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 神雕俠侶舊版

第一九章:重陽遺篇

糾錯建議

郵箱:

提交

正在拼命加載..

第一九章:重陽遺篇

楊過心中一暢,倦困暗生,迷糊之間,竟也入了睡鄉。過了不知多少時候,突然腰間一酸,右后側的“笑腰穴”上被人點中了一指。他一驚而醒,待要躍起抵御,頸部又被人施擒拿手用力一拿,登時動彈不得。微微側頭,但見李莫愁師徒笑著站在身旁,師父卻也已被點中了穴道。原來楊龍兩人都無半點江湖上應敵防身的經驗,喜悅之中,竟末想到要安上石棺之蓋,卻被李莫愁發現了這地下石室,偷襲成功。

李莫愁冷笑道:“好啊,原來這里還有一個如此舒服的所在,兩個兒躲了起來享福。

師妹,到底怎么出去,你必知曉,再自隱瞞,莫怪做師姊的無情啦。”小龍女道:“莫說我不知道,縱然知道,也決不會跟你說。”李莫愁素知這個師倔強無比,即令師父在日,也要容讓她三分,用強硬逼九成無效,但此是生死大事,不管怎么都要逼她一逼,于是取出兩枚冰魄銀針,叮叮兩聲,撒在地下,說道:“我從一數到十,你若不說,只好教你嘗嘗這銀針的滋味。”

小龍女閉目不答,理也不理。李莫愁數道:“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”楊過喝道:“若是我姑姑知道出路,咱們干么不逃出去,卻還留在這兒?”李莫愁冷笑道:“我推想此間地勢,定然另有秘密出口,你們安睡一下,養足了精神,豈不逃了出去?五……六……七……八……九……師妹,你到底說是不說?”就在此時,過道中突然一道冷風吹了進來,將洪凌波手中的燭臺撲地吹滅了。小龍女大聲打了個哈欠,道:“我還沒睡夠,別在這里嚷個沒完沒了的。”

李莫愁道:“好,這冰魄銀針之毒可是咱們祖師婆婆傳下來的,你須怨不得我。現下我數到了十。”說著俯身用銀針的針尾,在楊過的“將臺穴”上擦了一擦,跟著在小龍女胸口的“玄機穴”擦了一擦。小龍女雖然冷靜異常,也不自禁的打了個冷戰,因這銀針之毒從腰穴中緩緩滲入,逐漸行遍全身,那時千蟻嚙骨,萬疽鉆心,天下再沒一種酷刑有如此厲害。這是本門的毒藥,她自有解藥,但若在穴道被點,行動不得,那能設法解救?

李莫愁生性殘忍冷酷,抱膝坐在一旁,等待針毒行入二人內臟,那時,怕她不吐露秘密,過了一盞茶時分,小龍女與小龍女全身血行加速,漸漸發熱,她知毒性已行遍全身,不久就要內侵,但此時反而說不出的舒服受用。楊過低聲道:“姑姑,你別把出墓的秘密說出來,這兩個女人不管怎樣都不能放過咱們。”小龍女道:“正是。”她想起出墓的秘密,不自禁的抬頭望那室頂的地圖。

原來當年王重陽得知林朝英在活死人墓中逝世,雖然他曾立誓不再入墓,但想起她一生對自己情癡,恩恩怨怨,實難自己,終于悄悄從密道進墓,避開她的丫鬟弟子,與這位江湖舊侶的遺體作最后的會見。他抑住聲息,痛哭了一場,這才巡視自己昔時所建的這座石墓,不但見到了林朝英所繪自己背立的畫像,還見到兩間石室頂上她的遺刻。但見玉女心經中的武學精微奧妙,每一招都是全真武功的克星,不由得臉如死灰,當即退了出來。

他獨入深山,結了一間茅廬,一連有三年之久足不出山,精研這玉女心經的破法,雖然小處也有成就,但始終組不成一套包蘊內外的武學。他心灰之下,對林朝英的聰明智能更是佩服,當下甘拜下風,不再鉆研,那知十余年后華山論劍,奪得武學奇書九陰真經。

