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 神雕俠侶舊版

第三一章:落英掌法

糾錯建議

郵箱:

提交

正在拼命加載..

第三一章:落英掌法

楊過不愿在人眾之間與郭靖夫婦會面,縮身在一個高大漢子后面向外觀看,鼓樂聲中外面進來了四個道人。楊過心中登時起了異樣之感,原來當先一人是個白發白眉的老道,滿臉紫氣,正是全真七子之一的廣寧子郝大通,行第二的是個灰白頭發的老道姑,楊過未曾見過。后面并肩而入兩個中年道人,一是趙志敬,一是尹志平。

陸莊主夫婦齊肩拜了下去,向那老道姑口稱師父,接著郭靖夫婦、郭芙、楊過武氏兄弟等一一上前見禮。楊過耳音靈敏,聽得人叢中一個老者悄悄向人說道:“這位老道姑是全真教的女劍俠,姓孫名不二。”那人道:“啊,那就是名聞大江南北的清凈散人了。”

那老者道:“正是。她是陸夫人的師父,陸莊主的武藝卻非她所傳。”原來這位陸莊主雙名冠英,他父親陸乘風是黃蓉之父黃藥師的弟子,所以算起來他比郭靖、黃蓉還低著一輩。陸冠英的夫人程遙迦是孫不二的弟子。他夫婦倆本居太湖歸云莊,但后來歸云莊被毆陽鋒一把火燒成白地,陸乘風無可與抗,一怒之下,攜家北上,定居在這荊紫關(以上情節,詳閱拙作“射雕英雄傳”)。

當年程遙迦遭遇危難,得郭靖、黃蓉及丐幫中人相救,是以她對丐幫一直感恩。這時丐幫廣撤英雄帖,招集天下英雄大擺英雄宴,陸冠英夫婦一力承擔,將英雄宴擺在陸家莊中。這一席酒,只怕要將他家財耗去一半,但他夫婦倆都是慷慨豪俠之士,自也不放在心上。

郭靖等敬禮已畢,陪著郝大通、孫不二走向大廳,要與眾英雄引見。郝大通捋著胡須說道:“馬丘王劉四位師兄接到黃幫主的英雄帖,都說該當奉召,只是劉師兄近來身體不適,馬師兄他們助他運功醫治,不便行走,只有向黃幫主告罪了。”黃蓉道:“好說,好說。幾位前輩太客氣了。”須知黃蓉雖然年輕,但她是丐幫之主,郝大通等自是對她極為尊重。郭靖與尹志平少年時曾相識,此時重見,都是極為歡暢,二人攜手同入。陸莊主吩咐快擺筵席,各人紛紛就座,大廳上人聲燭影,一派熱鬧氣象。

尹志平東張西望,似在人叢中尋覓什么人,趙志敬微微冷笑,低聲道:“尹師弟,龍家那位不知會不會賞光?”尹志平臉上變色,并不答話。郭靖不知他們說的是小龍女,接上道:“那一位姓龍的英雄?是兩位師兄的朋友么?”趙志敬道:“是尹師弟的好友,貧道是不敢相交的。”郭靖見二人神色古怪,知道內中必有別情,也就不再追問。

突然之間,尹志平在人叢中見到楊過,全身一震,如中雷轟電擊,原來他以為楊過既然在此,小龍女也必到了。郭靖與趙志敬順著他眼光中瞧去,與楊過一朝,都是一怔。郭靖又驚又喜,搶上去抓住了他手,道:“過兒,你也來啦?我只怕荒廢了你功夫,沒敢相邀,你師父帶了你來,那是再好也沒有了。”原來古時交通不便,楊過反出全真派之事,郭靖在桃花島上一直未知。此番趙志敬來參與英雄宴,就是要與郭靖商議此事,豈知竟與楊過相遇。他生怕郭靖聽了楊過一面之詞,先入為主,此時聽他如此說,知道二人也是初遇,當下臉色鐵青,抬頭望天,說道:“貧道何德何能,那敢做楊爺的師父?”

