣將燭光逼得也暗了下來,猛然間震天價一聲大響,兩人同聲大喝,一齊跳開。原來漁隱右手鐵槳和金杵硬掽一招,各使全力,那鐵槳柄較細,不及金杵堅牢,竟爾斷為兩截。槳片飛開,當的一聲,跌在小龍女身前。小龍女與楊過說得出神,毫沒留神,槳片壓在她腳指上,她“哎喲”一聲,跳了起來。她這一呼痛,楊過方才驚覺,忙問:“你受傷了嗎?”小龍女撫著腳指,臉現痛苦神色。

楊過大怒,轉頭尋找是誰投來打痛了她,一回身,只見點蒼漁隱右手拿著斷槳,正在與達爾巴爭執,要以單槳與他重斗。達爾巴只是搖頭,不肯再打,原來他知敵人力氣功夫和自己半斤八兩,若再比試,自己決然勝,既在兵刃上占了便宜,這場比武就算勝了。

霍都王子站了出來,朗聲道:“咱們三場中勝了兩場,這武林盟主之位自該屬于我師,各位……”他話未說完,楊過向漁隱道:“你干么用鐵槳打我姑姑?”漁隱道:“我…

…我……”楊過道:“你打痛了她的腳,快去賠禮。”漁隱見他是個孩子,只道他胡言亂語,并不理他。楊過忽地伸手,將他的斷槳奪了過來,叫道:“你快賠我姑姑的腳。”霍都被他打斷話頭,大是氣惱,喝道:“小畜生!快滾開!”楊過用槳柄打了過去,叫道:

“小畜生罵誰?”

霍都聽他問:“小畜生罵誰”,順口答道:“小畜生罵你!”他那里知道南方孩子們向來用這種套子互相斗口,一不留神,已自上當。楊過哈哈大笑,說道:“不錯,是小畜生罵我。”大廳上情勢本來極是緊張,這少年突然這么一攪,群雄都笑了出來,霍都大怒,折扇直出,往楊過頭頂擊去。

群雄都是俠義之人,適才見到霍都的武功極為了得,這一扇若是打在楊過頭上,不死也必重傷,齊聲叫了起來:“不得以大欺小。”郭靖飛身搶出,正要伸手奪他扇子,楊過頭一低,已從霍都臂下鉆過,槳柄一繞,竟用打狗棒法的“纏”字訣,在霍都腳下一絆。

霍都立足不穩,一個踉蹌,險險跌倒。虧得他武功高強,將跌勢硬生生變為躍勢,凌空竄起,穩穩落下。

郭靖一怔,問道:“過兒,怎么了?”楊過笑道:“沒甚么。這廝瞧不起洪七公的打狗棒法,我就用打狗棒法摔他一個斛斗。”郭靖大奇,又問:“你怎么會了?”楊過撒一個謊道:“剛才魯幫主和他動手,我瞧了一下,也就學會了。”郭靖自己天資魯鈍,以為世上聰明之人甚多,對他的話倒也將信將疑。

霍都給楊過這么一絆,只道是自己不小心,那里想得到這二十歲不到的少年竟有極高武功,心想眼下爭盟主是大事,辦完正事再打發這小子不遲,于是大踏步走到郭靖面前,朗聲道:“郭大俠今日比武是咱們勝了,我師金輪法王自是天下武林盟主,可有那一位不服……”他話未說完,楊過悄悄走到他的身后,槳柄一探一送,使開打狗棒法中第四字“戳”字訣,忽地一棒向他臀上戳去。霍都何等功夫,有人在背后突施暗算,豈有不知之理?可是那打狗棒法神妙無比,他雖然驚覺,但要閃避卻是萬萬不能,噗的一下,正中臀部。

饒是他內功深厚,臀部又是多肉之處,可是這一下卻也極是疼痛,兼之出其不意,他只道定可避過,偏偏竟又戳中,不由得“啊”的一聲叫了出來。楊過道:“甚么東西?我就不服?”