他立誓不練經中功夫,但為好奇心所使,禁不住翻閱一遍。

王重陽的武功當時已是天下第一,九陰真經中所載的各種秘奧精義,他一經過目,思索十余日,即已全盤豁然貫通,當下仰天長笑,回到活死人墓,在全墓最隱秘的石室頂上,刻下了九陰真經的要旨,并一一指出破除玉女心經之法。他又在自己肖像的手指上,留下了幾句話,若是林朝英的后人有緣,好教他知曉全真教創教祖師的武學,實非玉女心經所能克制。王重陽出了古墓,在終南山的巨石上憑吊林朝英昔日所劃的字跡,心想自己雖在畫像上留下了言語,只因過于細微隱晦,古墓派的后人末必能夠發現,但若指點明白,這部天下奇書九陰真經豈非泄漏于世?

正在此時,忽然聽到有一個女子嗚咽哭泣,極是悲切,一問之下,知她姓孫,當年林朝英行俠江湖,曾救過她的性命,她上山叩拜,得知林朝英已經逝世,想要進墓祭吊,卻不得其門而入。王重陽于是指點了她入墓之法,并道:“我有十六個字,你好好記住了,卻不可泄漏于人。他日你天年告終之時,再告知于古墓的主人。”那姓孫的女子磕謝了,將十六字記誦于心,入墓祭吊,后來為林朝英的丫鬟收留,長居古墓,那就是孫婆婆了。

她將這十六字寫在一塊白布之上,縫入棉襖,臨死時送給楊過,這十六字就是“重陽仙師,功傳后世,觀其畫像,究其手指。”孫婆婆姿質不甚聰明,對此十六字始終未加鉆研,是以不知石室中所藏的隱秘。

王重陽與林朝英各以絕技鳴于當世,原是一對佳偶,不幸每次情苗漸茁之時,終是為辯論武功而起爭競,以致好事難譜,一個出家做了黃冠,一個在古墓中郁郁以終。兩人一直至死,爭競之心始終不消,林朝英創出了克制全真武功的玉女心經,而王重陽不甘服輸,又將九陰真經刻在墓中。只是他自思玉女心經為林朝英自創,自己實遜一籌,自此之后,他深自謙抑,常常告誡弟子以容讓自克,虛懷養晦之道。

至于那石室頂上的秘密地圖,卻是當古墓建造之初即已刻上,連林朝英也不知悉。小龍女一瞥之下,已明出墓的秘道,苦于穴道被點,縱然知曉也是枉然,深悔當初不與楊過立即逃出,卻坐著空談各種玩意。她全身漸熱,向地圖看了幾眼,嘆了一口長氣,順眼看到圖旁幾句九陰真經的經文,突見“解穴秘訣”四字,如電光般跳到了眼中。她心中一凜,將秘訣仔細看了幾遍,一時大喜過望,若不是素來自制,幾乎要叫了出來。

原來這秘訣中講明自通穴道之法,若是修習內功時走火入魔,穴道閉塞,即可以此法自行打通。本來一個人練到九陰真經,武功必已到了一流境界,決無再被人點中穴道之理,但在小龍女此時處境,卻是救命的秘訣。

她轉念一想:“我縱然通了穴道,但打不過師姊,仍是無用。”當即細看室頂經文,要找一種即知即用的武功,一出手就將李莫愁制住,但從頭至尾,自尾至頭的找了兩遍,就算是最易的功夫,也須數十日方能練成。她心灰之下,只覺楊過身子緩緩顫動,似乎冰魄銀針上的毒氣已漸侵入,真所謂情急智生,心念一動,已想出妙計,抬頭將九陰真經中“解穴秘訣”與“閉氣秘訣”兩項默念一遍,俯咀在楊過耳邊,輕輕教給了他。楊過聰明之極,一點便透,小龍女輕聲道:“先將穴道解開。”楊過點了點頭。此時石室中漆黑一團,李莫愁師徒只在等待兩人熬不過劇毒內侵之苦,吐露出墓的秘訣,那防到他們暗中卻在搗鬼。