郭靖大吃一驚,忙問:“趙師兄何出此言?敢是小孩兒不聽教訓么?”趙志敬見大廳上各路英雄都有,若是提起此事,與楊過爭競起來,全真派臉上無光,當下只是嘿嘿冷笑,不再言語。郭靖端詳楊過,但見他目腫鼻青,臉上絲絲血痕,衣服破爛,泥污滿身,顯是吃了不少苦頭,心中難受,一把將他摟在懷里。

楊過一被他抱住,立時全身暗運內功,護住要害。豈知郭靖乃是對他憐愛,殊無相害之意,他向黃蓉叫道:“蓉兒,你瞧瞧誰來著?”黃蓉見到楊過,也是一怔,她心中可沒郭靖這般喜歡,只淡淡的道:“好啊,你也來啦。”楊過從郭靖懷抱中輕輕掙脫,說道:

“我身上很臟,莫弄污了你老人家衣服。”這兩句話說得甚是冷淡,而且頗含譏刺之意。

郭靖微感難過,但隨即想起:“這孩子沒爹沒娘,一定吃夠苦頭了。”攜著他手,要他各自己坐在一桌。楊過本來坐在大廳角落,冷冷的道:“我坐在這兒就是,郭伯伯你去陪貴客吧。”

郭靖也覺尊客甚多,不便冷落了旁人,于是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,到主賓席上敬酒,三巡酒罷,黃蓉站起來朗聲說道:“明日是英雄宴的正日,尚有好幾路的英雄好漢,要至明日上午方到。今兒且請各位放懷暢飲,不醉不休,明日咱們再說正事。”眾英雄轟然喝采,但見筵席上肉如山積,酒似溪流,這日陸家莊上也不知放翻了多少頭豬羊、斟干了多少壇美酒。

酒飯已罷,自有眾莊丁接待諸路好漢,分房安息。趙志敬悄聲向郝大通回稟幾句,郝大通點點頭。趙志敬站起身來向郭靖一揖,說道:“郭大俠,貧道有負重托,實在慚愧得很,今日是負荊請罪來啦。”郭靖急忙回禮,道:“趙師兄過謙了。咱們借一步到書房中說話。小孩兒家得罪趙師兄,小弟定當重重責罰,好教趙師兄消氣。”他這幾句話朗聲而說,楊過和他相隔雖遠,卻也聽得清清楚楚,心下計議早定:“他只要罵我一句,我起身就走,永不再見他面。他若是打我,我武功雖然不及,也要和他拼命。”心中有了這番打算,倒也十分坦然,已不如初見趙志敬時之驚懼。見郭靖向他招手,就過去跟在他身后。

郭芙與武氏兄弟在另一桌吃飯,初時對楊過已不相識,后來經父母一認,這才記起原來是兒時在桃花島上的游伴。須知各人相隔已久,少年人相貌變化最大,數月不見,即有不同,何況一別數年,又何況楊過故意扮成窮困潦倒之狀,混在數百人之中,郭芙自然不識了。她一見楊過回來,不禁芳心怦然一動,回想當年在桃花島上爭斗吵鬧,不知他是否還記昔時之恨?見他這副郁郁不得志的情狀,與武氏兄弟風神雋朗的形貌一比,實有天淵之別,不由得隱隱起了憐憫之心,當下低聲向武敦儒道:“爹爹送他到全真派去學藝,不知學得比咱們如何?”武敦儒還未回答,武修文接口道:“師父武功天下無敵,師母又得自你外祖的心傳,他怎能跟咱們比?”郭芙點了點頭,道:“他從前根基不好,想來難有什么進境,卻怎地又弄成這副狼狽模樣。”

武修文道:“那幾個老道跟他直瞪眼,好似要吞了他一般。這姓楊的小子脾氣惡劣,定是又闖了什么大禍。”三個人悄悄議論一番,只聽得郭靖邀郝大通等到書房說話,又說要重責楊過,郭芙好奇心起,道:“快,咱們搶到書房埋伏,去聽他們說些什么。”武敦儒怕師父責罵,不敢答應,武修文卻連聲叫好,已搶在郭芙頭里。郭芙右足一頓,微現怒色,道:“你就是不聽我話。”武敦儒見了她這副口角生嗔,眉目含笑的美態,心中怦的一跳,再也違抗不得,只得跟她急步而行。

三人剛在書架后面躲好,郭靖黃蓉已引著郝大通、孫不二、尹志平、趙志敬四人進來,雙方分賓主坐下。郭靖道:“過兒,你也坐吧!”楊過搖頭道:“我不坐。”面對著武林中的六位高手,他縱然大膽,到這時也不自禁的惴惴不安。