群雄又是驚訝又是好笑,心想這少年不但頑皮,而且大膽,這蒙古王子居然兩次著了他的道兒。至此地步,霍都再也不能置之不理,但他仍然未將楊過當作敵手,反手一記耳光,心想先打一巴掌出氣再說。他雖是順手一掌,但這一掌剛柔相濟,含勁蓄勢,蘊藏著西藏派武功的精華,預擬一掌要將他打昏躺下。郭靖知道厲害,那肯讓楊過中此一掌,左手探出,反手一勾,已將他手掌抓住,勸道:“你怎能跟少年人一般見識?”霍都被他一把抓住,但感半身發麻,不禁驚怒交集。楊過乘勢橫過槳柄,一棍打在他的臀上,叫道:

“小畜生不聽話,爸爸打你屁股!”郭靖喝道:“過兒快退開,不許胡鬧!”但群雄均已嘻嘻哈哈,笑成一團。

蒙古一邊的武士們卻紛紛叫嚷起來:“兩個打一個么?”“不要臉!”“是不是再比過?”郭靖一怔,放脫了霍都。黃蓉眼光極為敏銳,見楊過這一絆一戳,確是打狗棒法的精妙招數,心下大為起疑:“他從何處偷學得到這路棒法?難道我教魯有腳之時,每一招都給他瞧去了?但是唯恐有人偷瞧,教棒時每次均四下查過,他怎能瞞過我的眼光?”于是叫道:“靖哥哥,你來。”郭靖回到妻子身旁,但他擔心楊過吃虧,眼光仍停留在二人身上,只見霍都揮掌飛腳,不住向楊過攻去。楊過一面閃避,一面大叫道:“打你屁股,打你屁股!”橫著槳柄,向他臀部猛擊,但此時霍都展開身法,已自打他不著,每一棍都落了空。

霍都用折扇想打楊過的頭,楊過卻用鐵槳的槳柄去打他后臀,兩人你追我趕的在廳上繞圈子,卻是誰也打不著誰。初時大家只覺滑稽古怪,但看二人繞了幾個圈子,心中都驚訝起來,原來楊過衣衫襤褸,年紀又小,但步法輕盈,行動敏捷,簡直和霍都不相上下。

霍都幾次飛步擊打,都給他巧妙避開。點蒼漁隱與達爾巴本來各執兵刃,互相怒目而視,一個要沖上去再行比武,一個是全神戒備,以防對方突襲,但見霍都竟然奈何不了這樣一個無名少年,都是極為詫異,變成一個裂開了嘴嘻嘻而笑,一個用藏語嘰哩咕嚕的咒罵。

霍楊二人又繞了兩個圈子,霍都已瞧出他輕身功夫了得,一味跟他賽跑,說不定還輸在他腳下,突然一個轉身,伸左掌抓他槳柄,右手扇子往他腿側“環跳穴”上點去。這一下出手,已不是懲戒頑童的手法,卻是正正式式的比武過招了。楊過年紀雖小,膽子卻大,眼見對方使出上乘武功,卻仍不與他正面對戰,側身避開他的點穴,橫著槳柄亂打,叫道:“老子打你屁股!”用這種戲弄手段和敵人過招,那必須比對方武功高出極多,方無危險。楊過雖然學過許多上乘武功,但以功力而論,萬萬不及霍都,如此胡鬧本來必定遭殃。

但眾人見他亂蹦亂跳,一齊大笑,這么一笑,霍都倒也給弄得心神不定,只怕在天下英雄面前被他打中屁股,那可再也無顏見人,因之全神貫注的閃避,一時竟忘了反擊,楊過這才末遇危險。

到了此時,黃蓉早已看出楊過曾受高人指點,際遇非常,武功自不同凡響,心想由他胡攪,許能挽回連敗兩陣的頹勢,也未可知,于是高聲說道:“過兒,你好好和這位大哥比一比吧,我瞧他不是你的對手。”楊過向霍都伸了伸舌頭,道:“你敢不敢?”說著站定了腳,指著他的鼻子。

霍都極是狡滑,心想咱們連勝兩場,武林盟主已然奪得,何必再節外生枝?于是說道:“小畜生,如此頑皮,總是要好好教訓你的,現下倒也不忙,就請天下武林盟主金輪法王給大伙兒說話,大家一齊聽他老人家的號令?”