小龍女與楊過依著王重陽遺篇中所示的“解穴秘訣”,暗中默運玄功,兩人內功本有根底,只運功片刻,已將身子被點的兩處穴道解開。小龍女慢慢伸手入懷,取出解毒靈丹,先塞了一枚在楊過口中,再自服了一枚。她行動雖極緩慢,但李莫愁是何等人物,已然察覺,喝道:“你干什么?”縱身過來。

小龍女反手一掌,正是玉女心經中的上乘武功,在她肩頭輕輕一拍。李莫愁萬料不到她竟能自解穴道,一驚之下,急忙后躍。小龍女道:“師姊,咱們要出去啦,你要不要也出去?”李莫愁自負武功冠絕當時,而容貌才智更是罕逢匹敵,豈知此時竟被一個從未見過世面的小師妹玩弄于掌股之上,不由得恚憤異常,但若說了甚么負氣之話,只怕她當真不帶自己出去,心想只要出了此墓,自己武功遠勝于她,那時再乘機治她不遲,她雖有幾下怪招,但打在身上軟弱無力,并不忌憚于她,當下強忍怒氣,笑道:“這才是好師妹呢,我跟你陪不是啦,你帶我出去吧。”

楊過極是狡猾,乘機離間她師徒,說道:“我姑姑說,只能帶你們之中一個人出去,你說是帶你呢,還是帶你徒兒?”李莫愁道:“你這壞小廝,乘早給我閉嘴。”小龍女并未明白楊過的用意,但處處護著他,隨即道:“正是,我只能帶一個人,多了不行。”楊過笑道:“師伯,還是讓這位師姊跟咱們出去的好,你年紀大了,活得夠啦。”李莫愁含怒不語。楊過道:“好吧,咱們走啦,姑姑在前帶路,我走第二,誰走在最后誰就不能出去。”

小龍女此時已然會意,輕輕一笑,攜著楊過的手,走出石室。李莫愁與洪凌波不約而同的搶在后面,兩人同時擠在門口,只怕小龍女當真放下什么機關,將最后一人隔絕在這墓中,李莫愁怒道:“你跟我搶么?”左手一伸,已扳住了洪凌波的肩頭。洪凌波知道師父出手狠辣無心,若不停步,立時會斃于她的掌下,只得退后一步,讓師父走在前頭,心中卻是又恨又怕。

李莫愁緊緊跟在楊過背后,一步也不敢遠離,只覺小龍女東轉西彎,越走越低。同時腳下漸漸潮濕,心知早已出了古墓,只是昏暗中隱約望去,到處都是岔道。再走一會,道路奇陡,竟是筆直的向下,幸好四人武功均高,還不致失足,若是換作常人,早已摔了下去。李莫愁暗想:“終南山本不甚高,這么走法,不久就到了山下,難道咱們是在山腹中么?”

下降了約摸一個時辰,道路漸平,只是濕氣卻也漸重,到后來更聽見了淙淙水聲,路上水沒至踝。越走水越高,自腿而腹,漸與胸齊。小龍女低聲問楊過道:“那閉氣秘訣你記得明白吧?”楊過低聲道:“記得。”小龍女道:“待會你閉住氣,莫喝下水去。”楊過道:“嗯,姑姑,你自己要小心了。”

小龍女點點頭,說話之間,那地下水已浸至咽喉。李莫愁暗暗吃驚,叫道:“師妹!

你會泅水嗎?”小龍女道:“我一生長于墓中,怎會泅水?”李莫愁略覺放心,踏出一步,不料一股水直沖口邊。她一驚之下,急忙后退,但小龍女與楊過卻已鉆入了水中。到此地步,前面縱是刀山劍海,也只得闖了過去,突覺后心一緊,衣衫已被洪凌波拉住。她用力一甩,竟然甩之不脫。原來一個不會泅水之人到了水中,不論扯到何種物事,至死不肯放手。此時水聲轟轟,雖是地下潛流,聲勢卻也極為驚人。李莫愁與洪凌波被激流一沖,都漂浮了起來。