郭靖心地淳厚,把楊過當作自己子侄一般,他對全真七子又素來十分敬重,心想也不必問什么是非曲直,定然做小輩的不是,當下板起臉向楊過道:“小孩兒這等大膽,竟敢不敬師父。快向師叔祖、師父、師叔磕頭陪禮。”須知古時君臣、父子、師徒之間的名份,嚴過今日百倍,所謂君要臣死,不敢不死;父要子亡,不敢不亡。而武林中師徒尊卑之分,更是半點兒差池不得。郭靖如此訓斥,所說語氣已溫和到了萬分,換作別人,早已“小畜生、小雜種”的亂罵,拳頭板子夾頭夾臉的打下去了。

趙志霍地站起,冷笑道:“貧道怎敢妄居楊爺的師尊,郭大俠,你快別出言譏刺。咱們全真教并沒得罪您大俠,何必當面辱人?楊大爺,小道士給您老人家磕頭陪禮,算是我瞎了眼珠,不識得英雄好漢……”靖蓉夫婦見他神色大變,越說越怒,都是詫異不已,心想徒弟犯了過失,師父打罵責罰也是常事,何必如此大失體統?黃蓉聰明絕頂,早知楊過所犯之事定然重大異常,見郭靖給他一頓發作,做聲不得,于是緩緩說道:“趙師兄不須發怒,這孩子怎生得罪了師父,請坐下細談。”趙志敬大聲道:“我趙志敬這一點點臭把式,怎敢做人家師父?豈不讓天下好漢笑掉了牙齒?”黃蓉秀眉微蹙,心中微感不滿。她與全真教本來沒多大交情,當年全真七子擺天罡北斗陣大戰她父親黃藥師,長春子丘處機又曾要以穆念慈許配給郭靖,都曾令她大為不快,雖然事過境遷,早已不介于懷,但此時趙志敬在她面前大聲叫嚷,出言挺撞,未免太過無禮。

郝大通和孫不二知道其中原委,雖覺難怪他生氣,但如此暴躁吵鬧,實非出家人本色。孫不二道:“志敬,好好跟郭大俠和黃幫主說個明白。你這般暴跳,成什么樣子?咱們修道人修的是什么道?”孫不二雖是女流,但性子嚴峻,小輩們都見她極為畏懼,她這么緩緩的說了幾句,趙志敬當即不敢再說,連稱:“是,是。”退回座位。郭靖道:“過兒,你瞧你師父對長輩多有規矩,你怎地不學個榜樣?”趙志敬又待說“我不是他師父”,望了孫不二一眼,話到口邊卻縮了回去,那知楊過大聲道:“他不是我師父。”

此言一出,郭靖、黃蓉固然大為吃驚,而躲在書架后而竊聽的郭芙及武氏兄弟,也是驚奇不已。武林中師徒之分何等嚴明,常言道:“一日為師,終身如父。”郭靖自幼由江南七怪撫育成人,又由洪七公傳授驚人武藝,師恩深重,因而認為尊師重道,那是天經地義,豈知楊過竟然不認師父,出此叛逆之言?他霍地立起,指著楊過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

你說什么?”他拙于言辭,不會罵人,但臉色鐵青,卻是怒到了極處。黃蓉平素極少見他如此氣惱,低聲勸道:“靖哥哥,這孩子本性不好,犯不著為他生氣。”

楊過本來有些害怕,但這時連本來疼愛自己的郭伯伯也如此疾言厲色,把心一橫,暗想:“除死無大事,最多你們將我殺了。”于是朗聲答道:“我本性原來不好,可也沒求你們傳授武藝。你們都是武林中大有來頭的人物,何必使詭計損我一個沒爹沒娘的孩子?”他說到“沒爹沒娘”四字,自傷身世,眼圈微微一紅,但隨即咬住下唇。心道:“今日就是死了,我也不流半滴眼淚。”郭靖怒道:“我夫人和你師父好心傳你武藝,都是瞧著我和你過世爹爹的交情份上,誰又用……又用詭計了?誰……又損……損你了?”他本就不會說話,盛怒之下,更是結結巴巴。楊過見他急了,更加慢慢說話:“你郭伯伯自然待我不錯,我永遠不會忘記。”