群雄轟然抗辯,嘈雜喧嘩。霍都大聲道:“咱們言明在先,三賽兩勝,各位說過的話,算人話不算?”群雄都是俠義道中人,均知駟不及舌之義,要他們出爾反爾,那是萬萬不肯的,剛才這兩場實在輸得冤枉,第一場是反勝為敗,第二場只是折斷了兵刃,但若說不敗,卻也有點說不過去。眾人被他問得張口結舌,一時無言可對。

楊過道:“為甚么這老和尚能做天下武林盟主?我瞧他不配。”霍都怒道:“這小孩的師父是誰,快領去管教。再在這里撒野,我下手可要不留情面了。”楊過笑道:“我師父才是天下武林盟主,你師父有什么本事?”霍都道:“你師父是誰?請出來見見。”他已領教過楊過身手不凡,心想他師父必是高手,是以用了一個“請”字。

楊過道:“今日爭武林盟主,都是徒弟替師父打架,是也不是?”霍都道:“不錯,咱們三場中勝了兩場,所以我師父是盟主。”楊過道:“好吧,就算你勝了他們,那又怎地?我師父的徒弟你可沒有打勝。”

霍都說道:“你師父的徒弟是誰?”楊過哈哈大笑道:“蠢材,我師父的徒弟自然是我。”群雄聽他說得有趣,都哈哈大笑起來。楊過笑道:“咱們比三場,你們勝得兩場,我才認老和尚作盟主。若是小弟勝得兩場,對不起,這武林盟主只好由我師父來當了。”

眾人聽楊過說到此處,心想莫非當真是大有來頭的人物,要來和洪七公、金輪法王爭那武林盟主,不管他師父是誰,總是漢人,自比讓蒙古國師搶了盟主去去的好,于是大家紛紛附和:“對,對,除非你再勝得兩場。”“這位小哥說的甚是。”“中原高手甚多,你僥幸勝了兩場,有甚希罕?”

霍都心下計議:“對方最強的兩個高手已經敗了,再來兩個又有何懼?就怕他們行車輪戰術,打敗兩個又來兩個。”于是說道:“尊師要爭這盟主之位,原也在理,只是天下英雄何止千萬,比了一場又是一場,卻比到何年何月方了?”楊過頭一昂,說道:“旁人作盟主,我師父也不愿理會,但她瞧著你師父心里就有氣。”霍都道:“尊師是誰?他老人家可在此處?”楊過笑道:“他老人家就在你眼前,喂,姑姑,他問你老人家好呢。”

小龍女“嗯”的一聲,向霍都點點頭。

群雄先是一怔,隨即哈哈大笑,因小龍女容貌俏麗,年紀似乎尚小于楊過,怎能是他師父?顯是楊過有意取笑,作弄霍都了。只有郝大通、趙志敬、尹志平等人知他所言是實。黃蓉雖知楊過的武功曾得高人傳授,卻也決不相信小龍女這樣一個嬌弱幼女會是他的師父。

霍都大怒,喝道:“小頑童胡說八道!今日群雄聚會,有許多大事要干,要那容得你在此胡鬧?快給我滾開。”楊過道:“你師父又黑又丑,說話嘰咕哩嚕,難聽無比,你瞧我師父多美,多么清雅秀麗,讓她做天下武林盟主,豈不是比你這個黑和尚強得多么?”

小龍女對世事全然不懂,聽楊過公然贊自己美麗,心中高興,嫣然一笑,果如異花初胎,美玉生暈,明艷無倫。

群雄見楊過作弄敵人越來越是大膽,都感痛快,但有些老成之人卻暗暗為他擔心,生怕霍都忽下殺手。果然鬧到此時,霍都再也忍耐不住,叫道:“天下英雄請了,小王殺此頑童,那是他自取其咎,須怪不得小王。”折扇一揮就要往楊過頭頂擊去。楊過模仿他說話神氣,挺胸凸肚,叫道:“天下英雄請了,小頑童殺此王子,那是他自取其咎,須怪不得小頑童!”群雄轟笑聲中,他突然橫過槳柄,往霍都臀上揮去。

霍都儩身讓過,折扇斜點,左掌斜點,左掌如風,直擊對方腦門。扇點是虛,掌擊卻實,這一掌用了十成威力,存心要一掌將他打得腦漿迸裂。楊過一閃身,順手將一張方桌一推,只聽格的一聲,霍都這一掌擊在方桌之上,登時木屑橫飛,方桌塌了半邊。群雄見他掌力驚人,不禁咋舌。霍都隨即飛腳將桌子踢開,跟著進擊,楊過見他這一掌又快又狠,再也不敢輕忽,舞動槳柄,就使打狗棒法和他斗了起來。那打狗棒法的招數洪七公已全部傳授,口訣和變化又曾聽黃蓉傳于魯有腳,他聰明伶俐,兩下里一湊合,果然使得頭頭是道。只是太槳柄太過沉重,又短了半截,運用之際甚不方便,拆了十余招,已被霍都扇中夾掌,困在一隅。黃蓉見他每一招果真都是打狗棒法的嫡傳,雖然運用未熟,招數不純,但出手姿式無一不合,知他兵刃不順手,當即步到廳中,伸棒在二人之間一隔,說道:

“過兒,打狗須用打狗棒,我這棒兒借給你吧,打完惡狗,立即歸還。”因打狗棒是丐幫的鎮幫之寶,外人不得使用,是以黃蓉特別言明借用。楊過大嘉,接過竹棒,黃蓉在他耳邊低聲道:“逼他交出解藥。”楊過未留神霍都與朱子柳的惡斗,不知什么解藥,待要相詢,霍都已一掌劈了過來。

楊過提起打狗棒往他小腹一點。這竹棒又堅又韌,以打狗棒使打狗棒法,那自是得心應手,威力倍增。霍都本來一掌劈向他頭頸,見他棒到,徑刺自己臍下三寸的“關元穴”

,這正是任脈的要穴,他小小頑童,認穴竟如此準確,倒不由得一驚,他與楊過已交手數次,但以前自己在氣惱頭上,一直未予重視,此次見他出手刺穴,這才當真認他是敵手對手,再也不敢輕忽,撤掌回身,轉扇護胸,旁觀的高手甚多,見他如此使招,顯是對楊過頗為忌憚,均感詫異更甚。

楊過說道:“且慢,小頑童決不白白與人過招,須得賭個利物。”霍都道:“好,你若輸了,向我磕三個頭,叫三聲爺爺。”楊過又使江南頑童常用的討便宜套子,假裝沒有聽見,問道:“叫什么?”這種套子突然使將出來,不知者極易上當。霍都生長蒙藏,日常相處的都是淳樸單純之輩,那懂這種江南頑童的狡獪,順口答道:“叫爺爺!”楊過應道:“嗯,乖孫兒,再叫一聲。”霍都臉上一紅,又知上當,一咬牙,右扇左掌,狂風暴雨般攻了過來。楊過奮力抵擋,說道:“你若輸了,就須將解藥給我。”霍都怒道:“我輸給你?你快別做夢,小畜生!”楊過竹棒一起,喝道:“小畜生罵誰?”霍都道:“小畜生罵……”話到口邊,猛然省起,總算懸崖勒馬,硬生生把最后一個“你”字縮回嘴里。楊過笑道:“小番王,教了你一個乖,你記著吧。”他話是說得輕巧,手上卻越來越是艱難。要知霍都王子是金輪法王的得意弟子,深得西藏喇嘛武功的精要,他與一燈大師最強的弟子朱子柳拆得近千招,功力之深,與楊過自是不可同日而語。楊過初時使弄狡詐,激動他的怒氣,處處乘機占得便宜,居然支持了這么許久,已是大為贊許,都說:“這孩子了不起。”大家互相詢問,這少年卻是誰的門下。

霍都見敵人勢劣,掌力越是加強。按理說楊過所使的打狗棒法神妙莫測,該當勝得敵人,但洪七公只授了他架式,棒法的口訣秘奧,他甫自黃蓉口中聽到,仗著聰明絕頂,兩者已能融合使用,然要立時之間全然領會,施展威力,自是決無此理。再斗一會,楊過東擋西搪,已難招架。

郭芙與武氏兄弟自廳中比武開始,一直全神觀斗,三個人湊首悄悄議論,及至楊過出來動手,三人實是大出意料之外,武氏兄弟說他在狂妄愚魯,自討苦吃,郭芙偏和他們抬杠,贊他大膽機敏。武氏倆對望一眼,登時大有輕松之感,但后來楊過稱她師父,雖然不知真假,二人心頭又沉重起來。這時見楊過給霍都逼得手忙腳亂,兩兄弟自知不該幸災樂禍,希冀敵人獲勝,然內心深處,竟是盼望他這觔斗栽得越重越好。二人只因患得患失,于是忽嘉忽憂,心情瞬息之間,連變量變。

郭芙對楊過雖無好感,亦無厭憎之心,只當他是個落魄無能之人,不足掛懷,父親雖說要將自己終身許他,但她深信此事決難成真,聽過之后只是一笑,后來見楊過武功非同小可,那也只是大為驚異而已,見他落敗,卻是大為擔心。

楊過知道如此相斗,十招之內,便要被敵人打倒,危急中見小龍女倚在柱上,神色關注,隨時要出手相助,心念一動,突然一棒揮出,身子斜飛,從小龍女腳上躍了過去。霍都喝道:“那里走?”揮扇追擊。