李莫愁雖然武功精湛,到此地步也是驚慌無已,伸手亂抓亂爬,突然間觸到一物,用力握住,再也不放,原來那是楊過的左臂,此時楊過正閉住呼吸,與小龍女手攜著手,在水底一步步向前而行,斗然被李莫愁抓到,忙運擒拿法卸脫,但李莫愁這一抓住,那里還肯放手?一股股水往口中鼻中急灌,直至昏暈,仍是牢牢抓住。楊過幾次甩解不脫,生怕用力過度,喝水入肚,也就由得她抓著。

這四人在水底拖拖拉拉,行了約摸半個時辰,小龍女與楊過氣悶異常,漸漸支持不住,兩人都喝了一肚子水,差幸水勢漸緩,地勢漸高,不久就露山出水。又行一頓飯時分,越走眼前越亮,終于在一個山洞里鉆了出來。

二人筋疲力盡,先運氣吐出腹中之水,躺在地下喘息不已。

此時李莫愁仍用勁抓著楊過手臂,直至小龍女逐一扳開她的手指,方始放手。小龍女即以其人之道,還治其人之身,先點了李莫愁師徒二人肩上的穴道,才將她們肚子放在一塊圓石之上,讓腹中之水慢慢流出。

過了良久,李莫愁啊啊幾聲,先自醒來,但見陽光耀眼,當真是重見天日,回想適才墓中坐困,潛流遭厄的險狀,兀自不寒而栗,雖然上身麻軟,心中卻遠較先前寬慰。

又過一陣,洪凌波也自醒了,她穴道被點之后,手上已無勁力,右手雖仍放在師父后心,卻已抓不住她的衣衫。

小龍女這次出手點穴,用的乃是軟勁,除非以重陽的遺篇中的“解穴秘訣”自行通解,或有高手解救,否則要待七七四十九日之后,才不治自愈。她對李莫愁道:“師姊,你們請便吧。”

李莫愁師徒雙手癱瘓,下半身卻安然無恙,當下默默無語的對望一眼,也不知是喜是怒,一前一后的去了。

楊過游目四顧,但見濃蔭匝地,花光浮動,心中喜悅無限,只道:“姑姑,你說這好看么?”小龍女微笑不語。兩人想起過去這數天的情景,真是恍同隔世。

當晚二人就在樹蔭下的草上睡了一覺。原來這山洞已在終南山山腳,是在一處極為荒僻的所在。

次晨醒來,二人解手之后,冰魄銀針之毒已盡,依楊過說就要出去游玩,但小龍女從未見過繁華世界,不知怎的,竟自大為害怕,說道:“不,咱們先得練好玉女心經。”

楊過一想有理,到了人多煩雜之處,再要與師父除了衣衫一同練功,實有許多不便,于是四下尋覓,找到一大叢花木,當晚半夜之中,又與小龍女隔著花木練功。

二人搭了一間茅篷,就在這荒山中繼續修習武功,日間睡覺。晚上用功,數月過去,相安無事。先是小龍女練成,再過月余,楊過也功行圓滿了。兩人反復試演,已是全無窒礙,楊過又提人世之議。

小龍女但覺如此安穩過活,世上更無別事能及得上,但見楊過留戀紅塵,終是難以長羈他在荒山之中,于是說道:“過兒,咱們的武功雖然已經大非昔比,但與你郭伯父,郭伯母比較起來,又是怎地?”

楊過道:“那自然還遠遠及不上。”小龍女道:“你郭伯父將功夫傳了他女兒,又傳了武氏兄弟,他日相遇,咱們仍會受他們欺辱。”

一提此言,楊過就怒氣填膺,跳了起來,叫道:“姑姑,他們若再欺侮我。我豈能與他們干休?”小龍女冷冷的道:“你打他們不過,可也是枉然。”楊過道:“姑姑,那你幫我。”小龍女道:“我打不嬴你郭伯母,仍是無用。”楊過低頭不語,籌思對策。

沉吟了一會,楊過道:“瞧在郭伯伯的份上,我不跟他們爭斗就是。”小龍女心想:

“他在墓中住了兩年,受了自己冷冰冰的性兒的陶冶,居然火性大減。其實楊過的性格絲毫未變,只是年紀長了,多明事理,想起郭靖相待自己確是一片真情,他是有怨報怨,有德報德之人,是以說出這番話來。”