黃蓉緩緩的道:“郭伯母自然虧待你了,你愛一生記恨,那也由得你。”楊過到此地步,索性侃侃而談,說道:“郭伯母沒待我好,可也沒虧待我。你說傳授武藝,其實是教我讀書,武功一分不傳。但讀書也是好事,小侄總算多認得了幾個字。可是這幾個老道…

…”他手指郝大通和趙志敬,恨恨的道:“這姓趙的道人號稱是我師父,不傳我絲毫武藝,那也罷了,他卻叫好多小道人來打我。郭伯母既不教我本事,全真派又不教我功夫,我自然只有挨打的份兒。還有這姓郝的,見到一位婆婆愛憐我,他卻把人家活活打死了。姓郝的臭道士,你說這是真話還是假話?”

他想到孫婆婆為自己而死,咬牙切齒,直要撲上去和郝大通拼命。廣寧子郝大通是全真教的高士,道學武功,俱已修到極高境界,只因一個失手,誤殺了孫婆婆,數年來一直郁郁不樂,引為生平恨事。此時聽楊過當面直斥,不由得臉如死灰,當日一掌打得孫婆婆,狂噴鮮血的情景,又清清楚楚的現在眼前。他身上不帶兵刃,當下左手長處,從趙志敬腰里拔出長劍。眾人只道他要劍刺楊過,郭靖踏上一步,欲待相護,豈知他倒轉長劍,將劍柄向楊過遞去,說道:“不錯,我是殺錯了人,你跟孫婆婆報仇罷,我決不還手就是。

眾人見他如此,無不大為驚訝,郭靖生怕楊過接劍傷人,叫道:“過兒,不得無禮。”楊過何等聰明伶俐,知道在郭靖、黃蓉面前,決計難報此仇,冷冷的道:“你明知郭伯伯定不許我動手,卻來顯這股大方勁兒。”郝大通是武林前輩,竟給這少年幾句話刺得無言可對,手中拿著長劍,遞出又不是,縮回又不是,手上運勁一抖,拍的一聲,那劍斷為兩截,他將斷劍往地下一丟,長嘆一聲:“罷了,罷了!”大踏步走出書房。郭靖待要相留,卻見他頭也不回的去了。

郭靖看看楊過,又看看孫不二等人,心想看來這孩子,說話并非虛假,過了半晌,說道:“怎么全真教的師父們不教你功夫?這幾年你在干什么了?”問這兩句話時,口氣已和緩了許多。楊過道:“郭伯伯上終南山之時,將重陽宮中數百個道士打得沒還手之力,就算馬丘王劉諸位真人不介意,難道旁人也不記恨么?他們不能欺你郭伯伯,難道不能在我這小小孩子身上出氣么?他們恨不得打死我才痛快,怎能真心傳我武功?這幾年我過的是暗無天日的日子,今日還能活著來見郭伯伯,總算是萬幸了。”他年紀雖小,可比趙志敬聰明得多,輕輕幾句話,將自己反出全真教的原因,盡數推在郭靖的身上。所謂暗無天日云云,其實也非說謊,他住在古墓之中,自是難見天日,但郭靖聽來,憐惜之心不禁大盛。

趙志敬看郭靖倒有九成信了他的說話,著急起來,說道:“你……你胡說八道……你……哼,咱們全真教光明磊落……那……那……”郭靖忠厚老實,只道楊過所言是實,黃蓉的機智卻決不在楊過之下,鑒貌辨色,見他眼珠滾動,滿臉伶俐機變的神色,心想:“這孩子狡猾得緊,其中定然有詐。”說道:“這樣說來,你一點武功也不會了?你在全真教門下這幾年是白耽的了?”一面問一面慢慢站起,突然間手臂一長,一掌往他天靈蓋上直拍下去。

這一掌主指向腦門正中的“百會穴”,手掌根拍向入發際一寸的“上星穴”,這兩大要穴俱是致命之處,只要被她重手拍中,立時斃命,無可挽救。郭靖大驚,叫得一聲:“蓉兒!”但黃蓉落手奇快,這一掌是她家傳的“落英掌法”,毫無先兆,手動掌至,郭靖待要相救,已自不及。