小龍女雙足微微一抬,右足足尖尖踢向霍都右足外踝的“昆侖穴”,左足足尖踢他左足心的“涌泉穴”。也算霍都武功極為精強,見微知著,變化迅捷,小龍女雙足稍起,旁人毫不在意,他已知她是用極厲害的招數忽施突襲,百忙中施一招“鴛鴦連環腿”,雙足向空連環虛踢,這才避開她兩記來無影去無蹤的點穴,楊過從小龍女腳上躍過,已自預料到有此一著,不待敵人落地,打狗棒一探,遞了出去,霍都伸扇在棒上一搭,斜身飛開,離得小龍女遠遠地,不自禁多望了她兩眼,心想:“中原果然盡多能人,這一男一女年紀輕輕,武功怎地如此了得?”

楊過得了這一招之利,發揮棒法中的攻手,進了三記殺招,霍都大感狼狽,盡力抵御,豈知第四招上楊過已無奧妙棒法,緩得一緩,被他反擊過來,又處劣勢。旁人不懂棒法,還不怎地,黃蓉卻連連暗呼可惜,忍不住念道:“棒回掠地施妙手,橫打雙獒莫回頭。

拐庹譴蜆釩舴ǖ木髑希罟叢莧酥傅悖恢蘇懈玫庇詿聳庇貿觶沒迫嗇釔穡奔春嵐袈擁兀被韃換亍?

這一棒去得古怪,楊過雖然使了,實不知有何功效,豈知棒兒擊出,正巧霍都舉扇斜揮,他一招尚未用全,已知不妙,急忙躍起相避。黃蓉又念道:“狗急跳墻如何打?擊狗臀兮劈狗尾。”須知這路棒法在丐幫中世代相傳,做乞丐的有甚文雅之士,口訣語句自然俚俗,旁人還道是黃蓉出言譏罵敵人是狗,卻不知她正在指點楊過武藝。那打狗棒法雖是除丐幫幫主外不別人,但一來楊過已自學會,二來這場比武關系重大,務須求勝,當下也顧不得幫規所限,看到兩人進退攻守的情勢,不住口的出言指示。

她每一句話都說得正中竅要,兼之楊過機伶無比,數次得手之后,再不思索,一聽黃蓉提得幾字,立即施展出來。這打狗棒法果然威力奇強,霍都空有一身武功,竟被一根竹棒逼得團團亂轉,再無還手余地。

眼見再拆數招,霍都就要落敗,群雄睜大了眼睛,均是驚喜交集。霍都折扇進了兩招,奮力把楊過迫開一步,叫道:“且住!”楊過笑道:“怎么?認輸了吧?”霍都臉上猶似罩了一層嚴霜,冷然道:“你說是為你師爭奪盟主,怎么用的是洪七公的武功?若說為洪七公爭盟主,適才已比過兩場,到底是胡混瞎賴,這是怎的?”

黃蓉一想不錯,他這話倒是難以辯駁,正想跟他強詞奪理一番,楊過已接口道:“你這次說的倒算是人話,這棒法果然非我師父所授,縱然勝得你,諒你也不服。你要見識我師門的功夫,絲毫不難。我所以借用別派功夫,就怕本門功夫用將出來,你輸得太慘。”

原來楊過聽他說了這番話,回頭向小龍女望了一眼,猛然省起:“幸虧這番王提醒了我,若是我用打狗棒法勝他,怎能顯出我姑姑的本事?姑姑豈不怪我數典忘祖?”其實小龍女一派天真,心中充滿了對楊過的柔情蜜意,只要眼中看著他,那就心滿意足,萬事全不掛懷,楊過勝也好,敗也好,她覺一切無關緊要,至于他是否用本門武功,是否聽由黃蓉指點,她更是半點不放在心上。

霍都心想:“你若不用打狗棒法,十招之內取你性命易如反掌。”當下冷笑道:“這就是了,定須領教尊師的高招。”楊過在古墓中練得最純最精的乃是劍法,于是向群雄道:“那一位尊長請借一柄長劍一用。”廳上千余人之中倒有二百余佩劍,聽楊過如此說,一齊答應,紛紛拔劍。

郝大通和孫不二俱是俠義之士,未曾拜王重陽為師之時,已然心懷忠義,后來受王重陽熏陶,愛國御侮之心更是熱切。楊過反出全真教,他們自是甚感惱怒,但此時見他力抗強敵,為中華爭光,登時將門戶私見拋在一旁。孫不二武功在全真七子中最弱,王重陽臨終時就將全真教最鋒利的一把寶劍傳給了他,俾以利器補武功之不足。她見楊過借劍拒敵,當即身形一縱,搶在頭里,雙手橫托一柄青光閃閃、寒氣森森的寶劍,說道:“你用這柄劍吧!”