當下小龍女又道:“倘若他們定是放你不過呢?”楊過道:“我避開了就是。我跟他們究竟沒什么深仇大怨。總不成要了我的性命。”

小龍女嘆道:“這個自然,說到頭來,他們總是跟你大有淵源。只不過桃花島上的英雄們和我卻是非親非故罷啦。”

楊過聽她這么說,心中一凜,遲疑道:“姑姑,你說他們會來欺侮你?”小龍女道:

“待得他們知我搶了全真教與桃花島徒兒,怎能跟我善干罷休?”楊過忽然而起,叫道:

“姑姑,不論是誰動了你一根毫毛,你定要和他拚命。”

小龍女道:“就可惜咱們沒拚命的本錢。”楊過是何等聰明之人,聽師父這么說,早知她的用意,微微一笑,道:“姑姑,咱們若是練成了王重陽留下來的功夫,準能勝得了桃花島上的人物?”小龍女秀眉一揚,笑道:“難道桃花島上的人就真有三頭六臂不成?”

就只這一席話,楊過在那峪中與小龍女又多住了一年有余。那日小龍女被困石室,已將王重陽留下的九陰真經要旨,一一記在胸中。須知她武功絕頂高強,見到了重陽遺刻。

心中只要一加印證,即知其精奧所在,不比當年黃蓉之母,絲毫不懂武功,一字一句只憑硬記,難易是不可同日而語了。

在這年余之中,小龍女師徒二人內外功同時精進,二人常折了花枝,在山谷中攻守搏擊。那花枝本是柔軟之物,可是到了身具上乘內功二人的手中,實與寶刀利刃無異。

這一日練武已畢,小龍女愀然不樂,楊過見她臉色有異,不住說笑話給她解悶,小龍女卻只是不聲不響。

楊過知道此時重陽遺刻上的功夫已一一學會,若說要融會貫通,那就是窮百年之功也未必能夠,但其中訣竅奧妙,卻已盡數知曉,只要日后繼續修習,功夫越是下得深厚,威力就越是強大而已。想必小龍女不愿下山,卻無借口留住自己,是以煩惱,當下說道:“姑姑,你不愿我下山去,咱們就永遠在這里便是。”

小龍女喜道:“好極啦……”她只說了三個字,立即止聲,明知此事難以做到,縱然楊過勉強為自己留著,他心中也必不悅,當即幽幽的道:“明兒再說吧。”晚飯也不吃,回到自己的小茅屋中睡了。

他們在一株大松樹之下,搭了兩間小茅屋以蔽風雨。茅屋上扯滿了紫藤。楊過喜歡花香濃郁,更在自己居屋前種了些玫瑰茉莉之屬,小龍女卻愛淡雅,說道松葉清香,遠勝異花奇卉,所以她所住的茅屋反比楊過的樸素簡陋。

睡到半夜,睡夢中隱隱聽見有呼呼風響,聲音勁急,非同尋常。他一驚而醒,側耳一聽,正是有人相斗的拳聲掌風,他竄出茅屋,奔到師父的茅屋外面,低聲道:“姑姑,你聽見么?”

此時掌風呼呼,更加響了,按理小龍女必已聽見,但茅屋中卻不聞回答,楊過又叫了兩聲,推開柴扉,只見榻上空空,原來師父早已不在了。

楊過吃了一驚,忙尋聲向掌風聲處奔去,奔出十余丈,他未見相斗之人,單聽掌風,已知其中之一正是師父,但對手掌風沉雄凌厲,似乎猶在師父之上。

目錄 閱讀設置 瀏覽模式: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1
闲来广东麻将安卓 600482股票行情 股票1手是多少股 姚记娱乐APP官网版下载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直最大遗漏 11选五江西前三直选遗漏数据 喜乐彩票合法吗 官方 浙江麻将怎么打 辽宁快乐12选5开奖结果 2019低价龙头股 辽宁十一选五qq群 广西快乐双彩好运开奖 捕鱼来了刷弹头技巧 陕西丫丫麻将下载安 闲来安徽麻将安庆点 汇丰鸿利配资 广东快乐10分软件