楊過身子微微向后一仰,要待避開,但黃蓉此時何等功夫,既然出手,那里還容他閃避,眼見手掌已拍上他腦門。楊過大驚之下,急忙伸手格架,突然念頭一轉,右手微微一動,又即垂下。須知如郭靖這等武功高強而心智遲鈍之人,心中尚未明白已然出手,楊過卻機變異常,見事極快,心中想到:“郭伯母是試試我功夫來著,如果我架了她這一掌,那就是自認撒謊。”

但黃蓉這一招下的是極厲害的殺手,要是她并非假意相試,自己不加招架,豈非枉自送了性命?在這電光石火的一瞬之間,他心中已反復想了幾遍,當下舍命冒險,不加抵御。

看官,楊過此時武功雖然未及黃蓉,但要伸手格開她這一掌,卻非難事,他竟冒著性命大險,垂手不動,若非他生就了一副倔強激烈、肆意妄為的性兒,那是決計不肯的。

黃蓉這一招果然是試他武功,手掌拍到了頭頂,卻不加勁,只見他臉現驚惶之色,既不伸手招格,更不暗運內功護住要穴,顯然是絲毫不會武功的模樣,當下微微一笑,說道:“我不傳你武功,那是為了你好,全真派的道爺想來和我心意相同。”回身入座,向郭靖低聲道:“他確似沒學到全真派的武功。”

一言甫出,心中突然叫聲:“啊喲,不對,我險些受了這小鬼之騙。”他想起楊過在桃花島之時,曾用過蛤蟆功殺死了一名丐幫弟子,武功已有相當根基,縱使這幾年沒半點進境,適才她手掌拍上他的腦門,無論如何定會招架,心道:“小子啊小子,你鬼聰明得過了頭,若是慌慌張張的格我一招,或許竟能給你瞞過。現下你裝作一竅不通,卻露出破綻來了。”

須知黃蓉是千伶百伶之人,耍到十余年后,楊過見事多了,才得與她旗鼓相當,此刻與她斗智,卻遠遠不是她的敵手。當下黃蓉卻不說破,心想且瞧你如何搗鬼,再作計較。

她向趙志敬望望,又向楊過瞧瞧,只是微笑。

趙志敬見黃蓉試了一招,楊過并不還手,只道黃蓉已然被他瞞過,那么更顯得自己理虧,不由得怒火沖天,大聲道:“這小雜種詭計多端,黃幫主你試他不出,我來試試。”

走到楊過面前,指著他鼻子道:“小雜種,你當真不會武功么?道爺手下可不會容情,是死是活,你自己走著瞧吧。”

他知楊過的武功實在自己之上,但自己猛下殺手,卻要逼得他非顯露真相不可,若是仍舊裝假,索性一招送了他的性命,最多與郭靖夫婦翻臉,拼著受教主及師父重責便是。

當真是怒從心上起,惡向膽邊生,心想:“你料定黃幫主不會傷你的性命,這才大著膽子裝得好象,在我手下瞧你敢不敢裝假?”袍袖一揮,便要動手。

郭靖叫道:“且慢!”只怕他傷了楊過性命,正要上前干預,黃蓉一拉他的袖子,低聲道:“你別管。”她知道趙志敬憤怒異常,出招必定沉重,楊過無法行險以圖僥幸,勢須還手,那時到底真相如何,便可大白了。郭靖怎知其中有這許多轉折,甚是惴惴不安,但想黃蓉素來料事如神,決無差失,也就不再說話,只站在一旁,若是當真危險,這才出手相救。

趙志敬向孫不二、尹志平二人說道:“孫師叔、尹師弟,這小雜種假裝不會武功,我是逼得無法,這才試他。倘若他硬挺到底,我一掌擊斃了他,請你們在教主、丘師伯和我師父面前作個見證。”

楊過反出全真教的原委,孫不二自是明明白白,見他此時憑著狡猾擠得趙志敬無法下臺,明明顯得全真教理虧,也盼趙志敬逼他現出本相,冷笑道:“這種毀師叛教的逆徒,打殺了便是。”

想那孫不二是有道高人,豈能叫人妄開殺戒?她這幾句話的用意實是威嚇楊過,要他不敢繼續假裝。趙志敬有師叔撐腰,膽子更加大了,提起右足,對準楊過小腹猛踢過去,這一招“天山飛渡”,剛中有柔,陽勁蘊有陰勁,厲害之極,腳法中威力雖猛,卻并不深奧,乃是全真派武功的入門第一課,出招平淡無奇,只要稍會武功,就能拆解。須知任何那一門的武功,最厲害的往往就是最基本的,若以變化奇幻取勝,已是落于第二乘了。

》彩僑嫻牡蘢櫻諞惶煅洌捅叵妊А柑焐椒啥傘梗啪脫А竿寺硎啤梗欽潛莧謾柑焐椒啥傘溝囊蛔牛還ヒ皇兀親釗菀椎墓潭ㄌ鬃印U災揪詞鉤穌庖徽校且構浮⒒迫孛靼祝骸缸萑晃頤淮呱釵涔Γ訓廊朊諾諞豢我膊喚堂矗俊?