楊過見那劍猶如一泓秋水,知是斷金切玉的利刃,若用以與霍都交手,定可占得不少便宜,但他一見到孫不二身上的道袍,立時想起自己在重陽宮中所受的屈辱,又想起孫婆婆橫死在郝大通掌下,白眼一翻,卻不接劍,轉頭從一名丐幫弟子手中取過一柄黑沉沉的生銹鐵劍,說道:“就借大哥此劍一用。”竟將孫不二僵在當地,進退不得。她雖出家修道,終究武學之士火性難凈,自己好意借劍,他竟如此無禮,不禁大為惱怒,欲待開口斥責,卻又是大敵當前,不便另起爭端,當下強忍怒氣,退回人叢。也是楊過的性子太過剛硬,愛憎極其強烈,本可乘此良機與全真教修好,這么一來,雙方嫌隙卻更深了。

霍都見他不取寶劍,卻拿了一把銹得斑斑駁駁的鐵劍,心中多了一層忌憚之意。蓋武功練到極高境界,摘花采果均可傷人,原已不仗兵刃銳利,心想敵人取了這樣一柄鈍劍,當真是有恃無恐不成,當下張開折扇,扇了兩扇,欲待開口叫陣,楊過用劍尖指著折扇上朱子柳所寫的四字,笑道:“爾乃蠻夷,眾人皆知,倒也不用張揚了。”霍都臉上微微一紅,折扇拍了一聲,折成一根短棒,向他“肩井穴”微點,左掌呼地劈出,凌厲狠辣,極其剛猛。

楊過在古墓中數年苦練,已盡得古墓派武功的秘要。當年林朝英古墓苦修,創下玉女心經的武功,連武功天下第一的王重陽尚且遜她一籌,直到王重陽得到“九陰真經”才再能勝她。林朝英創出這劍法不再出墓,后來只傳了她的貼身丫鬟,那丫鬟傳小龍女,這三人非但不涉武林,連終南山也沒下過一步。李莫愁雖是小龍女的師姊,但她師父知她人品不端,未傳她最高深的武功。此時楊過使將出來,大廳上雖然群賢畢集,那一間那一派的高手均在與會,但除小龍女外,竟無一人識得楊過使的是什么劍法。

這一派武功的創始人固是女子,而且接連兩代的弟子也都是女人,不免輕柔有余,猛惡不足。小龍女教導楊過的架式,都帶著一分裊娜風姿,楊過融會貫通之后,將那女子神態盡數化除,轉為飄逸靈動。古墓派的輕功當世無比,此時但見楊過滿廳游走,一招未畢,二招已至。劍招初出時人尚在左,劍招抵敵時身已轉右,似乎劍是劍,人是人,兩者漠不相干,一套劍法只使得十余招,群雄無不駭然欽服。

那霍都王子一扇功夫本來是武林中的一絕,扇打點刺,也是以飄逸輕柔取勝,此刻到古墓派的絕頂輕功,竟然施展不出手腳,加以他扇上給朱子柳寫上那四個字,被楊過一番取笑,不愿再行張開,這樣一來,扇上又自打了一個折扣。

郭芙與武氏兄弟見他功夫竟然如此了得,六只眼睛睜得大大的,再也無話可說。旁觀眾人之中,第一喜歡的要算郭靖,他見故人之子忽爾練成這樣高妙的武功,連自己也瞧不準他的家數,想起自己郭家與楊家的累世交情,不由得悲喜交集。黃蓉斜眼望了丈夫一眼,見他眼眶微紅,嘴角卻帶笑容,知他心意,伸手去握住了他右手。

目錄 閱讀設置 瀏覽模式: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1
闲来广东麻将安卓 吉林快3儿今天出豹子 山东11选5前一玩法 微乐麻将大庆麻将漏宝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怎样看股票的日k线 浙江6 1中奖规则 海王捕鱼游戏 太假了 棋牌送18至38彩金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彩票种类 广西快乐双彩今晚开奖 双塔食品股票分析 哈尔滨麻将游戏下载 北京快三是正规的吗 福彩p62开奖结果查询 湖北快三软件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