楊過見他一腳踢來,卻不使那“退馬勢”,口中叫聲:“啊喲!”左手下垂,擋在小腹,趙志敬見他竟然大著膽子不閃不讓,這一腳也就不再容情,直踢過去,待得足尖與他小腹相距只余三寸,燈光下猛見他左手大拇指微微翹起,對準了自己右足內踝的“大溪穴”。

這一腳若是猛力踢去,足尖尚未及到他身體,自己先已被他點中穴道,這一來不是他伸手點穴,卻是自己將穴道湊到他指尖上去給他點了。

他是全真教第三代中的第一高手,危急中立出變招,硬生生轉過出腳方向,一腳從楊過身旁擦過,總算避開了這一點之厄,但身子晃了一晃,滿臉脹得通紅。

郭靖與黃蓉都在楊過的身后,看不到他的手指,還道趙志敬腳下容情,未出絕招,孫不二和尹志平卻已看得清楚。尹志平默不作聲,孫不二霍地站起來,叫聲:“好小子!”

趙志敬左掌一晃,右掌往楊過左頰斜劈下去,這一招卻是極精微的招數了,原來手掌到了中途,方向突換,明明劈向左頰,掌緣卻斬在敵人右頰之中,豈知楊過早已將玉女心經練得滾瓜爛熟,這心經正是全真武功的大對頭。當年王重陽每一招厲害拳術,林朝英無不擬具巧妙破法。

這時楊過見他左掌晃處,忙伸手抱頭,似乎極為害怕,左手食指卻已暗藏右頸,只是右掌在外遮掩,教趙志敬無法看到,待他掌緣斬至,突然右手微斜,波的一聲,左手食指正好點中他掌緣正中的“后溪穴”。

這一著仍是趙志敬自行將手掌送到他手指上點穴,楊過只是料敵機先,將手指放在準確的位置而已。趙志敬掌上的穴道被點,登時手臂酸麻,知道著了他的詭計,狂怒之下,不暇思索,左足橫掃而至。楊過大叫:“不得了!”左臂微曲,將肘尖置于左腰上二寸五分之處。

趙志敬一腳踢到,足踝處“照海”“太溪”二穴同時撞正對方肘尖。他這一腳因在大怒之中踢出,力道強勁之極,穴道受到的震蕩也是十分厲害,左足一麻,已然跪倒了。

孫不二見師侄出丑,左臂探處,伸手挽起,在他背后拍了幾下,解開了穴道。楊過見這老道姑出手極準,武功強過趙志敬十倍,心中也自忌憚,急忙退在一邊。孫不二雖然修道多年,性子仍是極為剛強,見楊過的功夫奇詭無比,自己出手也未必能勝,叫道:“走吧!”也不向郭黃二人道別,袍袖一拂,像大鳥般從書房窗中撲出,徑自上了屋頂。

尹志平猶似魂落魄,要待向郭靖解釋幾句,趙志敬怒道:“還說什么?”拉住他的袍袖,一齊躍出窗口隨孫不二而去。

若憑靖蓉二人眼力,自然知道趙志敬被人點了穴道,但楊過明明并未伸出手指,難道旁邊有高人暗中助他不成?

目錄 閱讀設置 瀏覽模式: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1
闲来广东麻将安卓 怎样获得百度搜索大数据 36选7开奖结果今 靠谱的网赚项目 宁夏十一选五推荐号码预测 中国3d福利彩票 云南11选五走势图基本走势图 捕鱼大富翁外挂 吉林麻将手机版 北京快三一定牛走势图排列三 18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 北京福彩快8开奖结果 福建36选7预测 2013中超积分榜 武汉麻将 新快三 九期计划 三多棋牌下载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